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陸生來台:兩岸關係的寧靜革命(三)台灣印記

中央廣播電台/吳琍君 2013.06.24 00:00
當台灣的許多教授正期待先後來台的大陸頂尖學子,能成為台灣同學的他山之石,提升台灣競爭力的同時;這群陸生也正悠遊在這片對他們來說,同樣是他山之石的寶島台灣,尋訪多年來讓他們魂牽夢縈的台灣印記,也翻新了他們腦海中陳年的台灣印記。

『(原音)因為我本來小的時候生在東北嘛,然後後來又長大了到南京。然後如果從東北到南京,然後南京到台北的話,就是你會覺得這種彼此之間的差異,就台北和南京的差異,可能都不見得有南京和東北的差異來得大。』

『(原音)台灣怎麼說,你與其說是想去找它跟大陸的不一樣,你反而會找到很多跟大陸一樣的地方。講中文啦、然後會過一樣的節日啊,對呀會有那種感覺。然後就算走在路上,跟別人講話,他都不會發現我是大陸人。』

『(原音)因為我生活的城市像廈門,跟台北真的很像的,然後香港跟台北又都是國際的大都市,所以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儘管有些陸生認為,兩岸之間沒有太大的差距;但是還是有許多陸生,正津津有味地尋訪著讓他們從小就魂牽夢縈的台灣印記、玩賞著來台求學生活中的種種台式風情,也翻新他們腦海中陳年的台灣印記。

◎台式風情 翻新台灣印記

『(原音)但我覺得其實最好看的可能並不是在阿里山、日月潭,我最喜歡的是花蓮太魯閣,就是特別美。』兩年來,已經分別和台灣同學或陸生同學,玩遍台灣的政大外交所碩士班陸生湯思斯認為,小時候課本上經常提到的台灣美景都是阿里山、日月潭,不過她最喜歡的卻是花蓮的太魯閣。湯思斯認為,台灣的自然風光,也許無法跟大陸的大山大水相比,但卻開發出許多精緻的景點,讓她感到非常特別。

來自東莞的台大哲學所碩士生溫子琳,也和會開車的台灣同學跑過好幾個城市,包括台北、台中、花蓮、豐原等,對台灣的治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溫子琳說:『(原音)就感覺還是挺開心,因為在家的話,爸媽不可能讓你這樣到處去玩。就會覺得,比較安全吧!因為你可以幾個女生到處跑,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可是你要在大陸的話,因為我家那邊比較亂,我家那邊真的很亂,這我就沒有辦法否認,而且廣州它治安也會比較差,就很容易會在公交車上遇到小偷這種。』

至於來自廈門的交大傳播所碩士班二年級生邱海棠,則除了一些不太容易去的地方之外,幾乎可以玩的地方都去過了。她認為,台灣不管是人情還是古蹟,都是一個可以讓人靜下心來慢慢品味的地方;飲食也很不錯,雖然和廈門相近,但卻會做一點創新,讓人覺得很有趣。邱海棠說:『(原音)但是台灣有蠻多小吃,它會做一點創新,它可能就是不同的料理,然後它會疊加在一起,然後你就會覺得很有趣;那古早味的料理的話,它也是我覺得還蠻有創意的,跟廈門那邊不太一樣。』

不過對於台灣的美食,設籍南京的東北大妞,現在就讀台大哲學所的博士生包蕾就不太適應,覺得怎麼不管甚麼菜系到了台灣,統統都變成了台菜!包蕾說: 『(原音)啊,對!飲食方面會覺得不太習慣,因為就油炸的東西太多吧!然後太單調。然後所有的川菜啊、還有粵菜啊、各種各樣的菜,我不曉得為什麼都變成了台菜!對,因為大陸的話,各個菜系會比較有特點吧,然後在這邊的話,你吃任何的菜系,然後味道都是一樣的。』

僅管不同的陸生翻新的台灣印記各有不同,但是幾乎每個人都從求學生活的點點滴滴裡,尤其是從兩岸的文明程度,照見了兩岸的距離。

◎文明程度 拉開兩岸距離

其中,陸生來台,免不了都會去逛逛台灣的書店,尤其是享譽已久的誠品書店。政大博士班陸生孫禕妮說,誠品書店很有人文氣息,讓人待在裡面,就不想出來。湯思斯也認為,大陸應該借鑑誠品書店的發展模式,不要只會打價格戰。湯思斯說:『(原音)我覺得誠品還蠻難得的,因為做得很有特色。因為像在大陸的話,書店生存壓力還蠻大的。但是我覺得像誠品這條路,應該是一個,這個發展模式應該可以借鑑一下,就是做出自己的特色,然後書一樣可以賣很貴,不用就是大家打價格戰,說一直在降價、降價,就是書店雙方都在往下壓低價格,對消費者來說,是好事也是不好。』

而除了書店之外,名聞遐邇的台北捷運,也讓湯思斯感受到和北京地鐵的明顯不同。湯思斯說:『(原音)我印象最深的是像捷運裡的洗手間真的非常地乾淨。這個我覺得是,這是文明的體現啦!我特別關注這一點。然後交通的話,很方便,然後大家也很守秩序,這個也是啦!因為在北京地鐵你是,就是捷運啦,就是你要是真正排隊,你是永遠擠不進去的!因為大家都在往前衝,大概是這個樣子。』

至於說過「台北跟南京的差異,還不如南京跟東北的差異大」的包蕾,也承認兩岸之間最大的差異,應該就在禮貌的文明程度。包蕾說:『(原音)就彼此之間這種禮貌程度吧!或者是這樣的一種文明程度。因為大家會這樣說:謝謝!你好!然後整個這樣的一種秩序井然的感覺吧!』

