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菊地洋一:核電是充滿謊言的世界

立報/本報訊 2013.06.12 00:00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曾是美國奇異公司(GE)前原子爐設計師、福島第一核電廠施工總工程師的菊地洋一,12日在台灣大學演講,這是他第三次來到台灣,現身講述核電危害。

菊地洋一曾是GE培養派駐台灣的幹部,因台美斷交而留在日本,與台灣淵源深厚。菊地洋一懷抱夢想進入核工界,廣島的學長告訴他,這是男子漢該做的事,因為在廣島核爆之後,他們希望和平利用核能,但進去之後,他發現核電是充滿謊言的世界,有許多設計不良,施工、運轉失誤,卻因利益而被掩蓋,當時很憂心,不知道哪裡會發生核能事故!結果,1979年美國發生三哩島事件,1986年蘇聯烏克蘭發生車諾比事故。

核電像惡夢侵蝕著菊地洋一,他在33年前辭掉GE的工作,騎著50CC機車,到各地講述核電的危害。311福島核災後,大批核災難民到他所居住的九州自主避難,他整修自己的舊房子成為避難所。

▲菊地洋一感懷核電的危害,希望鄰國的台灣不要重蹈覆轍。(圖文/李宜霖)

滿分100 核四得3分

2003年,應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邀約來台,並參訪核四,他來台發現核四反應爐(ABWR)是實驗性的機組,這機組在日本已出現許多瑕疵,2006年再度應綠盟邀約,發現核四工地混亂,滿分100,他只給核四3分,但他認為分數應該是負的,還好台電願意讓他到現場看工程進行現況,視察後,還是只有3分。這次再度來台,台電拒絕讓他參訪,理由是因為他是「外國人」。

他認為,核四工程品質比一般日本大樓還低劣,核四的焊接,是由包商先焊接好,再組裝,但現場無人監工,不可思議。他表示,核電技術非常不成熟,技術有許多缺陷,工程包商包給下游廠商,但下游會掩飾問題,這是建廠的嚴重問題之一。他曾當過福島核一廠統籌,跟包商老闆開會,發現下游廠商私底下犯錯,不會承認,因為擔心被東京電力公司趕出,下游廠商不會告訴東電錯誤所在。

怕賠錢 有缺陷也不修

他擔任GE工程師期間,東電向GE買原子爐,試運轉期間發現許多缺陷,他告訴東電,東電卻不修理。東電為何告訴下游廠商不要修理?他分析,是因為擔心時間會再延半年,東電下令不准修改,擔心賠錢。待在核電廠的東電年輕社員擔心晉升問題,就算有問題也不敢向上級呈報,菊地洋一質疑,這種企業文化,難道台電沒有嗎?

地底下的活斷層會對核安造成危害,311大地震發生時,他很幸運不是在這些斷層帶上,但許多地震發生在外海,還有許多盲斷層,整個國土滿是地震帶,太平洋還有板塊、海溝、地層錯動,有很多破碎面。他直言,人類目前還無法克服地震帶來的危害。

工人處境缺乏關注

福島1號機進行內部改造,配管龜裂,為了搶修原子爐工程,讓許多工人曝露在輻射中,他也因進入現場被曝,10天之內無法再接近現場,還好後來檢查沒事。核電廠工人是高風險工作,必須承受被曝風險,被曝工人難以得到社會關心。他提到,許多優秀人才超過規定被曝量,無法再進去,目前東電指派浪人、失業者進駐,他提醒日本必須緊急培養人才,這是福島的危機。他也談到,核電廠金屬強度難以預測是否耐用,金屬配管可能出現龜裂現象,尤其爐心側板一旦出狀況將造成極大的危害。

菊地洋一表示,日本擁核派強調安全層層把關,但有「剩餘風險」,這是迴避問題的說法,因為風險由全體國民負擔,目前輻射仍持續擴散,福島核災沒有完全結束。

他說,核電在日本不是處於復興期,而是瀕臨絕種,政客卻還積極推銷到國外,如印度、土耳其等國,福島核災就在眼前,再怎麼復興,還是有限。即將邁入72歲的菊地洋一提醒政治人物:「技術是有限的,愈聰明愈有盲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