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美國版老子:歌手羅利葛茲

新頭殼newtalk/董恆秀 2013.07.02 00:00
「我實在沒辦法像那些工人那樣工作,動筆的人很難這樣勞動!」外子一邊洗臉,一邊自嘲著說。他剛清完後院鋸下的樹枝。 外面溫度大概33度,不遠處有工人在烈日下打樁。 「可是羅利葛茲就是當建築工人,」我回答。 已經上映兩個月,目前還在真善美戲院放映,榮獲2013奧斯卡最佳紀錄電影的《尋找甜秘客》,讓很多觀眾熱淚的同時又充滿安慰。片中主角羅利葛茲( Sixto Rodriguez)年輕時出了一張專輯【冰冷真相】,不過推出後,市場反應真相卻是刺骨的冰冷,他從此在音樂界銷聲匿跡。 在芝加哥的一個角落出賣勞力,沒有人知道他是出過專輯的歌手。讓人若有所思的是,哲學系畢業的他,為何當建築工人?而在美國的死寂裡,他的聲名卻在南非轟湧熱烈,成為種族隔離年代的反叛之聲。奇的是,他完全不知道他在地球的另一端比貓王還出名! 他像老莊般對待自己,但對待現實卻是入世的。不管有沒有人注意,他從未改其為窮苦、弱勢大眾發聲的初衷,若唱歌沒人聽,那就參與公共事務。二十幾年來在底特律做粗工,不氣餒、從未放棄音樂,且用心教養他的三個女兒。 終於他被找到了!羅利葛茲對南非歌迷說的第一句話:「謝謝你們讓我活了過來!」一方面讓南非歌迷覺得窩心,一方面依舊保持其低調與真誠。 在南非被當神一般崇拜演唱完六場音樂會,回到美國依舊做他的粗工,依舊害羞淡然謙和,他散發著無我的精神,但這個無我在演唱時卻是全然投入。他就是不自我中心,完全看不到美國那種強烈自我文化的影子。 他謙虛但也自信,不凸顯自己,卻讓人一直感受到他的存在。或許可以這樣說,自信是因為能謙虛,謙虛是能看到自己的不足與別人的優點,也就是知道自己的位置,又有餘裕,所以自信。 我曾連續幾天一直聽著他的電影原聲帶,他的音樂融合了民謠、搖滾、放克與迷幻等元素,其中一首寫給他女兒Sandra與Eva的搖籃曲,歌名叫「Sandrevan Lullaby」,讓我一聽再聽: The generals hate holidays 將軍們厭惡假日 Others shoot up to chase the sun blues away 其他人注射毒品趕走白天的憂鬱 Another store front church is open 店面教堂又開了一間 Sea of neon lights, a boxer his shadow fights 霓虹燈海,拳擊手和他的影子對打 Soldier tired and sailor broken 疲憊的士兵與潦倒的水手 Winter's asleep at my window 冬天在我窗前睡著 Cold wind waits at my door 冰風等在我門口 She asks me up to her place 她要我到她那裡 But I won't be down anymore 但我不會再潦下去了 Judges with metermaid hearts 法官機械性照表操課 Order super market justice starts 開庭審理表面的正義 Frozen children inner city 內城區受凍的兒童 Walkers in the paper rain 行人在紙雨中 Waiting for those knights that never came 等待從未出現的騎士 The hi-jacked trying so hard to be pretty 阻街女郎死命扮靚 Night rains tap at my window 夜雨輕敲我的窗 Winds of my thoughts passing by 我思緒的風陣陣拂過 She laughed when I tried to tell her 當我試著告訴她,她以笑打發 Hello only ends in goodbye 打招呼僅換得再見收場 America gains another pound 美國又更肥了 Only time will bring some people around 只有時間會讓一些人相信 Idols and flags are slowly melting 偶像與旗幟正緩緩溶化 Another shower of rice 又一場婚禮 To pair it for some will suffice 有些人覺得男人找到老婆就夠了 The mouthful asks for second helpings 有錢人要更多 Moonshine pours through my window 月光自我的窗口傾灑 The night puts it's laughter away 夜晚收起它的笑聲 Clouds that pierce the illusion 暗雲穿透幻影 That tomorrow would be as yesterday 明日將一如昨天 我在聽這首歌時,腦中浮現一位現代吟遊詩人走在貧窮、毒品充斥的內城大街小巷,將所見融合自己的情境吟唱出來。曲調很柔和,如涼夜月光的低吟,讓人有若在搖籃般,安心的同時又可聞到悲傷。聽者被夾雜在溫柔的曲調與深沈抗議的歌詞中。做父親的羅利葛茲似乎在跟女兒說,我溫柔地愛著妳們,但還是會讓妳們知道這社會是有陰暗的。 羅利葛茲目前在世界各地的演唱會行程滿滿,但他還是住他破舊房子,依然沒有電視,依然是不受外界左右、精神力強大的羅利葛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