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人文十年溫馨回顧展:人文讓我走出自己想要的人生(上)

立報/本報訊 2013.07.03 00:00
■劉儀

進入人文行動高中(非學校型態的實驗教育共學團)已經是2年前的事了,當初既期待又害怕的心情到現在一直忘不了。選人文的原因很簡單:想走出不一樣的人生,想走出一個自己想要的人生,在學習與人互動時遇到不順和困難,就是這句話一直支持著我。

追逐中,目標在何方

在我進入人文時,校方除了跟我面試,還要求我寫下接下來在人文讀書的目標,當時的我認真思考了很久,要做什麼?想從事甚麼樣的工作?這些問題一直在我腦海中不停地轉呀轉的,因為第一次如此認真思考未來的事,所以感到特別的累。但是這讓我更正視自己的未來,一點一點試著去尋找、摸索這地方、這世界,還有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連結。

第一次的行動學習就在入學2個月後發生了,是「科學行動學習」簡稱「科學行」。我一直很喜歡自己訂定目標,然後挑戰超越它,當然這次行動學習也不例外。印象中還算順利,嘗試了許多我以前從沒嘗試過的,例如幫行程擬定交通路線、訂遊覽車、在博物館做筆記等等。除了學到這些新能力,我在這次行動學習發現到與同學、老師的互動與溝通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讓我重新認識到人際互動將會是我的人生大課題之一。這些種種事情發生在這短短的2週裡,我開始重新思考人生與我未來的路。那次成果發表,我簡報的最後一頁是一張「重新啟動」的按扭,這表示我發現了不一樣的自己,所以我想要再往前、再進步,所以在此按下reset。

情緒管理的心路歷程

情緒管理一直是我的課題、我的「下雨天」,而我要學習去掌握它。剛開始我常常問為什麼,「難道今天講話大聲一點、激動一點就是情緒失控嗎?」「你看我的情緒不順眼是你的問題,我需要負責什麼?」「為什麼我一定要聽你的,改掉你口中說的『惡習』?」「我說的話明明就有道理,但是你怎麼一直只在意我沒辦法『冷靜』?」可是我身邊的人從未想要理解我的情緒,只是一味想要蓋住它、壓制它。當下我便明白幾乎沒人是跟我站在同一陣線,這下我必須自己學習如何去面對,如何有效釋放它。

這段時間過得蠻痛苦的,我發現我沒辦法控制它,更沒辦法改掉,沒辦法下定決心,因為這樣感覺是要跟相處16年的它說「再見」。雖然它一直是我跟同學相處的困難點,但是「它」也是我,所以,我發現搞錯方向了,我沒有辦法否定「它」的存在,甚至我的人生是需要「它」的。當下我察覺到需要花時間跟它相處,否定它等於否定自己,我不能否定自己,只能相信自己能跟它好好一起生活、一起面對事情,好好聽它說話並了解它,一起思考怎麼幫助自己。把問題解決之後,我們的關係感覺像雨過天晴,陽光又再次照在前方的大草原上,我再次邁開腳步,這次跟它並肩同行。

(下週續,作者為人文行動高中學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