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致力書寫 印度女詩人翻轉命運

立報/本報訊 2013.06.18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薩爾瑪(Salma)的命運原本與數以百萬計的印度鄉村女孩一樣:在眾人的失望中出生,但因為父母迫切渴望一名兒子,所以只能讀幾年書,在青少年時期就被嫁掉,開始生養自己的小孩。最後,就這樣度過一生。

根據湯森路透基金會報導,薩爾瑪還是個小女孩時,在印度南部極度保守的穆斯林村莊長大,她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恐懼。初經來潮,進入青春期更讓她害怕萬分;因為當地年輕女孩進入青春期後,就要被關在家裡,禁止去上學、玩耍,還有其他兒童可以做的事。

▲在印度拉賈斯坦邦(Rajasthan)西北部一個靠近科塔市(Kota)的村莊,11歲的童婚新娘克里希納(Krishna)在婚禮中坐著,婚禮在她的丈夫家舉辦,圖攝於2010年5月16日。印度法定結婚年齡為18歲,但像這樣的婚禮十分常見,特別是貧困鄉村地區,許多女孩年紀輕輕就嫁為人妻。根據政府最新的國家家庭健康調查,20到24歲的女性中,有47%的女性在18歲前就成婚。(圖文/路透)

這仍舊是許多女孩的命運,必須要到她們嫁出去了才會結束;但有時,婚姻代表著被禁錮在另一堵牆內,只是這次從父母家,變成丈夫家。

英國導演朗吉諾托(Kim Longinotto)表示,薩爾瑪的人生轉了一個大彎,經歷了一段很特殊的旅途,特殊到一定要說給大家聽。朗吉諾托把薩爾瑪的生命故事拍成了一部電影,曾在日舞影展、柏林影展和今年的雪菲爾德(Sheffield)紀錄片影展中播放。

生命只剩下時間

薩爾瑪目前是南印度最知名的女性詩人。她同時也投身政治。

在她出生之後,薩爾瑪的家人把她送走。「我想我太年輕了,無法照顧她。」影片中,薩爾瑪的母親這樣說,她回想起丈夫曾告訴她,一定要生一個男孩,不然等於生不出來。

幾年後,薩爾瑪回到父母身邊,開始去上學,直到初經來潮。當時,她被鎖在家中地下室的小房間中。當年,她只有13歲。紀錄片中,她回想起自己和姐姐會爭吵誰可以坐在小房間中那個狹小窗戶的旁邊,那裡是唯一能與外面世界連繫的地方。

「我不再有任何夢想,沒有任何渴望。」薩爾瑪在影片中提到:「時間是妳僅有的東西,但生命不再。這很瘋狂。」她開始寫詩,以此做為紓發情緒的方式,以此進入她無法接近的外界世界。

當她最後被允許踏出地下室時,那是因為還是少女的她被迫嫁給一位年長得多的男性。

薩爾瑪表示,在印度南部的穆斯林社群,所謂的少數民族法讓有關當局很難介入及阻止童婚。「我曾阻止過許多起童婚,但都只限印度教徒。」她表示:「我無法干涉穆斯林族群的童婚。」薩爾瑪的丈夫會打她,禁止她離開家門。

大膽揭露女性處境

他不希望薩爾瑪書寫,把她的筆記本丟掉;所以薩爾瑪開始撕下月曆紙一角,躲在骯髒的廁所裡寫字。後來,她的母親開始幫她把寫好的詩藏在待洗衣物裡,走私出來;而她的父親則幫她把詩作寄出去。

儘管過去不同意薩爾瑪的所作所為,甚至還抱有怨念,她的母親還是想要幫助她。「私底下,我希望她繼續寫詩。」薩爾瑪的母親在影片中表示。

在丈夫家禁錮了20年之後,薩爾瑪的詩作出版了,卻激怒了不少村民,原因是她把村民的生活和他們神聖的傳統向整個世界揭露。她的詩作大膽地談論了性、與丈夫間激烈的爭吵。這些作品讓那些原本被期待要閉上嘴、保持沉默的女性有了發聲權。

「她的作品喚醒了印度穆斯林社會的社會覺醒。女性值得更好的對待,她也說,這並不違反宗教和家庭。」一名當地記者這樣評論她的詩作。

薩爾瑪現在與2名兒子一起住在塔米爾納都(Tamil Nadu)省的首都清奈(Chennai)。她是在當選塔米爾納都社會福利委員會主席之後,搬至當地。

由於在極度保守穆斯林環境下成長,她的丈夫和兒子仍舊反對她寫作。此外,他們也不喜歡她不穿罩袍、激烈的性別平等精神,這些都違反了傳統和當地文化。

「孩子、婆婆、父親,親情盤根錯結;打不開,鬆不掉。」她在一首詩中寫出了她身處保守穆斯林家庭的心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