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文化大學 柯文哲 台灣

莎妹「不在,致蘇菲卡爾」亞維儂藝術節首演

民生@報/陳小凌 2013.06.26 00:00
圖說:莎妹「不在,致蘇菲卡爾」橋段。莎妹提供。

【文/陳小凌】莎妹劇團新作《不在,致蘇菲卡爾》將在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首演,從7月8日至28日在絲品劇院(Théâtre de la Condition des Soies)連演21場。透過詩化的語言、動作結合舞台裝置、光、影像和音樂,共譜一曲傷逝的複調,試著在劇場空間裡,實驗情感的運動、建立來回折返的各式路徑。

編劇周曼農,演員徐堰鈴與導演Baboo再度合作,並邀以色列舞者Shai Tamir參與演出,《不在,致蘇菲卡爾》發想自法國當代藝術家蘇菲卡爾(Sophie Calle)的作品「劇痛 Exquisite Pain」,文本從一次傷痛的私密經驗出發,對照、交換蘇菲卡爾的分手痛楚,描述、揭露、再現、重塑並投射自身與他人的苦難經驗,成為一場集體治療。

導演Baboo表示,蘇菲卡爾在她的作品「劇痛」裡,展示了她所有分離苦楚的證據,並且收集了他人的痛苦經驗,再由她自己的文字與攝影回應。透過這個敘事的循環,她的痛苦一點一滴地被抹除消逝,這位藝術家也逐漸變得冷靜客觀。這個治療的舉動與往返的運動,成為《不在,致蘇菲卡爾》的主要創作概念。

最痛苦的時刻過去後,我們要如何照顧自己?我們是否該面對漫長的康復,還是該直接遺忘?然而,我們卻被無意識地推動,被逼著不斷回到失去的空缺、遺恨和陣陣的刺痛。Baboo在《不在,致蘇菲卡爾》裡提出同樣的問題:如果劇場是一個帶有儀式性質、交換經驗的場域,那麼它會有療癒的功能和美學嘛?我們是否能拆解並再現這個過程呢?

《不在,致蘇菲卡爾》劇情描述一個女人,走進一家咖啡館。她和Sophie Calle有約。她想要和她交換「劇痛」的經驗。那是關於一個摯友死去的創傷。她渴望訴說,她試圖訴說,她想透過訴說被療癒。但Sophie Calle 始終沒有依約出現。她在等待的過程失了神。因為過度思念,死者降靈。思緒和意念如無止盡來回折返的情感運動,時輕時重時繁茂時衰頹時明時暗。她試圖趨近死者,與死者密談。死者是她內在的缺,內在一個小小、模糊的圓。死者在她的身體內,但她無法觸及,努力徒勞。但現實總是教她分心、閃神。咖啡館內雜沓人聲,玻璃窗外車水馬龍,還有其他現實環境的聲響......極端喧譁與完全寂靜,切換,如耳鳴般包覆她。思念不可能真空,思念是一直處於運動狀態的活。女人跳起了一支關於傷逝的舞蹈,給不在場的人。

演員徐堰鈴和以色列舞者Shai Tamir同台演出,兩位表演者從舞蹈、舞踏、手語中,引發出新的身體語彙,突顯提昇內在衝動。機械和偶化的身體具現空無有如容器,彷彿自一顆滿溢回憶與傷痕的心逃出來,變成一個失眠者,遊盪在情感模糊的浪裡。

導演在同一個劇場空間,細緻交織身體、文本、影像,讓這三個元素各自獨立呈現其特色,創造出一個迷人的混合體,同時簡單又呈現複雜情結、古怪而又美麗。導演Baboo強調,在戲中,曖昧與雙重矛盾構造了一個混亂的系統,只要是擁有痛苦回憶者,在其中都同時是觀者與作者,以及開啟缺席和在場間的對話的關鍵動者。

《不在,致蘇菲卡爾》由吳季璁擔綱舞台設計,他從Sophie Calle的幾件作品和曼農的本子延伸,運用一張三公尺寬、十公尺長的巨大的白紙為視覺的主要意象,舞台畫面像是一封長信,無止盡的綿延,充滿了內在/自我的對話,流動不定的話語,情緒,心理狀態。不同角度和質感的光影,為紙張在舞台上型塑變化出不同的風景。

影像設計孫瑞鴻透過黑白的影像,不同鏡位的切割風景,回應文本反覆循環的運動狀態,音樂設計陳建騏則試圖以聲響補捉真空,創造出一個由文字、聲音、音樂包覆的音場。《不在,致蘇菲卡爾》將於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首演,從7月8日至28日在亞維儂絲品劇院連續演出21場,並於9月27至29日在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廳演出5場。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或洽莎妹劇團02-2301-0950。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