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種族課程引發不適 師被迫轉調

立報/本報訊 2013.06.24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西雅圖的中央學校(Center School)是一所以藝術為主、學術表現也很好的公立學校。其中,教師葛林柏格(Jon Greenberg)的「市民和社會正義」課程一直十分熱門,數百位學生讚揚他的課能「改變生命」,是「許多人學生生涯的重點」。

在這裡就讀的高年級學生麥爾(Zak Meyer)說,大家在這堂課上深入探討社會各種議題,他也告訴《西雅圖快訊報》:「因為我有殘疾,我屬於少數族群。這個課程宣揚人們該對所有背景的人寬容以待,這讓我看見另一個世界,不只從個人的觀點思考,也去了解他人的看法。」

學生們研讀馬丁.路德.金恩博士和馬科姆X的演講,老師也邀請社區領袖到課堂演說。每堂課的一開始,老師鼓勵學生誠實的對種族歧視、階級不平等及日常生活中的特權發表看法,課堂作業則包括分析「媒體和社會對女性及有色人種的物化」。

但這堂啟發人心的課程卻在數個月前停止,原因是一位白人女學生指控老師創造一個令人恐懼的學習環境。

「勇氣對話」 暢談爭議話題

學校委員會認同她的指控,並預計於明年將葛林柏格轉職到其他學校。委員會也禁止其他老師在未來用「勇氣對話」(Courageous Conversations)的教學方式討論性別和種族議題。

校方的監督委員班達(Jose Banda)說,未來,教師若要在課堂中進行可能讓學生「情緒高漲或產生壓力」的活動前,必須事先告知家長。「西雅圖公立學校堅信學校應教導種族和社會正義,」地方行政人員則是聲明:「但我們不想讓任何孩童對教學方式感到恐懼,進而使教學無效。」

6月初,上百名家長和學生曾者在校方會議的場外集結抗議,支持葛林柏格和勇氣對話課程,要求校方撤回轉校的決定,但抗議無效。

麥爾告訴《西雅圖快訊報》:「這當然會讓民眾感到不舒服,因為這堂課在討論『白人特權』,我曾覺得不舒服,因為我過去不知道這到底意味著什麼。」不過在修了這堂課後,他開始意識到社會對弱勢族群不經意的歧視。另一個白人學生利文顧德(Rachel Livengood)補充:「這不舒服的感覺與我們自身有關,而不是這堂課;感覺不對勁很正常。」

由辛格頓(Glenn Singleton)研發的勇氣對話教學方式為了切入討論重點,邀請老師和學生以自由、不計較禮貌的方式對談,討論主題往往是社會不公義這種高度爭議且易煽動情緒的議題。辛格頓表示:「這些關於種族的對話十分真實,因為人們從多元的觀點出發,誠實的分享自身對種族的看法。事實上,我們在討論中顯露出各自對種族不同的理解和經驗,這才是造成不適感的原因。」

辛格頓也說,一部分也是因為許多人認為種族歧視已經消失,但「其他人則感到掙扎,因為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目睹或歷種族歧視,知道那會對人造成巨大的痛苦,也使機會受到限制。」

高中教師憂寒蟬效應

西雅圖中央學校的老師認為,委員會禁止勇氣對話課程的方式將會影響整個學區。西雅圖另一所公立高中教師艾德史汀(Doug Edelstein)表示,他擔心這會影響爭議性話題的討論。他告訴《西雅圖時報》(The Seattle Times):「這事件將造成寒蟬效應,暗示學生的不適感可以構成裁決課程的因素。」

在全美高等教育種族與民族會議上擔任開場演說的杜蘭大學(Tulane University)政治系教授哈瑞斯裴利(Melissa Harris-Perry)建議,教育人士在教育學生種族議題時,應該要走出教室。

她說:「討論種族歧視的言論往往在行動時才具有效力。不該只是談論,也要實踐。學生會想瞭解問題的解答。」她也表示,教導種族平等概念的關鍵是和學生及社區建立長期的夥伴關係,讓社區成員擁有絕大多數的發言權。

研究顯示,成人和家庭越早讓孩子理解種族議題的真實情況,孩子日後在面對這些現象時,調適能力就越好。辛格頓表示,兒童很年幼時就能注意到種族差異並提出疑問,這就是為什麼學校應該強制介入,創造一個讓兒童理解的安全空間。「當我們回答兒童的問題時,我們不該令他們感到不該詢問與膚色相關的問題,或是種族議題是個禁忌或有問題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