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好小子》作者與諾姆杭士基聲援福島兒童核災避難訴訟

立報/本報訊 2013.06.18 00:00
日本災後教育:《好小子》作者與諾姆杭士基等人聲援福島兒童核災避難訴訟

■宋竑廣

就在6月1日國際兒童節當天,南台灣廢核行動聯盟,因兒童需承擔未來的核電成本,卻不能在公投中表達意見,舉辦「兒童廢核童樂會」;無獨有偶地,為日本「福島集體疏散官司──要求孩子有安全的教育環境」繪製插圖的漫畫大師、《好小子》、《小拳王》作者千葉徹彌,也為承受核災的兒童聲援:「在美麗的日本各地建造的核電廠,是大人們全體的責任,不能讓它帶來的傷害,留給牽繫著未來的孩子們,現在,我一邊後悔一邊思考的是,誠懇地希望大家,早一日讓孩子與年輕人移居到安全的地方,這是思慮不周的大人們,所該負擔的緊急的責任與義務。」

所謂「福島集體疏散官司」(以下簡稱疏散官司),是14名福島縣郡山市的中小學生與其家長,為求免於核輻射、安全的學習環境,自2011年日本政府提高人體輻射容許標準20倍以來,一連串對郡山市政府展開的司法行動;目標有三:一、不只要求金錢賠償,也要救濟被曝的孩子們的生命與健康;二、讓原告方孩子們避難到安全的環境;三、讓置於同樣危險之中的所有孩子,得以透過行政交涉,得到相關救濟。他們除爭取災區學童的健康外,並為了徹底認識輻射污染的健康風險,還邀請長年研究核災區的專家,檢討世界衛生組織WHO、聯合國原子輻射效應科學委員會UNSCEAR等國際組織的分析基礎。

▲日本陸前高田市被規模9.0的地震和海嘯襲擊後,大和田由奈(Owada Yuna)背著她三歲的妹妹夢香(Yumeka)在避難所搜尋名字,尋找她20位失蹤的高中朋友,圖攝於2011年3月21日。(圖文/路透)

據「疏散官司」資料,目前福島縣兒童面臨的處境有四。第一、災前災後資訊矛盾。在311核災前,日本福島縣立醫科大學副校長、福島縣放射線風險管理顧問山下俊一,在2009年3月的演講「放射線的光與影」中提到:「車諾比核災剛開始時,因為蘇聯沒有發放碘片,而有許多孩子有甲狀腺癌;相對的,發了碘片的波蘭,沒有甲狀腺癌的發生。可是,自山下擔任顧問後,便說福島沒有必要發碘片,也不以公文要求發放(2011年3月21日讀賣新聞),他現在正面臨福島縣民的刑事控告。

同樣在311核災前的2000年,山下在對原子力委員會的報告中提到,白俄羅斯戈梅利州(白俄羅斯語:Гомель,由於風向的關係,是車諾比核災的重災區)的數據顯示,兒童在車諾比核災後隔年,甲狀腺癌的比例是災前的4倍;但在311之後,在他所率領的檢討委員會上,卻說車諾比核災最少要經過4年才有甲狀腺癌的發生。

至於甲狀腺癌發生的機率,山下也在2009年3月的演講「放射線的光與影」提到:「通常兒童要發生甲狀腺癌的機率是百萬人才有1個。」不過311後,在福島縣2011年度檢查了3萬8,114名孩童裡,有3人做了甲狀腺癌手術,7人幾乎確定罹患甲狀腺癌,可說有10名兒童罹患此癌──山下前往美國輻射防護與度量委員會發表的簡報圖表中,把這10名孩童都列為罹癌案例;換算之,是一般機率的250倍,然而在山下率領的檢討委員會上卻判斷說:「放射線沒有影響」。

又,學校的輻射安全基準值,在災後沒有根據地被提高。311之前,日本學校的輻射安全基準值,是每年1毫西弗,311之後,被提高到20倍。當時擔任內閣核能安全顧問的東京大學教授小佐古敏莊,隨即落淚辭職抗議,表示這樣的標準要適用在嬰幼兒與小學生身上,沒有學術見解支持,而曾經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防止核戰國際醫師會」(International Physicians for Prevention of Nuclear War/IPPNW),也發表聲明表示憂心。

第二、避難標準低於車諾比。福島核災在規模、演變,和健康風險都和車諾比核災相似,後者好發的疾病,除甲狀腺癌外,也可以作為預測的參考。據日本文部科學省在2012年10月1日發表的放射線量地圖,可以看出在311經過1年之後,放射線劑量仍然很高,而車諾比核災當時,強制移居區域的標準是每小時0.571微西弗以上,移居權利區域是每小時0.114~0.571微西弗,放射線強化管理區域是每小時0.057~0.114微西弗。依此標準對照文部省的地圖,可以發現還有不少區域都應該強制移居或擁有移居權利,這些過去在車諾比核災被視為不該住人的地方,還有兒童在那裡學習、遊玩與日夜生活。而且車諾比的居民避難標準,還是在核災後5年才採用,在此之前的兒童與居民,因此持續被曝,至今身體還遭受嚴重的健康危害。

