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求真求實乃台灣振衰起弊的關鍵

立報/本報訊 2013.06.30 00:00
花蓮縣民政處長周傑民,因一席對入伍新兵的談話涉及兩岸終極統合論,慘遭縣長拔除職位,以平息社會之怒。以法治的角度分析,如說周傑民是因言賈禍,恐是漠視了《中華民國憲法》中的關於主權與治權的規範。

在憲法增修條文中,每每以「自由地區」指稱當前中華民國治權所及之地:台澎金馬以及其他諸島嶼。顯然,在憲法的規範下,主權範圍為「固有疆域」,治權僅及於自由地區,當中暗指大陸地區為所謂非自由地區,是這一部憲法統治所不及之處。當然,泛綠陣營對中華民國有完全不同的解讀,迴避了增修條文中的自由地區,直接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對立,你說他是特殊國與國關係也好,一邊一國也罷,總之,企圖從「台灣400年史」的建構,營造去中國化之印象。這也是為何當謝長廷於上週六香港研討會中提到「兩岸的人民在文化、血緣上都有非常長遠的同源關係」此鐵一般事實時,台聯黨主席黃昆輝譏為「兩岸交流的邪風」,也就不讓人意外了。

既然憲法還是以自由地區指稱台澎金馬諸島,就是承認兩岸處於分立與分治的現實,台派對周傑民惱怒,也只能怪陳水扁執政8年,沒把這幾個字眼從憲法中完全抹去,而純依增修條文之文意而不參照國內政治氛圍的情況下,周傑民充其量只能說是陳述憲法條文精神罷了,又何來「雙手奉送中華民國」之譏?

再者,如參照國內現實,也難謂周傑民所言屬偏頗之論。依據政大選研中心於2012年10月進行的調查指出,認為兩岸終將更可能統一的人占52.7%,認為台灣終將更可能獨立的人占31.6%。周傑民在憲法的框架內,說出了台灣過半數民眾所思所想,何罪之有?

不願面對的真相,尚有郝柏村在台大被嗆「對台灣民主無功」、「無恥」一案。話說郝柏村出身軍旅,在李登輝總統任內被任命為行政院長,奉命整頓國內治安問題,提報了包括鄭村棋、盧思岳等數名社運流氓。這筆帳,又該怎麼算?是算在下令的幫主,還是奉命出拳的打手?為何最後幫主能夠擁有「民主先生」的風光封號,而打手卻只能以「軍閥」此等負面稱謂辱其終身?

到下個月15日,解嚴業已屆滿26週年。在20年台灣國族主義的激情下,我們失去了自1980年代後半葉到1990年代初期大時代中思想解放的活力,對過去歷史的扭曲、創造與惡性挪用已成為常態,凡事不細究與「腦補」取代了對真相與探究與真理的追尋,淪為在「小確幸」與「Q又彈牙」中找尋安身立命的台灣人,國力又豈有不衰之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