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哈巴狗電台:我們都是美國人(三)

立報/本報訊 2013.06.23 00:00
■陳真

底下兩段影片記錄FSA的暴行。FSA(Free Syrian Army)就是目前在英美法等國支持下發動內戰的「敘利亞自由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9IRn5b0aik&bpctr=1370364167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49ZJTHqFdE

影片所示不過冰山一角。從南斯拉夫內戰,特別是科索沃戰爭,一直到入侵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歷史不斷重演,打的永遠是民主自由人權的美麗旗號,但卻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並非說這一切暴行全是叛軍所為,而是說,交戰雙方在這點上無甚差別,但西方政府及與其沆瀣一氣的主流媒體卻總是刻意妖魔化其中一方,以便挑起戰亂與仇恨;這一切血腥,千萬人的血,並不是為了什麼民主自由,而是權力與資源之掠奪。

人民的痛苦紮實而無可否認,但其痛苦往往被入侵者所利用,透過洗腦般的媒體宣傳及不成比例的先進武器,以民主自由糖衣為包裝,以各種荒謬謊言為藉口,挑起戰亂,製造千百倍的痛苦與血腥,以便掠奪暴利與權力。

還好,在某個意義上,每個人都是自由的,你可以選擇相信這個,也可以選擇相信那個,你可以站這邊,也可以站那邊,但無論如何選擇,你無法否認這無數血腥暴力之殘酷與可悲,難道你真的相信這會帶來什麼美麗燦爛的自由遠景?

可悲的是,大多數人的確相信這一套鬼話,但這無關智能,而是在不在乎的問題。所謂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喬姆斯基說,了解國際局勢如同吃飯走路那樣尋常;反倒是當他聽到旁人分析足球賽事,頗感訝異;足球規則極為複雜,人們卻能講得頭頭是道。

最近太陽很大,男男女女出門,個個保護自己的美白保護得很周密,完全不給太陽一絲滲透作亂的機會;有時連陰天也能看到一些包得像木乃伊的女生,與太陽誓不兩立。我常想,這份熱情,不用多,只要撥出大約一億分之一用在關注「別人家死不完的小孩」身上,這一切戰亂血腥恐怕早已從人類生活中連根拔除。

一天有8萬6千4百秒,我這一生,大約平均每天會花10秒鐘去想戰爭的事,約略萬分之一的力氣。某些時候特別容易想起戰爭,在英國時,生活環境風景如畫,就像個兒童樂園,特別讓人容易察覺外頭真實世界砲火隆隆血肉四濺。在一些抗爭中,常有外國人問我是誰,從哪來?也許我該說,不要問我從哪裡來,其實我們都是美國人;所謂抗爭,差不多就像來到教堂,來到神的面前,說一些懺悔的話,告解後離開教堂繼續過著原來同樣的生活。

話雖如此,我倒也不妄自菲薄,就像王爾德滿是唇印的紀念雕像上所刻畫的那一行字: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我們都活在陰溝裏,但我們之中仍然還是有人仰望著星空。)

(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