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走在左邊的天使(上)--黑暗領航

中央廣播電台/劉品希 2013.06.25 00:00
導盲犬在台灣並不多見,但視障者與導盲犬間的動人故事卻在社會各個角落默默上演。導盲犬為人類奉獻一生,堅定地站在視障者的左方,守護著他們每一個步伐,更帶領他們邁向人生的希望。導盲犬是上天派來的天使,與人類交織出一部部愛與淚水的動人篇章。

◎指引道路 黑暗中的明燈

過馬路、上階梯、過閘門、搭手扶梯、進入捷運車廂、在川流不息的台北車站轉車,抵達客運轉運站,返回宜蘭羅東的家。這是雅君每天的固定路線,全靠Power指引。

走路,對一般人而言,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對雙眼失明的雅君來說,踏出的每一步,都是不確定。直到Power的出現,一切才有了轉變。

雅君:『(原音)泡泡,來啦,泡、阿泡,來,過來。我們是純拉拉,純種的,黑拉拉,對不對啊!是歐嚕嚕的拉拉。可是常常被人家當做台灣土狗,因為黑嘛,其實黑色比較少,在台灣少見,所以他們有人一看到黑的就想起土狗。』

5歲的Power,是純種的拉不拉多犬,一身黑亮的毛髮顯得神采奕奕,雖然人家總說牠黑麻麻的一片,但牠可是雅君生活中的一盞明燈。

雅君:『(原音)我們以前拿手杖可能要隨時注意四週的環境,然後要很小心、要確定,然後走路非常慢,然後現在有牠們就很開心地走在路上。我現在基本上從家裡來到這邊,我有時候路上就是邊跟牠說話、邊聊天就到了,也不需要給牠們太多的指令,可是我們剛開始是需要指令,可能左轉、右轉,然後在哪邊停之類的,現在一路上就邊走邊玩邊聊天就到了。』

◎放棄一切自由 造就一隻導盲犬

導盲犬以牠們不算長的生命,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並用行動讓周遭的人看見愛與信賴的真實樣貌。不像絕大多數的狗狗可以盡情玩耍,導盲犬打從出生那一刻起,就背負著神聖的任務。

皺皺的皮膚、還睜不開的雙眼,像嬰兒般地哭鬧著。這一隻隻剛出生的小狗狗還不懂得站、不明白這世間的模樣,就已被上天賦予重要的任務─擔任盲人的眼睛。

不過,要真正成為一隻導盲犬,過程可不簡單。

身為寄養家庭的Ruby媽媽,是培養導盲犬的重要推手。狗狗在出生2個月時,就會被送到寄養家庭學習良好習慣,這是奠定導盲犬性格的重要階段。

Ruby媽媽:『(原音)像我一樣的會有磨合期,會有挫折,可是這跟人生其實很像,就像我們養小孩,我們不會放棄,但是我們一定會選擇方法來度過。養Ruby也一樣啊,都會遇到很多不是我想像中的狀況,幹嘛在廁所裡面尿尿,這個其實我一直…我就覺得帶出去就好啦,一天2次、3次,帶出去就好啦,可是當知道為什麼之後,我就覺得,啊,這真的不容易。』

舉凡定點如廁、聽候指令、與人類相處等行為規範及社會化訓練都得在寄養家庭中完成。寄養家庭從生活起居塑造狗狗的個性,教導牠們服從和信任人類,給狗狗愛心、也給狗狗自信。

在寄養家庭待上1年左右,學習良好的生活習慣後,狗狗們就得面臨第二階段的專業訓練。包括直走、右轉、左轉、上階梯、避開障礙物、找空椅子等等,都是狗狗在這個階段要學會的東西。

『(原音)Bunny來,forward,good boy,straight。Good boy,Bunny,straight。Good boy,Bunny straight,no,straight,good boy。』

