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俄政府擬重組科學院 引發學界極度不滿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7.03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高懿潔

俄聯邦政府上月27日通過一項有關改革俄羅斯科研機構的法案,要求合並重組俄羅斯科學院。該文件一經宣布,猶如一顆重磅炸彈在俄羅斯學界上空爆炸。

根據這份法案,俄羅斯科學院、醫學科學院與農業科學院將合並為新的科學院,而這三個科學院原本下屬的科研院所將歸一個新的部級單位管轄,負責這些院所的資金與財產問題。俄教育與科學部部長初步將該其名稱定為"科研院所署",直屬俄聯邦政府。該法案規定,自其生效起的3年內禁止選舉院士,並在這3年內確定新的科學院院長的職權。新科學院院長的任期為5年,並且不允許連任超過兩屆。此外,接受國家預算撥款的俄羅斯高校必須定期向科學院匯報自己的科研活動情況,科學院將定期對它們的科研成果進行鑒定。

俄總理梅德韋傑夫表示,包括科學院在內的六大科研機構為俄羅斯科學事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但現行的科研體系形成于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已經不能滿足發展需要。他認為,改革科學院主要是為了讓科研人員專心從事研究工作,把他們從資產管理和公共事業工作中解脫出來。

這份文件在6月28日被提交至俄國家杜馬(議會下院),杜馬本月3日一讀審議。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在杜馬黨團的負責人瓦西里耶夫1日表示,統俄黨黨團將支持這份法案。不過,掌管科教領域的俄副總理戈羅傑茨表示,科學院的改革自7月1日起啟動,科學部將同每所院校單獨接觸,所有院校都應提交各自的發展計劃。

梅德韋傑夫給科學院下"判決書"

據戈羅傑茨說,這份法案在去年12月份就已制定完畢。不過,在其准備過程中,俄羅斯政府沒有和學界有過任何的商量。

5月末剛剛當選為俄羅斯科學院院長的福爾托夫向《生意人報》表示,自己是在27日當晚才知道改革一事的,這對他來說出乎意料。據他稱,科學院早已自行制定了一套改革方案,並已開始著手推進這套方案,沒想到科學部卻在同時做同樣的事。“我不明白,為何要如此迫不及待。” 福爾托夫說。

科學院主席團1日就改革法案召開了緊急會議,曾執掌科學院22年之久的數學家奧西波夫也出席了會議。他同樣表示,自己對改革的消息感到十分突然。

科學部下屬的科學委員會認為,該法案在提交至杜馬前,應同包括科學院在內的學界進行廣泛的討論。“我們認為,一份從根本上改變俄聯邦科研體系的法律在制定和審議過程中都不和學界討論,這是不對的。”該委員會發布聲明稱。聲明還說,科學部當初成立該委員會就是為了和學術界進行磋商,但在制定如此重大的法律時不僅沒有和他們商量,而且居然都沒有知會一聲。

支持or反對?

2010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俄裔荷蘭物理學家海姆對科學委員會的聲明表示支持,同時他指出,改革學術界的時機已經成熟了,只是政府要出台類似法案必須先同學術部門溝通商討。海姆認為重組方案本身沒有什麼原則性的問題,並且他本人就曾向利瓦諾夫部長提出過大方向上類似的建議(並非具體方面)。“我想,俄羅斯多數學者是同意的,科學院是時候該改變了。問題在于這個‘科研院所署'。誰將管理這個機構,如何管理?目前我們所得到的信息缺乏細節。”他說。

海姆認為,外界這種對于改革計劃的不信任是有歷史依據的,因為當年的經濟改革就將蘇聯引入了地獄。“關于歷史的記憶成為了所有這些公開質疑與憤慨。”他說道。

莫斯科大學校長薩多夫尼奇院士接受俄新社採訪時表示,盡管許多人認為此次改革決定做得太快了,但相關問題已經討論了8到10年。“或許不夠具體,但原則上講問題本身並不令人感到意外。我在很大程度上認同法案條款。”他說。薩多夫尼奇認為,這些變革將有利于俄羅斯學術。

