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左右看:網路自由與國家安全

立報/本報訊 2013.06.27 00:00
左看:惡質的國家安全手段

近日被美國政府全球追捕的史諾登,其事件反映了攸關全球資訊政策、個人隱私權與國家安全、言論自由等重大議題。

史諾登之所以做出這與美國政府為敵的舉動,據他宣稱是因為「美國政府利用他們正在秘密建造的這一龐大的監視機器摧毀隱私、網際網路自由、和世界各地人民的基本自由的行為讓他良心不安」。他的良善動機應是可以確認的。

那麼,史諾登所極力維護的個人隱私、網路自由可以無限上綱、絕對不可侵犯嗎?一般保守分子就質疑,在這種個人自由至上的價值觀下,國家安全又致於何地呢?沒有國家安全,又哪來個人自由呢?

這種質疑,其實是顛倒了自由與法治、個人與集體的應有關係。個人必須在社會中生活,所以個人自由就必須有所限制,也必須接受基於集體安全所必須有的規範。但對個人自由的限制與安全利益的規範等,都只是都是為了培育更大的個人自由而來的手段,所以掌握國家大權者對於監控個人隱私的種種行徑就應是萬不得已下的手段而已。

以此來看,史諾登所揭露的美國政府對全球各國、人民肆無忌憚的監控,豈僅是不合法而已,而更是徹底破壞人權法治的陰謀暴力行動。

許若仁/社會評論者

右看:國家安全優先

近日,史諾登有意收集美國情治機構對全球各國政府、人民的網路、電信通信等秘密監聽行為與資料,而刻意在美國國家安全局工作並在掌握相當資訊後,脫逃至香港,且主動聯繫媒體,暴露美國政府非法監聽的作為。

史諾登的行為與另一位以維護網路自由而自居為鬥士的維基解密創辦人,亞桑傑,如出一轍,都是當代典型的無政府主義者,標榜個人自由至上,而無視於國家安全的底線。

即使美國政府,真的在監控網路的手段上逾越了法治規範,但個人隱私、網路自由如果為了更大多數人的安全利益,為了及時掌握恐怖份子的陰謀行動,美國政府為何不能在一定程度內,侵犯少數人隱私權?況且這些被監控的少數者都是與恐怖主義行動有關聯者,為何不能侵犯呢?正如美國總統歐巴馬所說,你若為了有百分之百的國家安全,就不可能同時有百分之百的個人自由。兩者若能兼顧當然最好,但兩者有衝突時,則覆巢之下無完卵,沒有國家安全又豈有個人自由呢?

亞桑傑為澳洲人、史諾登則為美國人,兩人都是中產階級家庭長大,長期在先進國內享有高科技資源,而這優越的社經環境難道不是建立在強力國家安全的基礎上嗎?

陳安君/大學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