只要狗狗做對了,訓練師就會給予一連串的讚美,並摸摸狗狗的頭,這也是讓狗狗願意繼續賣力工作的動力。

除了學習各項指令,等待更是成為一隻導盲犬必備的能力。

台灣導盲犬協會訓練師鍾皓羽:『(原音)來,拉拉,sit,good girl,stay。好,那接下來,我就順便讓牠停留,拉拉stay,讓牠趴在這邊,不要動,等我回來這樣子。stay。我會無時無刻監控牠啦,因為現在我離開牠的距離比較遠的話,我可能會不時地看一下牠在幹嘛,因為剛開始訓練,牠們的定性都沒有那麼好,可能沒有辦法離開牠太久,所以一開始都是從短時間開始訓練,可能就離開牠10秒,再回來check牠一下,還是不是待在那裏。(牠過來的話怎麼辦?)就把牠拉回去就好了,大概幾次牠就知道牠要在原地。』

狗狗在訓練結束後、成為導盲犬前,還得先驗收成果。訓練師鍾皓羽就會把眼睛矇起來,扮演視障者的角色,讓狗狗帶著他們上街,走完規劃的路線。如果過程一切順利,狗狗能夠避開所有障礙物、不讓訓練師跌倒,就代表這隻狗狗已經具備導盲犬資格。

但同時,這也意味著,狗狗再也不能享受無憂無慮的生活、不能盡情奔跑和玩耍;因為導盲犬必須放棄一切任性的權利,才能成為視障者的眼睛。

正因為和一般的寵物如此不同,一開始和導盲犬Power的相處,曾帶給雅君很大的挫折感,甚至一度想要把Power退還給導盲犬協會。

雅君:『(原音)其實我在帶牠的時候挫折感很重,因為牠跟我想像中的狗完全不一樣,我剛開始還沒有真正接觸到導盲犬的時候,我只知道導盲犬是一隻狗,那我跟一般人一樣,覺得狗就是應該要很開心的啊、很天真活潑啊,可能就是要這樣、那樣之類的,後來發現怎麼一隻狗就這麼安靜,沒事就趴在那裡睡覺,就不會有很多一些無厘頭的行為,我就覺得這是狗嗎?所以我那時候在帶牠的時候,我有想把牠退回來,因為我覺得牠跟我想像中的狗不一樣,不是不可愛,我覺得很可憐。其實我自己有一度也覺得牠可憐,因為我覺得當狗耶,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行,規範這麼多,就覺得真是太可憐了。所以我曾經想要把牠退回來,因為我覺得我是一個蠻感性的人,有時可能看到一些比較弱小的人或是動物需要幫忙的時候,我沒有辦法視而不見走過去,我會非常掙扎,我可能什麼都不管,就衝過去幫忙協助之類,所以我沒辦法看到我自己覺得可能在我想像範圍內不一樣的東西出現,所以我就覺得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太可憐了吧,我就覺得狗不應該這個樣子,狗就應該很活潑,亂跳、亂跑,就是自由自在想要怎樣就怎樣。我就跟我的指導員說,我覺得牠好可憐喔,說我不要了。』

貼心又感性的雅君,不捨Power被壓抑天性、被剝奪自由,天真地以為只要自己放手,就能讓Power過著一般狗狗該有的生活。

協會的指導員則一語點醒雅君,指導員說,Power就是一隻導盲犬,牠背負著職責與使命,即使雅君不要牠,也無法改變Power的身分。這番話讓雅君跨越了心中那道關卡,決定調整心態,坦然接受Power走入她的生命。

◎走入盲人世界 開啟另一扇窗

雅君:『(原音)其實我很感謝牠,因為我覺得我的生命因為有牠,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不管說是我的一些生活上、作息上,甚至於我的個性、我的人生,因為有牠之後,我會覺得至少不會讓我很失志,讓我重新看到一些希望,知道自己以後要走的路。所以有時候有人會問我說,就是可能在一般人眼裡,牠就是一隻狗,很平凡無奇,可是對我來說,我很相信對每位使用者來講,其實牠是我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家人。』

由於罹患視網膜色素病變,讓雅君在30歲時就只剩下微弱視力,看不見的打擊加上鄰居、路人的冷嘲熱諷,讓她不願踏出家門,甚至一度萌生死意。老天爺關閉了一扇窗,總會開啟另一扇窗。導盲犬Power在雅君最低潮的時候,來到她的生命中,幫助她、陪伴她,重燃她對生命的希望。雅君開玩笑的說,現在Power的重要性,遠勝過她的另一半呢!

