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總統請走開:經濟、治安差 人民要軍方硬起來

立報/本報訊 2013.07.03 00:00
策劃、編譯■劉耘

民主政體絕非個維持國家安定的唯一要素,更多時候,與民生息息相關的經濟與社會治安更能左右民心。Zogby機構近期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穆希的支持率已經下滑到28%,而這次抗議行動的發起組織「Tamarod」(Rebel)僅成立兩個月,卻已經蒐集到2千2百萬分罷免穆希的連署,遠高出當初穆希勝選的1千3百萬票。

據《外交政策》報導,埃及自2011年推翻穆巴拉克後,經濟表現欠佳,外資持續減少,通貨膨脹之外更有1/4的青年失業,2013年的預算赤字預測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2%。此外,埃及治安也嚴重惡化,許多人認為沒有國家主權能行使法律便胡作非為,甚至有人被吊死街頭。根據埃及內政部數據,兇殺案在1年內增加了130%、搶案多350%,聯合國4月的報告更估計有99%的埃及婦女受過性騷擾。

49歲經營咖啡店的穆罕默德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道:「情況已經快要無法忍受。穆巴拉克統治和他的政府統治埃及時,我們的生活要好太多了。那時至少我們的居住安全有保障;如今即使是在大白天,我們都沒有安全可言。」由於物價高漲,穆罕默德每天要賺取10埃及鎊(約台幣43元)都很困難。

抗爭者:「希望軍隊拿回權力」

對於某些抗爭者來說,這已經不是民主訴求,而是長期壓抑的不滿。「我希望軍隊拿回權力,好好處理這些小偷、罪犯、和持刀劍手槍的人;只要這些問題都解決,我不在乎誰是總統,就算是以色列人也無所謂。」穆罕默德說。

這樣的聲音不是少數,許多反對者都對軍方抱持正面態度。廣場不時傳來軍隊人民同陣線的呼聲,上空盤旋的軍隊直升機也引起民眾歡呼,不禁令人猜想,這次軍方是否和2011年一樣扮演著「與人民站在一起」的英雄角色?

部分曾受軍方壓迫的社運份子對此表示懷疑。「我不反對軍隊,它是該出面展現權力,但只能是暫時的。」40歲的薩爾瑪(Salma)就說:「軍隊必須保護國家沒錯,但不是統治國家。」

軍方救國 學者提出疑慮

這樣的擔憂不無道理。精通拉丁美洲政治史的學者斯奈德(Colin M. Snider)認為,反對派民眾將軍隊視為合法的政治參與者,甚至期待軍隊拯救國家的做法,可能不是個好主意。

從南美經驗來看,巴拉圭、巴西、智利、烏拉圭及阿根廷軍方在1950到1970年代,都因社會動盪及經濟不振,在民意促使下成功發動政變,但軍隊皆在掌權後長短不等的執政期間進行嚴格審查、實行政治鎮壓並追殺異議人士,穩定了社會卻犧牲民主,創造出的財富也只存在少數人手中,貧富差距鴻溝更導致1980年代拉丁美洲「失落的十年」經濟危機。

斯奈德認為,巴西是最明顯的例子。巴西在1964年飽受通膨之苦,貨幣翻高整整1倍,反政府勢力深信軍方能穩定國家局勢,促使軍隊推翻左翼總統古拉特(João Goulart)後展開7年的軍政統治。雖然許多人讚揚1967年到1973年巴西經濟的年平均成長率高達10%,但當1974軍政府結束統治,總統蓋澤爾(Ernesto Geisel)展開11年漫長的恢復民主之路時,軍政府已經暴力鎮壓無數異議人士並殺死數百人。

《路透》分析,埃及當前局勢的關鍵將端看軍方如何詮釋「民意」。一位與軍方關係密切的資深評論家海卡爾(Mohamed Hassenein Heikal)告訴電視台記者:「軍隊永遠與人民站在同一陣線,不管他們的意見是透過選票表達或其他方式。」

(整理自《德國之聲》、《路透》、《外交政策》)

▲埃及軍方的直升機7月1日盤旋在開羅解放廣場上空,反穆希民眾揮舞國旗表示支持。(圖/路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