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三十歲那年,我決定從一個無薪實習生做起!

WIRED.tw/Jasper Hsu 2013.06.24 00:00

"The Internship"

即將於6月28日上檔的喜劇《實習大叔》(The Internship)描述2位中年失業的好友,連「上網」與「掛網」都傻傻分不清的兩人,卻誤打誤撞擠進競爭激烈的Google實習生窄門。他們的實習之路趣味橫生笑料百出,但也讓人不禁想問:年屆三十才想要從事無酬的實習工作可行嗎?

這樣的故事放在大銀幕上幽默搞笑,若發生在自己身上可真會讓人百般無奈與心酸,實習工作大多是在學學生或新鮮人探索職場、了解自己志趣的場所,在職場打滾多年的老鳥突然要返回起點與年輕新血競爭,重新認識自己相當不容易,很多人甚至覺得太難為情了。

而這卻是發生在自由作家勞曼(Elizabeth Lowman)身上的真實故事,她在工作了近十年、30歲之際,卻選擇轉換跑道,從實習生做起,最後找到職涯興趣所在,也撰文分享了其中過程。

轉折

我的先生2009年獲得高升,我們必須舉家從維吉尼亞州搬到喬治亞州。當時,我心有不甘的放棄了熱愛的行銷與公關工作,夫唱婦隨。

一切安置好後,我花了好幾周時間找尋新的工作機會,找工作就成了我的新工作。我用大把時間更改、變動履歷表,不管適不適合只要有工作職缺我都投。很快,我開始感到絕望,把自己的薪資期待降低,討厭寫自傳。

但景氣差、職場競爭激烈,就算我已經這麼委屈求全還是不斷吃閉門羹,連有碩士學位的人都來搶基層工作,而我只有大學畢業,就算獲得面試機會最後也石沉大海。

轉機

有天我發現一家雜誌社開出一個為期三個月的無支薪實習機會,這與我想要的有些差距,但卻意外讓我感興趣。高中時我一直希望可以成為雜誌編輯,只是苦無機會。

我覺得機會難得而且也許可以為我開啟其他的大門,甚至夢想著有天雜誌社會看中我的才華,把我升成正職。

寄出履歷後很快得到回應,面試時的面試官是個比我小五歲的年輕女性,出乎我意料之外,正因為我的年齡與經驗打敗其他的年輕對手,幸運成為一名「實習生」。

轉變

開始時我很開心,以為終於有機會接觸編輯與寫作,但事與願違,我的主要工作只限於文書與行政工作,沒錯,我還要跑腿打雜。雖然最後我有機會寫幾篇文章,但離我成為一名全職自由作家的夢想還是有很大一段差距,這也讓我有些失落。

3個月到了,雜誌社沒有留我的意思,我反而很開心實習終於結束,因為我發現雜誌工作並不是我想做的。如果我沒有親身經歷過可能永遠不會發現。

我的實習過程相當無聊,但很開心我經歷過,接下來的面試公司都對我願意接受無酬實習工作大加讚賞,他們說這顯示了我的決心與進取態度,最後我終於找到了類似我過去熱愛的職位。

沒錯,一但脫離學生或新鮮人身分就很少人會願意再當個實習生,因為這似乎是開職涯倒車而且難堪。

勞曼也曾有過猶豫,但她認為只要情況允許(或是逼迫)你必須做這樣的決定,不妨放下包袱嘗試過去有興趣但沒機會做的工作,可使你的職場技巧不致生疏也可探索新的領域,甚至可能因此為你敞開意想不到的職涯大門。

推薦閱讀:

祖克柏三年前的一場「駭客式豪賭」,成就了今日你我時時依賴的臉書!

臉書為什麼要推Instagram影片分享功能?關鍵就在「原生廣告」

為何傳統出版業對投入數位電子書至今仍躊躇不前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