雅君:『(原音)(牠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是什麼?)喔!遠超過我老公,真的。我那天還跟我老公講說我不能沒有Power,我可以沒有你,我不能沒有Power。』

有了Power後,雅君想去哪、就去哪,也重拾對工作的熱情,投身導盲犬宣導講師行列,讓更多人知道什麼是導盲犬,也將許多視障者從絕望谷底拉回美好世界。

同樣是黑色的拉不拉多犬,Maru,是個5歲的小女生,喜歡撒嬌,總是依偎在主人晉豪的腳邊。

晉豪:『(原音)真的差很多啦,比如說舉例來講,有Maru以後,我可以走的遠,我要去哪,基本上當然會有一些部分不熟的還是需要人家帶;熟的基本上就久了要去哪,Maru都知道,牠很聰明,我覺得她會幫我找東西,真的很厲害。有時到一個附近,我說Maru,7-11呢?她就帶我去7-11那邊。真的、真的,這是真的!』

早產兒出生的晉豪,因為保溫不當導致失明,從來就不曾看過這個世界。和雅君一樣,晉豪一開始也曾有過退回Maru的念頭。生活中突然間多出了Maru,每天增加的例行公事可不少,要梳毛、要擦澡、要餵食、要刷牙、要帶牠大小便,這讓自由自在慣了的晉豪,一開始可是吃不消。

晉豪:『(原音)因為需要照顧牠,你帶狗,基本上就像是帶自己的孩子,我是沒有孩子啦,但是狗現在就是我的女兒,已經沒有什麼兩樣了,你每天要去照顧牠,要去梳牠的毛髮,還要擦澡,還有牠如果大小便,大了你要幫他撿等等,就是很多跟我之前自己一個人在家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我在家就上班,回家就睡覺,但你現在帶了狗,不可以去怠惰,你怠惰了,牠如果...假設性啦,牠如果不小心小便了還是怎樣,你是不能夠罵牠的,所以我會想退的原因,基本上就是我那時還沒有辦法調適過來。』

所幸,在訓練師的鼓勵下,晉豪漸漸感受到Maru帶給他的幫助,而原本讓他感到麻煩的瑣事,也變得就像照顧自己孩子般地稀鬆平常,更別說沒有Maru的陪伴,生活彷彿少了一塊。

晉豪:『(原音)不過這一切現在都已經過了,我現在已經過得還蠻習慣的,而且沒有牠反而還會覺得空空的,旁邊好像少了個什麼東西似的。』

從小就看不見的晉豪,也曾怨過、害怕過;直到上天賜給他Maru這個小天使,他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如此遼闊。在Maru的陪伴下,晉豪吃盡各地美食,走遍大街小巷,外人的異樣眼光不再令他難受,外界的各種阻礙也不再令他卻步。

晉豪:『(原音)其實有Maru,像我們住新埔那邊車很多,有的鑽來鑽去,Maru都沒有在怕他們,都帶著我繞啊繞啊繞,把它繞過去。其實我覺得牠在我生命中,也是扮演著一種保護的角色;相對地,我也要保護牠,牠是我的天使。』

這個天使沒有翅膀,卻是獨一無二,不但不介意晉豪的殘缺,反而心甘情願的,和他共同承受人類世界的指指點點。晉豪:『(原音)我想真的...唉,不知道,講到有點快哽咽的感覺,不會講欸,真的覺得,對啊,自己覺得就是有Maru跟沒有Maru,真的是換了一個人一樣,四處走都沒關係。』

