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沒錢 盤子 吳志揚

鈕扣計劃 四舞者回家秀舞藝

民生@報/陳小凌 2013.07.02 00:00
圖說:四舞者回家秀舞藝。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給浪跡天涯的台灣舞者有一個回家的機會!他們以青春盛氣之姿出行, 徘徊於漢堡與中國餐館的鄉愁間,他們認識了世界,希望有一天也能回來和台灣的朋友相聚。編舞家何曉玫主導這個她心目中對台灣旅外舞者能回家跳舞的持續性計畫-「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我們發現越來越多優秀的台灣舞者出國站上國際舞台,但有一天,他們問:為什麼在自己家鄉跳舞的機會比在國外還難?」

「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今年邁入第三個年頭,「鈕扣」取自英文New choreographer(新秀編舞家)的諧音,但同時也意指鈕扣與母土的接縫計畫。以旅外舞者為主要邀請對象,回國逐年創作與演出,以累積回流紮根台灣的可能性。7月19日至22日在誠品信義店6F表演廳的發表會,希望這些舞者和編舞家的獨特性被看見,將他們為夢想打拼的精神,傳遞給大眾,讓更多年輕人被鼓勵,勇於追求夢想。

今年受邀的四位舞者:28歲袁尚仁北藝大舞蹈系還沒畢業,22歲時便被兩個歐洲職業舞團邀請入團,征戰歐洲五、六年,目前是德國不萊梅哈芬芭蕾舞團舞者;他說,國外的舞蹈生涯,進出於各城市的排練場、舞台間,讓他更認識自己;也更瞭解要成為舞台「明星」,勢必要儘量表現自己、勇於爭取,因為機會勢必稍縱即逝。同時,最近他開始嘗試編舞,將新古典芭蕾和現代舞結合。此次他帶回作品《對話》,是一支他與羅馬尼亞舞者合作的雙人舞。關照出旅外舞者面對異文化的思考與對話。

今年40歲的高沛齡與美國知名當代編舞家Molissa Fenley長期合作,目前是旅居於舊金山灣區的自由舞者,三年前完成美國碩士學位,她覺得自己從舞者轉型為編舞者,在人生轉折中激盪新火花。這次她帶回來的作品是《The best defend she’s found》。

前香港城市當代舞團舞者,目前與同是舞者的丈夫旅居瑞典的29歲張藍勻表示,近幾年她期待能夠從舞者轉型成為編舞家,此次回家的作品《灰色調》,她想要用當年離開的心情,分享她這幾年所吸收的養分。

今年30歲目前旅居在紐約的蔡冠伶,曾是古舞團、台北越界舞團舞者,從歐洲、中國一路跳舞旅行,她說:當時離開台灣,是為了讓她看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她移居了很多城市,目前居住在紐約。作品《Kio Restas》中呈現她旅程中相識又分離的旅途記憶。

製作人盧健英說,鈕扣計畫是從「回家」這個想法開始的。「有人問我為什麼一定要年輕舞者回家?但並非如此。 『家』的意義除了是google地圖上的位置之外,也是流浪舞者和家鄉在情感、文化上的座標關係,鈕扣計畫想讓台灣的旅外舞者們維持這樣的座標關係,鋪一條他們可以慢慢回家的路,而不至於一旦決定要回家,才猛然發現故鄉變異鄉。」盧健英說,希望台灣年輕的旅外舞者就像一顆顆鈕扣一樣是活動自由的,但有一天他們的經驗與生涯是可以和家鄉縫合的。

透過誠品生活的媒合,今年每位鈕扣編舞家將與四位不同媒材的台灣原創品牌設計師合作,是一次舞蹈與台灣文創品牌的深度交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