認為「台灣怎麼說,你與其說去找它跟大陸的不一樣,你反而會找到很多跟大陸一樣的地方」的溫子琳也表示:『(原音)回到大陸之後,還是會保留那個講謝謝的習慣,然後就發現對方都不鳥我!』

◎師生關係 臺灣校園最美的風景

在台灣生活中展現的文明程度,讓陸生照見了兩岸的距離;而在台灣校園裡,親密的師生關係,則成了另一道拉開兩岸距離的風景。

『(原音)我不敢隨便評論大陸的師生關係是什麼,但是我的確感受到很多學生是衝著這個師生關係而來的。』

『(原音)因為他們受到這文化大革命甚麼影響,那種師生關係,就比較沒有那麼尊師重道啦!他就反正就是跟你利害關係比較多一點!』

『(原音)台灣的老師都比較相對來講,是熱心、而且比較能夠像朋友一樣,跟學生互動,而不是那種高高在上的,這個在大陸不一樣,大陸大部分都是高高在上,指導老師很多時候你都找不到的。』

大陸的旅遊雜誌曾經介紹,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那麼在這群陸生心中,大學教授與同學之間的師生關係,絕對是台灣校園裡最美的風景。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畢業的政大外交所碩士生湯思斯說:『(原音)(台灣)老師都非常好!我覺得,很認真負責;然後學術上,就是造詣也很高。因為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大學部跟研究所的問題吧,因為我們大學的時候,比如交上去的報告,可能老師只是打一個分;但研究所的老師會寫信給你,告訴你還有甚麼比如要改的部分,我覺得就很認真負責,這一點還不錯。』

來自南京大學的台大哲學所博士生包蕾,則注意到台灣的教授即便就是到了5、60歲,依然還是會在學術上孜孜不倦的追求,包括發表論文、帶學生等等;但是大陸高校的老師,如果已經達到教授這樣的一個級別,通常就會把心思轉移到其他方面,而不會把學術做為一種終生的追求。

至於廈門大學廣告系畢業的交大傳播所碩士生邱海棠談到台灣的師生關係,則感到非常地喜歡。邱海棠說:『(原音)我還蠻喜歡台灣的老師,因為在大陸的話,當然我們有很多年輕的老師跟我們都很好,那可能比較高層的老師跟我們距離會比較遠,因為他們可能會在自己的科研方面比較專注;那在台灣的話,我覺得老師跟學生之間距離就很接近,然後很多老師他會真的是很深入關心你的生活方面。』

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研究所的政大傳播學院博士生孫禕妮也認為,台灣的教授與學生互動的關係非常特別,因為在香港的大學教授主要是外國人,因此溝通跟交流的頻率及深度,不會像現在跟台灣的教授互動這麼樣地親密跟頻繁。孫禕妮說,政大傳播學院的教授不僅在學習上、知識上給他們很大的幫助;生活中很多的小細節,教授們也非常關心,給他們很大的鼓勵和安慰。

孫禕妮還談到,在來政大唸書前,曾經因為一個夏令營活動來到台灣,和許多台灣師生結下友誼。孫禕妮說:『(原音)那我大學四年級的時候,當時行政院的文建會和台灣文學館,舉辦了一個台灣文學夏令營的活動,邀請了對岸的40位大學生來參加,那我是其中的一位成員。然後當時活動是在成功大學舉辦,所以我們主要活動是在台南進行的。然後也因為這個原因啦,跟當地的很多台灣的同學和老師,結下很深的友誼;包括我來政大的推薦信,也是我在成功大學認識的一位老師,前成功大學中文系的系主任陳益源教授他為我寫的。所以我對台灣很特別的感情,因為它給我留下了很美好的印象,所以這也可能是我第二次會選擇再來的一個原因之一吧,我想。』

事實上,以師生關係而言,台大電機資訊學院院長郭斯彥也觀察到,大陸的師生關係似乎利害關係比較多一點,不像台灣還是比較尊師重道。郭斯彥說:『(原音)因為他們受到這文化大革命甚麼影響,那種師生關係……我有一次去大陸,然後上了30小時的課,就是每天上3小時啦,那上個幾天這樣子。那我感覺他們學生跟老師就比較沒有那麼尊師重道啦!他就比較反正就是跟你利害關係比較多一點!可能就比較沒有像台灣的學生那麼可愛啦!』

交大人文社會學院院長郭良文也指出,台灣的老師比較能夠像朋友一樣跟學生互動,不像大陸的老師多半都是高高在上,很多時候都找不到指導老師。而經常花時間和陸生聊天的政大傳播學院副院長陳百齡也注意到,許多陸生願意到台灣來唸書,很多是衝著台灣教授跟學生之間的師生關係來的。陳百齡說:『(原音)根據我的談話的瞭解,我是覺得他們還蠻喜歡這邊的師生關係的。因為台灣的老師其實是對學生還蠻照顧的,會花時間跟學生談話。所以可能,我不敢隨便評論大陸的師生關係是什麼,但是我的確感受到很多學生是衝著這個師生關係而來的。』

從尋訪腦海中的台灣印記、到照見兩岸文明的距離,再到台灣校園裡最美的風景,兩年來這群先後來到台灣求學的大陸頂尖學子,循著夢裡的記憶,找到了讓他們從小情牽意掛的台灣印記,也發現了兩岸血濃於水的牽繫;但60年的光陰,終究讓他們翻新了陳年的印記,明白了兩岸的距離。而這樣的明白,正是推動兩岸關係寧靜革命的原動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