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翻轉部落未來 原民青年促改變

立報/本報訊 2013.06.10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據《國際新聞服務社》(IPS)報導,每當莎拉.史奇林(Sarah Schilling)遇到自己部族的其他人時,她慣常用下面這句話來打招呼:「Aanii Sarah Schilling n’diznakaas」翻譯成中文的意思是「你好,莎拉是我的英文名字。」

「這種語言叫做Anishnaabemowin,是歐達瓦(Odawa)原住民的語言。」史奇林解釋。她是北美原住民部族歐達瓦印地安人中的Little Traverse Bay Bands部落成員。從2009年開始,她和她的同儕決定要成立該部族第一個青年議會。

這並非兒戲。史奇林和議會的其他成員制定了他們自己的憲章、細則和行為規範。史奇林安排各場會議和活動營,討論與她同輩的原住民青少年會遇到的各種問題,像是酗酒和預防自殺。

「我想,來自部落的年輕人對於他們身為美國原住民的身分感到困惑。」史奇林表示。雖然她認為在兩種文化世界中生存可能是一大考驗,但她也覺得在美國的教育體制中常把美洲原住民描繪成「有攻擊性的壞人。」

史奇林表示,美洲原住民除了串珠和羽毛,還有更豐厚的文化;但是在都會環境下,原住民青少年很難適應。史奇林自己在6年級過後,選擇在家自學。

她是「2013年改變冠軍班」(2013 class of Champions for Change)成員之一;該計畫是由華府非營利組織「美洲原住民青年中心」(Center for Native American Youth)所推動的新計畫。

該中心主任貝利(Erin Bailey)表示,美洲原住民占美國總人口的1.5%;但是全美的遊民人口,有12%為原住民。

「我們希望透過計畫,能夠形成一個真正能用於該社群的論述,分享影響人們生活的啟發性故事。」貝利表示。

該計畫表揚5名美洲原住民青年對於社群的貢獻。從健康照護到教育,這些「冠軍」的年紀從14到22歲不等。

女孩分享抗癌經驗

費爾茲(Cierra Fields)也是名「冠軍」。這名女孩在5歲時克服癌症。費爾茲說,她「與黑色素瘤一同長大」。

現年14歲的費爾茲,屬於奧克拉荷馬州的查洛基部落(Cherokee Nation)。透過她的故事,她鼓勵人們開始談論癌症的議題。她也分享了預防癌症的方法。

對參與頒獎典禮的觀眾來說,費爾茲的故事大大地打動了他們。「有些年輕人聽到我有黑色素瘤時會非常震驚。」費爾茲表示:「當我分享自己的故事時,他們理解到就算他們還非常年輕,也是有可能會得到癌症。」

費爾茲也是「查洛基部落青年團」(Cherokee Nation Youth Choir)一員,能夠以查洛基語進行對話。

蒙大拿青年拯救瀕絕語言

來自蒙大拿的19歲甘(Vance Home Gun)傳播大眾對薩利許語(Salish)的認知。他表示,這種語言正在死亡。

甘屬於Confederated Salish & Kootenai部落。每週日,他會幫一群對學習薩利許語有興趣的學生上4小時的薩利許語課。甘也幫助推廣於公立學生開始薩利許語課程。他認為語言不僅僅是溝通的媒介,也是文化的一部分。

「現在只有40到50人說薩利許語。因此,要讓我們的文化透過語言傳承下去,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想要在大學中主修語言學和人類學的甘表示。

讀書會建立族群自信心

這些冠軍之中,有些人已經想好自己的職涯之路。對來自加州傑克森市的14歲布朗(Dahkota Brown)來說,他想要進入法學院就讀。「我想要當一名部落法官,或許還能夠成為美國最高法院第一名原住民大法官。」屬於Wilton Miwok部落的布朗表示。

布朗創立了一個名為「原住民學生教育提升努力會」(Native Education Raising Dedicated Students, NERDS)的讀書會,這個讀書會幫助原住民學生跟上學校功課,布朗的目標是要幫助來尋求讀書會幫助的學生「建立起信心」。

布朗表示,他之所以創立這樣的讀書會,是因為他讀到一篇雜誌文章談到,美國原住民青年的自殺率和輟學率非常的高。「我也注意到我周圍的原住民學生在校表現並不理想。」布朗表示。

美國原住民學生之所以課業落後的原因有很多,但是「霸凌和批評會傷害他們的自尊心。」他表示。布朗自己也是霸凌的受害者。他因為留長髮,被同學笑稱是個「女孩」。「這是我家的習俗,除非我家中有人過世,不然我不能剪頭髮。當我試著要解釋時,其他學生不願意理解。」他說。

他的同學也不習慣他所穿的服裝。「我喜歡在帽子上別羽毛,穿原住民服裝。因此,我因為我的傳統文化而特立獨行,人們會拿我開玩笑。」布朗說。

但是,這並沒有阻撓他對於身為美洲原住民的認同,也沒有讓他失去成為「改變冠軍」的動力。而這次獲獎,更讓他的帽子上多別了一根羽毛。

美政府漠視原民

然而,也有人直陳美國政府對原住民議題漠不關心。來自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加勒果斯(Joaquin Gallegos)直指問題所在。他說,美國政府對於那些國際認可的原住民自治國條例一點也不尊重。

「因為美國並未實踐義務,原住民族的教育、經濟和健康狀況都出現負面結果。」加勒果斯說。他屬於聖塔安納帕布羅(Pueblo of Santa Ana)的吉卡里拉的阿帕契人。「這是目前美國原住民人口面臨困境背後的法律和政治因素。」

加勒果斯他參與了一項欲改善美國西南部印地安部落口腔健康的計畫,因而獲獎。這名22歲的青年希望能夠投身改善原住民居住地區健康照護設施領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