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失落的一代 陸畢業生日子難過

立報/本報訊 2013.06.10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今年夏天,將有近7百萬名畢業生從中國大學畢業。部分學生表示,他們將進入中國歷史上最糟糕的就業市場。據《環球郵報》報導,在美國千禧世代的處境好轉,失業率下降,工作前景逐漸明朗,經濟衰退的跡象已開始消退。

在中國,年輕世代才要頭疼。

持大學文憑 仍找無頭路

7百萬名學生將從中國各大學畢業,再創歷史新高。其中只有27%的北京畢業生和30%上海畢業生已取得工作機會,這是歷史最低。

這波失業畢業生將加入目前為數眾多的失業、受過教育中國年輕人行列。過去10年來,中國大學生的數量增加了6倍,然而,白領工作的數量並未隨之大幅增加。根據《中國青年報》,從2012年起,職缺數量減少了15%。

▲上海的復旦大學畢業生參加畢業典禮,圖攝於2011年7月2日。(圖文/路透)

事實上,那些就讀大學的人可能是境況最糟的一群。20歲前半的青年中,失業率最高的是擁有大學學歷者,比僅有小學文憑者多出4倍。隨著中國經濟成長減緩,HSBC和Motorola等跨國公司逐步減少中國當地公司人員數量,這也讓職缺短少的情況更為惡化。

部分中國媒體稱今年是史上最難找到工作的一年,比起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高峰時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國政府擔心這個問題,正試著要提出促進就業方案來幫助年輕失業族群。中國總理李克強更提出,要將促進就業成效列入地方官員評等的標準。今年5月,中國政府誓言要創造9百萬個都會區的工作機會。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表達了對千禧年世代困境的迫切關心。5月時,他造訪了於天津舉辦的一場校園徵才博覽會。「就業是人們生存的基本。」他表示:「沒有經濟成長,無法解決就業問題。」

北京官員可能對青年人和受教育階級的不滿特別敏感;畢竟,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就是由對現狀不滿的年輕人所領導的。然而,對於那些已經取得工作機會的人來說,生活也並不容易。日前一起過勞死事件,再度引起中國民眾對於青年上班族的艱難處境的熱烈討論。

過勞問題嚴重

日前奧美廣告中國分公司的一名24歲員工李淵(音譯)在辦公室裡心臟病發過世。李淵生前已連續加班1個月,從未在晚上11點以前離開公司。在他微博的最後一則發文(由兄長代發),可明顯看見年輕人告別世界的惆悵:「再見了,我愛的人們;再見了,這個世界。」有超過1萬5千人在這則發文下留言。許多人都說,是工作殺了他。

「無論你在什麼產業工作,工作超時絕對不是你的選項。安息吧。」其中一人在微博上留言。

2011年,普華永道(PWC)上海一名員工的死亡也引起網友憤怒,懷疑她的健康是因為工作過度而遭到損害;死者友人說,死者每週工作時數超過120小時。

根據《中國青年報》的報導指出,中國每年有近60萬人因為工作過勞的相關疾病而死亡。2012年一項由顧問公司Regus所進行的研究發現,3/4的中國勞工表示自己的壓力越來越大,中國成為全球壓力最大的國家。有一些年輕人表示,他們想離開中國,就算中國的經濟成長比西方已開發國家來得快。

經濟提升 卻買不到幸福

由Tencent News製作,Tea Leaf Nation的卡特(Liz Carter)所製作的一段影片中,記錄了中國年輕工作者的焦慮。影片中描述了3位主角的困境。周月(音譯,Zhou Yue)因現況而感到焦慮,這名職校畢業的25歲白領很想離開中國,尋求更好的人生。25歲的勞工孫瑜(音譯,Sun Yu)無法準時上班;而影片的敘事者,26歲受過良好教育的白領,他希望自己有能力買輛車,但從未想過自己買得起房子。

「日復一日,同樣的工作,同樣的會議,一樣枯燥,一樣無聊,還是一樣煩惱。」敘事者這樣說著。過去20年來,中國的經濟表現讓全世界豔羨,但是一般民眾的幸福感卻未隨之提升。根據南加大的艾斯特林(Richard Easterlin)所進行的研究,目前中國人民對生活滿足感的評分並未高於1990年代早期的評分,當時中國經濟的規模還很小。

這可能是因為中產階級興起時,人們的期待也變高了。提供從搖籃到墳墓保障的社會安全網已不復過去穩定。「因為工作場所的競爭激烈,加上生活步調越變越快,中國的都會居民對於加班早已麻痺,除非生命受到威脅。」《環球郵報》北京工作人員李宛(音譯,Li Wan)表示:「中國人的勤奮是時勢所逼,不是天性。這種勤奮是要付出高昂代價的,不只是心理健康層面,還有生活品質方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