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朱書賢尋常的事 李小龍也恐懼

中時電子報/吳垠慧/專訪 2013.07.03 00:00
藝術家朱書賢在某個不熟悉的山區跑步,跑著跑著,水壺空了,眼前不知是何方,身上沒帶皮夾,手機訊號微弱,他繼續往前跑。這地方究竟是自己預定的地點,或是手機撥不出去的地方?這時候朱書賢心底不斷浮現增長的幻覺,這幻覺和不服輸的一口氣交戰著:「如果是李小龍,他會怎麼做?」

朱書賢從自己跑步迷路的經驗,想像李小龍面對未知與不安情境的心理狀態,推出新作《李小龍》。這是一部三分鐘長的3D電腦動畫,片中李小龍想搭乘電梯,神經兮兮在電梯前左探右瞧,確定沒人尾隨才躍入。按鈕後電梯上昇,李小龍沒留意這是雙側電梯,另一側也有開口,他誤以為電梯故障,偏偏又遇上燈壞了,李小龍籠罩在恐懼當中。然而,當電梯門終於開了,李小龍便瞬間回到一派硬漢的老神在在模樣。

迷路經驗 化為創作靈感

朱書賢談那次跑步迷路,「那時候我的身體能量很飽滿,恐懼也很飽滿,我開始想像李小龍獨處時也可能出現的恐懼、落寞和神經質。」

不過,身為武打偶像,慌張、恐懼這類情緒,都不會爬上李小龍的臉,「因為他是李小龍!」

朱書賢也曾把李小龍當偶像,直到在媒體上看到近年來不少李小龍的生平事蹟,他才意識到,「李小龍不該是個被神化的『形象』,他是一個『人』。」

除了創作動畫《李小龍》,朱書賢也創作了「李小龍:也許不存在的表情」光柵片系列,觀者可從不同視角看到李小龍的表情變化,像是正面看起來帥氣,側面看卻很囧。

編劇繪圖配樂 一手包辦

帥氣抹鼻是李小龍的招牌動作,但根據李小龍家人說法,「因為他有鼻炎才會有這動作。」因此從光柵片的一角,能看到李小龍五官揪在一起,過敏鼻炎發作,「他在耍雙節棍時,會不會擔心自己沒接到,內心出現小小、毛毛的小騷動?」

朱書賢一九七五年生於台北,現於耿畫廊舉辦「微風的聲音.尋常的事」個展,發表六部3D電腦動畫和一組光柵片影像。朱書賢是台灣少數以電腦動畫為創作媒材的當代藝術家,一人包辦編劇、繪圖和配樂等工作。多年創作都是慢工細活地琢磨,如今舉辦第一次個展。

外婆的故事 悠長而細膩

他習於從尋常生活中尋覓創作靈感,像是《黑霧》、《黑色種子.抽芽》和《簑蟲》這些動畫中,蒐集菸屁股的老人、用電腦鍵盤換三太子大頭偶的街友,都是朱書賢在街頭撞見的微小故事,他轉以細膩抒情、氣氛詭譎的手法表現。

另一件琢磨了八年才完成的十分鐘動畫《紙月》,是朱書賢外婆的生命故事。總是酗酒、無法與外界溝通的外公,卻得到外婆無怨相伴,一直到到外公過世都還握著他的手。朱書賢以動畫記錄外婆的青春時光、與外公成婚、婚後辛勤勞動,融和自己小時候與外公的記憶,悠長而細膩。

朱書賢說:「我想外婆應該也相信什麼,才有辦法一天一天得過下去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