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遊馬來/鴉片床、魚乾香 品嘗甘馬挽小漁村的光陰況味

NOWnews/ 2013.06.26 00:00
記者田欣雲/馬來西亞報導

白煙兀自蒸騰,鑊裡,煮熟的江魚早被陳老爹撈起,水上屋外的台埕上,一把把如小指粗細的白魚,從滿布歲月痕跡的掌間撒落,嫻熟技法,彷彿白魚兒生來,就該在蓆上太陽裡晒過一陣似的,適得其所。

那是二戰後、百廢待舉,明財老爹的父親從廈門飄洋過海,行到馬來半島東岸的甘馬挽(Kemaman)港口落腳,晒魚乾,成了養活一家大小的生計。其實不只老爹的爸爸,在丁家奴州(後人認為「奴」字不雅,今改稱「登嘉樓」)的這處小漁村,百姓多從事著晒江魚、醃鹹魚、做魚餅等傳統行業,靠海吃海,總歸脫不了一個「魚」字。

「產量唷?要看潮水、看天氣,很難講的!有時多、有時少,今年還好,去年嘛......有點少」,靠天吃飯,本就得認份,船家一天出海兩趟,捕回的江魚送來老爹這兒,放在大鍋裡讓鹽水煮透,再撈出晒透,五小時還是六小時成乾?全憑日頭;之後取一方藍紙袋,包好魚乾,送往商舖賣,換回兒孫成群、一家溫飽,那村南洋老僑,都是這樣過來的吧?

「用魚乾煲湯,不放味精就鮮美,很天然,營養價值也高」,老爹的女兒秀萍,做的是文員工作,雖不靠晒江魚生活,仍念著江魚的好。晚上收工返家,看的是《父與子》、《夜市人生》,在家講閩南語的秀萍說,村裡福建人都看這個,如數家珍的台灣電視劇,讓我們這群不速之客與漁村女兒,一瞬間有了話頭,有了交集。

進屋裡叨擾,滿室魚香,眼尖的誰說:「看!那是張鴉片床!」不只鴉片床,陳家用的櫥櫃,至今仍有二戰時期遺留的舊樣式,時間軌跡在甘馬挽,流逝得似乎比台北慢上許多,「到村莊還可以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留下的古蹟,很奇怪對吧!」秀萍笑語,這鴉片床結構全以卡榫接合,沒用一根鐵釘,無怪乎可長可久。我在馬來西亞甘馬挽,品嘗光陰況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