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姚文智 年改 好市多

瞭望台:6月17日:恥政紀念日

立報/本報訊 2013.06.19 00:00
■曾健民

6月17日是什麼日子?如果沒有台北市政府搞了個「北投公園百年慶」,也許大家都並不特別在意;其實,這天是日據殖民政府慶祝據台的「始政紀念日」,可能連國中生都知道(歷史教科書有紀載)。然而,如果要問「6.17」的歷史意義是什麼,恐怕連馬政府的文武百官都不知道,或者,只會給一個台式日本風的答案吧!

日據期,「6.17」是日本殖民者每年都要慶祝的日子,為他們殖民統治台灣而慶祝。然而,對台灣民眾來說卻是最痛恨的日子,大家都暗中痛罵為「恥政紀念日」(日文中,始和恥同音)。因而,這天當然是台灣歷史中最恥辱和黑暗的日子。楊逵在台灣光復後的第一個6月17日,寫了〈六月十七日前後〉,他說:「日本帝國主義者耀武揚威的六月十七日,已經在去年落幕。當他們意氣洋洋紀念這一天之時,我們的台灣志士卻在內心哭泣著;他們燦爛光輝的『始政紀念日』,對台灣人來說卻是慘澹黑暗的『死政紀念日』。」(台灣新生報)

然而,這個被埋葬在歷史的恥辱墓地長達68年的日子,居然在台北市政府大力推動的「北投公園百年」嘉年華會中公然復活了。在這一天,市府不但為日據殖民政府的台北州長立碑刻傳歌功頌德,還穿上「文創、觀光」的外衣,以cosplay讓昭和天皇(1913年來台時還未繼位,只是皇太子)這個殖民台灣、侵略中國亞洲的罪魁御駕北投,據說連神風特攻隊員都出現了。台北市政府竟然舉行這樣媚俗的穿越劇,完全顛倒了歷史,使台灣歷史倒退了118年,對幾十萬的台灣抗日先烈真是情何以堪哪!

日據期「台灣文藝聯盟」的重要作家賴明弘,也與楊逵同一天寫了〈『六.一七』有感〉他寫道:「『六.一七』這一天,除了那些無恥的御用紳士、日寇的幫兇、特工和劊子手們,搖搖擺擺地向他們的主子日寇歌功頌德致最敬禮之外,大多數的台灣工農階級和知識份子,都是『咬牙切齒』痛心疾首詛咒這日寇的所謂『始政紀念日』」。(和平日報)

賴明弘這話似乎越過了68年,深痛地指責著今天台灣的新御用紳士們搖搖擺擺地紀念「始政紀念日」的醜態。

其實,北投公園始建於清宣統3年,日本據台後為了其殖民統治者的休養遊憩,依照其母國樣式整建,並不是為了台灣人而建設的。光復後,收回保留原樣無可厚非,但歌頌其功績,則以賊為父,顛倒了歷史。台北市政府刻意以1913年6月17日為公園始建日慶祝百年,反映了他們以日本殖民者的歷史為自己的歷史,完全喪失了歷史的主體性。因此,整個活動所呈現的,不惟在頌揚日本殖民的現代化,還盡情表露了受日本殖民統治的驕傲感。一個迷失了自己的奴隸,總是以它的主人為傲,不是嗎?

(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