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阿富汗教育 正面發展遭隱形

立報/本報訊 2013.07.03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儘管入學率有長足進步,但因為媒體不斷報導女子學校受毒氣攻擊、教科書品質低劣、教室設備缺乏,讓阿富汗教育制度的名聲一向不佳。

根據《媒體交流服務社》報導,許多阿富汗人民覺得媒體並未大規模正面報導。事實上,較塔利班統治時期,僅有90萬名男性學生得以接受教育相比,目前有近8百萬名學生能夠上學,其中有37%為女孩。

前人權協調員納德利(Nader Nadery)也表示,媒體不太關注,阿富汗的學校教科書內容,已由戰爭和暴力,漸漸轉向正常內容之類較不明顯的改變。

▲兩位阿富汗女孩在喀布爾接受攝影師拍照,圖攝於2013年6月30日。(圖文/路透)

目前為自由與公平選舉基金會(Free and Fair Elections Foundation)主席的納德利表示,在1996-2001年間,在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指導下所成立的男子學校,所研讀的內容多半積極推廣暴力。

舉例來說,當時的數學課本應用題目包括:「如果你開槍時,子彈以x的速度往一名5百公尺以外的士兵飛去,那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殺死那名士兵?」

重審課文 刪除暴力內容

根據納德利,在人權團體的持續奮戰之下,在2006-2007年間,相關部會重審了這些課文,刪除類似暴力內容,也去除一些性別敏感的內容,像是「男孩們正在踢足球,女孩們正在打水、洗碗。」

阿富汗教育部發言人伊曼(Amanullah Eman)表示,現在的年輕人學習的是過去曾列為禁忌的話題,像是忍讓,還有藥物濫用相關的危險和疾病。

在政府所資助的宗教學校中,也教授英語和電腦技巧。伊曼表示,阿富汗全國有2%的兒童上這類學校,當中包括了1萬5千名女孩。

他補充:「過去的宗教課程是以阿拉伯語進行,但是我們現在把所有課本都翻譯成達利語(Dari)和帕須圖語(Pashto)兩種語言。」

過去幾年內,阿富汗私立基礎教育和高等組織的數量也快速增加。

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一個組織是卡丹高等教育學院(Kardan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該組織2003年由4名阿富汗人所創辦,法律專家暨該大學顧問薩柏利(Hamid Saboory)表示,「草創初期阿富汗還沒有任何1間私立學校,整個學校就設在一個房間裡。」他表示,該組織是喀布爾大學等傳統機構之外的選擇,提供金融、管理、商業組織等領域的短期課程,現在已成為「阿富汗教育部認可的70所私立學院中」的佼佼者。

然而,在鄉村地區,如果不是一點教育資源都沒有,就是很難分配僅有的一些資源。納德利表示,有些偏遠地區因為缺乏合格職訓教師,必須仰賴電視影帶來上課。

於此同時,在東北省份卡皮薩省(Kapisa)的阿爾畢魯尼(Al-Biruni)大學,有一群就讀法學院的女孩抱怨,學校常停電,宿舍也常常沒有自來水。

已婚者禁止就學 女孩機會遭剝奪

然而,在法學院裡有這麼多女學生,特別是學生有來自西邊偏遠省份法拉省(Farah)和北方省份卓哇濟詹(Jowjzan)等地,當中還有許多是得到父親的祝福許可而來,這是令人振奮的徵兆,表示改變雖然緩慢,但確實正在發生。前「援助阿富汗教育」(Aid Afghanistan for Education,AAE)執行長薩耶達利(Payvand Seyedali)也同意這項觀察,他強調,政府應該修法改變目前禁止已婚者就讀公立學校體制的規定。

「這有嚴重的影響。」她指出。「對那些13、14、15歲就結婚的女孩來說,這必然是強迫她們輟學。」

然而,AAE體系學校特別照顧這個族群,發現許多丈夫、兄弟和父親常常是那些鼓勵女性親戚留在學校,「有時,這甚至是成婚的條件,」薩耶達利表示。

▲在阿富汗海曼德省(Helmand)昆亞克鎮(Kunjak)上課的女童用頭巾遮住自己的臉蛋,圖攝於2011年2月21日。(圖文/路透)

一名不願具名,研究阿富汗教科書中種族偏見的學者提出擔憂,認為阿富汗應該要建立起一個涵蓋各種族的教育體制,畢竟這個國家的3,520萬人口中,有42%為帕須圖(Pashtun)人,27%為塔吉克(Tajik)人,9%為烏茲別克(Uzbek)人,另外9%為哈札拉(Hazara)人。

他發現8年級課本中,只要提到人種、團體或朝代,所指涉的都是帕須圖人;這個模式在其他年級的課本中也重覆出現。

課程中其他不連貫處包括,在國家歷史中出現許多鴻溝。舉例而言,過去40年的阿富汗史在高中社會科學課本中被忽略不提;根據阿富汗政府的說法,之所以這麼做是希望能夠「促進全國和諧」。

當被問到為何有這種做法時,科技教育及職業訓練部副部長阿席夫.南(Mohammad Asif Nang)表示,一提到長達32年戰爭時的往事,所有參與過去的人都會受到影響。

官方:媒體只看風險不看改革

「在共產時代、塔利班時代、聖戰士(Mujahedeen)時代生活過的人至今仍舊健在,他們的子女可能會互相爭鬥。」他表示。副部長強調:「每天,都有5所學校落成。每天,我們都有舉辦給教師的技能進修課程。」

他譴責外界對於阿富汗教育的放大批評,認為外界誇大了其衝擊。他表示,一個正值奠基時期的國家,需要的是更多支持、更多從錯誤中改正的機會、更多改革體制的空間;而負面媒體只會強調其風險,卻不看正面的發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