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瞭望台:文革與《民主課》

立報/本報訊 2013.07.03 00:00
■曾健民

一提到「文革」,一般人都難免會浮現「恐怖」、「紅色」的意象,也經常會聽到有人用「好像文革」的話來罵人,這在兩岸對峙經歷漫長反共戒嚴,且一直在美國價值觀主導下的台灣,勿寧是正常的現象。況且,現在連文革歷史主體的大陸都以「十年浩劫」否定它,去年,大陸高層在倒薄政爭中,國務總理還公開以「歷史悲劇」、「遺毒」稱之,以「文革遺毒」作為打倒政敵的工具。

可見文革歷史被妖魔化的嚴重程度。

可是,任何歷史都是人創造的,就像你、我一樣正生活實踐在歷史時空中,既是歷史就有悲劇也有喜劇,有遺毒當然也有遺產,有香花也有毒草。

最近,大陸作家曹征路以文革歷史為主題,寫了一本數十萬字的長篇小說《民主課》。由台灣一些左派朋友的努力,這本小說得以在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的台社論壇叢書出版。這本書在台灣的出版有其重大的歷史意義,總算大家可以拋開禁忌開始以平常心面對文革,並透過小說情節進入文化大革命中人的生活、政治思想和愛情。

基本上,《民主課》可歸類為現實主義文學。它有鮮明的典型人物、寫實的場面和曲折感人的情節,更重現了文革時代的生動語言;它以豐富的現實性和藝術性,通過個人的悲喜劇表現了時代共同的悲喜劇,呈現了時代的典型面貌和政治傾向性。另一方面,在創作手法上,它混雜著現代文學的意識流,加上一些魔幻寫實;全書有契珂夫嘲諷的調子,又有以主角肖明的形象貫流的高度浪漫主義;還有,在有些地方作者本人思想情不自禁地跳入小說敘事的破格寫作。因此,它超出了傳統現實主義文學的創作方法,只好暫時以新現實主義文學來定位它。

它既不是以否定文革、暴露文革歷史傷痕的所謂「傷痕文學」,也不是僅以空洞的道德和人道主義為觀念來看文革的「譴責文學」,也並不是只以簡單的善惡是非二元對立專寫陰暗絕望情緒的「底層寫作」。小說通過描寫具體的典型人物,如代表社會主義革命後官僚階層的姜政委、市委副書記,代表舊社會遺留下來舊思想的主角肖明的父親母親,代表革命浪漫主義正面形象的工人「小腳女人」農民「倪永茂」以及祕密黨人「安道民」等,他們在文革的政治歷史舞台上彼此的矛盾、折磨、衝突和覺醒,不僅呈現了文革的血污和泥巴,也呈現了聖潔。小說突破了對文革的妖魔化和烏托邦化的兩極刻板印象。

主角肖明說:「民主是什麼?民主是一種指點江山敢怒敢罵的自信,一點平等參與說了管用的日常氣氛,一份當家作主的責任感。」「可見得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是文化大革命的基本形式,它好就好在人人平等」。主角之一的曹幹事說:「也許這恰恰是一堂民主課,黑板寫著:自己教育自己」。或許,文革真是一堂與西方民主不一樣的民主課。

(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