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尋找斯諾登 莫斯科機場上演“幸福終點站”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6.27 00:00
俄新網RUSNEWS.CN舍列梅沃耶沃國際機場6月27日電 現實版《幸福終點站》(The Terminal )在莫斯科舍列梅季耶沃機場E航站樓上演。近日來記者們一直在尋找曝光美國機密、消失無蹤的熱門人物愛德華·斯諾登。

現實比想象更荒唐

在斯蒂芬·斯皮爾伯格導演的著名影片《幸福終點站》(2004年)中,一個來自某個巴爾幹國家的倒霉漢非常希望去美國。可他飛到紐約後發現,就在他飛越大西洋時,他的祖國已經不複存在,結果簽証失效。主人公眼看著肯尼迪國際機場來來往往的每一個人,但他應該怎麼做,誰也不知道。于是他就在航站樓滯留了很久。

現實情況略有不同。主要人物中情局前雇員愛德華·斯諾登相反極其不想回到稱他為叛徒的美國。美國也像電影中一樣注銷了他的護照。斯諾登滯留在莫斯科舍列梅季耶沃機場E航站樓,等待他的命運。只是沒有人在航站樓看到過斯諾登,盡管有很多人在找他。

一連幾天E航站樓成了國際政治偵探的舞台,似乎斯諾登6月23日正是從香港飛到了這里。如果相信斯諾登,那麼美國情報人員聯同英國同事可以接觸世界上幾乎所有手機通話和電子郵箱。為了公開這些令人不寒而慄的秘密,斯諾登甚至犧牲了20萬美元的年薪和在夏威夷的房子。

被宣布為叛徒的斯諾登表示,將在拉丁美洲國家或以爭取言論自由著稱的冰島尋找政治庇護。為此他從香港來到了莫斯科,准備轉機前往下一個地點。

斯諾登到底在哪兒?

但沒有人在莫斯科見過斯諾登,甚至都不確定他是否來到莫斯科。據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稱,斯諾登確實來到了莫斯科。而流亡特工似乎入住了E航站樓的"航空快車"膠囊酒店。酒店隨即大受歡迎,他的房間被希望一睹名人風採的記者占領。

酒店員工明顯收到上司指示,要求他們不要和任何人討論斯諾登是否確實在這里住過或者甚至現在還在居住。不過當俄新社記者以普通乘客身份入住這里時,一名酒店員工証實,斯諾登的確在23日出現過,也就是在他剛抵達莫斯科後不久。他用美國護照辦理入住,因為酒店員工無法檢查護照。但幾小時後斯諾登就離開了。

膠囊酒店內均是獨立的、黑暗的房間(防止燈光影響旅客睡眠),因此也頗為神秘。酒店共有66個房間,其中一半沒有窗戶,但每間都有淋浴設施和電視。除公共出口外,酒店走廊還有幾扇門與外界相通,只有酒店員工能夠打開。可通過這些門將某人送出酒店而不被其他旅客察覺。

護照

斯諾登事件的複雜性還在于,他到達舍列梅季耶沃機場的中轉區時沒有有效証件,因為美國在他飛抵莫斯科的時候注銷了他的護照。也就是說,為了繼續前往其他地方,他需要從其他國家獲得某種臨時旅行文件。這種文件可以是難民護照。維基解密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起初表示,厄瓜多爾政府早在香港就向斯諾登提供了難民文件,但該國外交部未曾証實這一信息。

根據俄羅斯法律,沒有俄羅斯過境簽証在俄羅斯進行國際航班轉機的旅客最多可在中轉區逗留24小時,在此之後應當獲得此類簽証。俄新社消息人士表示,斯諾登可以這樣做,因為舍列梅季耶沃機場設有外交部領事處。但如果他的美國護照失效了,斯諾登可以用什麼文件辦理過境簽証也仍然是一個謎。

尋找斯諾登先生

尋找斯諾登的複雜性在于,中轉區不僅有膠囊酒店和無數座椅,還有許多普通人無法進入的非公開地方,斯諾登完全可以在不錯的條件下等待自己的命運(厄瓜多爾已經聲稱,審議他的政治庇護請求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這包括一些商務休息室,主要是聯邦安全局相當廣闊的區域(畢竟邊防人員歸這一部門管轄)。每個房間的門上都挂著寫有“俄聯邦安全局額外制度限制區,閒人免進”的牌子。旁邊寫著違反規定擅自進入者罰款1000盧布。

俄新社記者給一個房間不斷打電話後,出現了一個身穿邊防制服的年輕人,他拒絕與記者交流,只是建議記者將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

記者們的大本營是“漢堡王”咖啡館。記者們帶著相機、攝像機和筆記本電腦一下就占據了幾台桌子。然而斯諾登沒有出現。但是從安全局的房間時不時走出一個自信魁梧的年輕人,購買許多漢堡和薯條帶走。在記者對這些食物是不是買給斯諾登的追問下,邊防人員只是神秘地微笑。

6月25日晚俄羅斯總統普京証實,斯諾登正在機場中轉區。他表示,流亡特工來到俄羅斯“十分突然”。美國政府代表也表示,相信斯諾登正在俄羅斯機場,同時要求俄羅斯交出斯諾登。

斯諾登要前往哈瓦那

為什麼是哈瓦那?因為莫斯科沒有直達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的航班,只能通過歐洲或哈瓦那轉機前往,從歐洲轉機很可能會被抓,而哈瓦那正好不喜歡美國。

斯諾登曾于6月24日和25日兩次預定飛往古巴的航班機票,大約30名俄羅斯和外國記者和他一起上了第一趟航班,結果斯諾登卻沒有登機,記者們只能獨自飛往哈瓦那。此後媒體已經不再冒險花錢購買昂貴的機票了,他們只是派記者徹夜守候在中轉區。只有出示機票和登機牌才能進入中轉區,因此記者們想出了一整套方案,在沒有任何飛行計劃的情況下進入中轉區。為此只需購買一張價格低廉的國際航班機票,例如飛往基輔或明斯克的機票,花費4000盧布。俄新社記者也購買了這樣的機票,預定了17A座位,通過所有程序進入了中轉區,現在就只需探尋斯諾登的蹤跡了。

周三6月26日沒有飛往哈瓦那的航班,一天就這樣過去了,記者們沒有發布轟動性的報道。但今天,6月27日的14時05分有飛往古巴的航班。據舍列梅季耶沃機場消息人士向俄新社透露,名為斯諾登的乘客沒有辦理俄航周四從莫斯科飛往哈瓦那航班的登機手續。

俄新社記者將持續追蹤報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