第三、在地政治首長也讓家人避難。2011年10月,郡山市的一位母親寫信給市長說:「風聞市長先生為了讓孫子免於輻射,也讓他自主避難去了。我也有個唸中學的兒子,只是因為先生工作的關係,沒辦法自主避難,但至少,希望市長可以讓其他郡山市的孩子,跟您的孫子一樣集體避難,要是因此能守住孩子的性命的話,不知有多好,我無法壓抑地如此希望著。」此事市長在議會裡也受到質詢,但市長只是笑而不答,而且在議會紀錄裡被刪除。順便一提,這封信當時所指的郡山市長原正夫,在2013年的市長選舉裡,敗給沒有政黨支持的候選人品川萬里。

第四、此案為世界矚目的人權事件。這樣的人權傷害,獲得來自世界各地的聲援與注意,連奧地利總理維爾納.法伊曼Werner Faymann、瑞士日內瓦市長米尼.帕特里斯(Rémy Pagani),以及先前在台灣反媒體壟斷運動中被提及的、麻省理工學院語言學榮譽退休教授諾姆.杭士基(Noam Chomsky)等人,都聲明支持相關抗議行動。

諾姆.杭士基寄稿寫道:「能夠以個人身份聲援福島集體疏散官司(Fukushima Evacuate Children Lawsuit),是我的榮幸,要檢驗一個社會是否道德健全,就要看它如何對待其中最弱的人,沒有比這更好的方式了,而說到最脆弱、最珍貴的弱者,莫過於那些,在難以原諒的加害行為中,身為受害者的兒童。對日本而言,對我們每一個人而言,這(訴訟)是我們絕不能失敗的試煉(a test that we must not fail)。」

儘管認定原告「疏散官司」有健康風險並出具聲明的國內外醫學與核能專家,包括:深川市立綜合醫院內科部長松崎道幸,與任職於美國能源部所屬的國家核能研究機構、勞倫斯利福摩爾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 LLNL)的莫瑞特(Leuren Moret)等人,另外,還邀請了其他長年研究核災健康危害的專家,為關心福島兒童健康的朋友說明演講說明。

例如擔任俄羅斯科學學會評議員、歐洲放射線風險委員會ECRR協議委員會委員,車諾比核災當時任戈巴契夫顧問、著有《車諾比大災難對人類與環境的影響》(Chernobyl: Consequences of the Catastrophe for People and the Environment,註1),追蹤被曝者前後超過25年經驗的Alexey Vladimirovich Yablokov,在福島核災後到該組織與日本各地說明車諾比核災的真相,並介紹世界衛生組織如何被抗議虛報相關事實。

據《法國電視三台》報導(FR3 France Régions 3),自2007年4月26日以來,包括前世衛職員愛莉森卡茲Alison Katz等人在內,每天從早上8點到晚上6點,都在世衛門口抗議,愛莉森說:「世衛在核能領域這部份,是在美、法、英3個強國支配之下,對他們來說,核能健康危害的真相是個禁忌,當我聽到車諾比只死了50個人的數據時,只是覺得可疑,待我真的了解到,這其實是非常嚴重的虛報的時候,是到後來閱讀相關文獻,才知道,死亡人數可能高達百萬。」(註2)

此外,瑞士巴賽爾大學醫學教授、擁有15年世衛專門委員資歷的Michel Fernex,也長年呼籲世衛應獨立於國際原子能總署,兩者在1959年有協定,在後者不同意的狀況下,前者不得研究調查核能健康危害。

除世衛外,還有其他國際相關機構遭到數據不實的指控,Alexey Vladimirovich Yablokov的演講簡報的第39頁裡提到,輻射生物效應諮詢委員會(Biological Effects of Atomic Radiations, BEAR)、聯合國科學委員會的原子輻射效應小組(United Nations Scientific Committee on the Effects of Atomic Radiation, UNSCEAR),所揭櫫的主要前提條件、「平均實效(輻射)劑量」概念,和大量的數據產生矛盾(註3)。

因此,儘管世衛與UNSCEAR接連發表福島核災健康風險報告,前者表示風險相對有限,後者更表示無影響,但對於像「疏散官司」這樣,接觸過不同說法的日本核災民間組織來說,或許心頭上的這塊輻污憂慮大石,仍無法完全放下。

●註1:由紐約科學研究院(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於2010年、車諾比核災24週年出版,讀者可以參考國家衛生研究院電子報第 363 期所做的摘要,簡單認識該書。

●註2:見該報導日文字幕版(法語發音)。http://youtu.be/iMk93IyPAwc

●註3:見「疏散官司」網頁。http://goo.gl/ykDO6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