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走了富邦來南山 中信金情勢險峻

自由時報/ 2013.06.19 00:00
記者歐祥義/特稿

才走了個富邦,又來個更難對付的南山人壽,辜濓松逝世,辜仲諒紅火案纏身,中信金經營權正臨嚴苛的挑戰。

南山人壽持有中信金四.八九%的股權,在金融界解讀,這是一個充滿攻擊性的股權比重,因為已接近五%金管會要求申報的上限。前幾年傳聞富邦要入主中信金時,那時富邦人壽最多也才買二.五%,由這個相對數字,更可凸顯南山來者不善。富邦人壽已出清大部份持股,今年前十大股東已不見其蹤影。

辜家在中信金的股權向來很神秘,檯面上的股權是十一%多,但若加上以外資身分持有的,合計應有約十八%,外資持有部位約卅八%,因此,外資的態度會決定中信金經營權的更迭;若是前述生態不變,外資沒有繼續支持辜家的理由,其它金融大鱷進場插旗,很容易就會翻盤。

有趣的是,二○○五年,因為辜仲諒意圖購併兆豐金,金管會特別設下買進金控股權五%須申報、十%以上須事前核准的「辜仲諒條款」,如今竟反而成為中信金的護身符;南山人壽只買到四.八九%的原因也在此,若沒有金管會同意,南山或尹衍樑買再多的股權,也不具備董監選舉權。

既然如此,南山為何重兵進駐中信金股權?杜英宗宣稱要緊密結合保單通路的說法難以令人信服,道理很簡單,若常看動物頻道便知,非洲草原上,大型動物因為受傷命懸一線時,早有禿鷹、土狼這些食腐動物駐足窺伺,等到大型動物氣力用盡,在旁的機會主義者就會一擁而上。

金融市場的法則與非洲草原一樣嚴苛現實,弱肉強食、實力是王,若中信金明年不能提出令外資認同的經營團隊,南山人壽因此向金管會申報加碼並挑戰經營權,金管會有說不的充分理由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