◎無盡陪伴 療癒視障者心靈

然而,導盲犬不只取代手杖的功能,狗狗的愛更是療癒心靈的最佳良藥;對雅君和晉豪來說,Power和Maru提供的不只是生活上的協助,還有精神上的慰藉。

雅君:『(原音)有時候牠看我心情不好,就低落的時候,我就會抱著牠,跟牠說話,然後牠就會好像有所回應。牠就聽你在講,牠會傾聽,就把頭放在你的腿上,你就會覺得牠好像在聽。或是有時候我會難過、會流眼淚,牠就會舔舔我這樣。我說你幫我舔眼淚喔,你叫我不要哭對不對,我有時候都會自己幫牠加旁白,然後就覺得好感動喔!』

雅君:『(原音)那握手,乖寶寶,來,換手,不對,換手,有這麼哀怨嗎?這樣嗎?媽抱抱,抱抱。』

心疼Power不能像一般的狗狗一樣,想吃就吃、想玩就玩,導盲鞍上乘載著無數的壓力,腳下踏出的每個步伐都是責任。雅君說,她跟Power已經約定好了,下輩子別再做人、也別再當狗,他們要一起自由翱翔。

雅君:『(原音)我常常會跟牠說,其實我知道牠也許也不想要當導盲犬,牠也許也很想要像一般的狗自由自在的跑跳、吠叫之類的,可是因為牠的職業,也因為我的無奈,所以我們兩個聚在一起,所以這是沒有辦法改變。我常常會跟牠說,既然沒有辦法改變,那我們兩個要互相扶持、互相依賴,要互相相親相愛,我就會常常跟牠說,我要跟牠約定,我說下輩子不要再當狗,我說我們這輩子要一起修行,下輩子我們兩個要一起去當海鷗也好,當小鳥也好,我們可以自由自在的。一起啊,當然。可是當人有時候想歸想,不能我想要就有啊,所以我常會跟牠講一些很無厘頭的,不管牠聽不聽得懂,可是我覺得牠都懂,聰明的,我就說你不要再當狗,我下輩子也不要再當人,太辛苦了,翹屁股、打屁股、打屁股。對不對,我們去當小鳥,飛來飛去,好不好,(笑),哼,不理我。』

和導盲犬說心事,似乎是每位視障者共同的習慣。對晉豪而言,Maru是最忠實的聽眾,在Maru面前,他不須掩飾、不用武裝,一切都是最真實的自己。

晉豪:『(原音)我不知道其他人聽了會有甚麼感覺,反正我會跟狗說話。心情好就跟牠說Maru梳毛,漂漂亮亮喔,牠尾巴就一直搖一直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說Maru,怎麼今天心情不太好耶,然後牠就一定要牠坐在我旁邊,要我摸著牠,就等於是牠有在聽我說,不過牠大概也知道啦。所以有時候感覺跟狗說話,有時候那感覺還蠻妙的,我也不會說欸。有時候跟人家吵架,跟朋友吵架,心裡不舒服,就跟狗講話,說哼,都是他怎麼樣、怎麼樣,狗也會...他應該是懂我在講什麼。』

晉豪與Maru培養了濃得化不開的情感,每分每秒的喜怒哀樂,他們都互相分享。

晉豪:『(原音)我想Maru真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想,除了想要對Maru說,Maru你真的對我很好,很乖,真的,我很愛牠,幫助我不少,有牠真好,有Maru真好,對不對?嗯?睡覺,牠在睡覺,不過牠應該是有聽進去,所以睡得特別好。我們自己會去想像,狗沒有辦法跟我們說話,但是牠能夠傳達給你的,基本上就是那種感覺,講不出來的感覺。』

從活蹦亂跳的小狗狗,到昂首挺胸的導盲犬,這背後交織了許多歡笑和淚水,也蘊含了許多愛與包容。他們把愛與信任灌注到每一個孤獨絕望的靈魂裡,帶領視障者跨越障礙黑暗,迎向幸福與溫暖。

但是對導盲犬來說,或許這是牠們的宿命,一生中必須面臨多次的分離和相遇--成長,是告別的時刻,退休,也是另一個告別的開始。當牠們退休了,卸下導盲鞍、告別主人之後,這些狗兒們又到哪裡去了呢?下集節目中,繼續與您分享這些天使們的故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