俄生物學家謝維里諾夫則指出,法案的宣布過于突然,不過,目前科學院的情況已經到了不得不進行“外科手術式的幹預”的地步。“這很悲哀,但罪責無疑在于,前任科學院高層在需要並能夠開始內部改革的時候,把最佳時機‘睡過去了’。”他表示。

俄前副總理兼外交部長普里馬科夫院士認為,撤銷科學院不僅阻礙俄羅斯在科技方面的進步,而且會造成國防領域的損失。他指出,院士們希望找到一種無需撤銷科學院的改革方式。

科學部VS科學院:積怨已深

福爾托夫在1996年就被任命為科技部部長兼副總理,同一時期他還是科學院副院長。不過,在政府和學界同時居高位使他陷入尷尬境地,他既要維護科學院的利益,又要滿足政府削減科學院權威性的需要,同時還要提高研究經費的撥款力度。“科學部與科學院存在長久的仇恨,他們之間的衝突可以被稱為一場生死之戰。”福爾托夫在不久前在一個公開場合如是說。

俄新任科學部部長利瓦諾夫今年3月就曾在一次會議上表示,計劃設立一個新的機構,使其成為“俄羅斯科學界的喉舌”,並且只有“大學者、在年齡上有活動能力、有實際成就的專家”能夠進入該機構。

他當月在接受“莫斯科回聲”廣播電台採訪時稱,科學院作為21世紀的科研機構,其存在形式沒有任何前景,毫無活力。此番言論惹惱了院士們,他們立即向新部長發出一封公開信,稱其說法帶有侮辱性,要求公開道歉。最終,利瓦諾夫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作出讓步,但仍然堅稱:“從整體上說,俄羅斯科學院的組織機構落後、低效且不符合國際標准。”聽到這一消息後,當時還未當選科學院院長的福爾托夫便辭去了他在科學部顧問團的職位,與他一同辭職的還有諾獎得主、科學院副院長阿爾費羅夫。

向總統求助以示威相要

7月1日,科學院官網出現了一封致總統普京的信。文中寫道,俄羅斯學術界對突如其來的改革感到憤慨,認為這是"挑釁"。信的作者們指出,改革方案沒有事先和學界進行溝通,並且完整的法案全文至今未對外公開。學者們要求就法案問題按正常規程展開討論,考慮公眾需求,遵守議會審批的程序與期限。

科學院副院長阿爾多申1日表示,院士們希望就法案一事同普京總統舉行會面。

科學院工會甚至揚言要號召這些年事已高的院士們上街集會示威,對此福爾多夫表示,目前局勢已經嚴重到了短期內使科學院工作癱瘓的地步,他無法禁止工會採取行動。

而科學院副院長澤列內伊則提議在科學部下屬科學委員會11月將召開的會議上對科學院自主制定的改革方案進行討論。

在學界的質疑和反對聲中,俄杜馬議長納雷什金1日表示,議會下院已決定將法案的二讀與三讀審議推遲至秋季會期,福爾多夫認為杜馬的這一做法是理智的。

俄科學院:在《自然》雜志排名墊底的科研機構

俄羅斯科學院在1724年由彼得一世下令建立,最初被稱為彼得堡科學院,十月革命後更名為蘇聯科學院,在1934年遷至目前位于莫斯科的總部,蘇聯解體後改為現名至今,是俄羅斯聯邦的最高學術機構,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科研機構之一,至今共有19位學者先後獲得諾貝爾獎。該院目前擁有3個分院、8個學部和2個地區性科學中心,下屬共設366個科研機構,科研人員超過5.5萬名,占全國專家學者總數的13%。目前俄羅斯共有1641名院士。

由世界權威科學期刊《自然》雜志(Nature)不久前根據論文發表情況公布的"自然出版指數"排名中,俄羅斯科學院在全球200個科研機構中位列第193名,不僅落後于包括中國科學院在內的諸多科研機構與高校,甚至不如一些私營單位。對此俄科學院院士拉維奧羅夫認為《自然》雜志的這一排名並沒有客觀體現俄羅斯學術界的現狀。

俄副總理戈羅傑茨認為,政府每年撥往科研領域的資金都在增加,3年後這部分的年財政撥款將增加至1700億盧布,必須提高科研機構的“產出率”。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