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民進黨放棄法理台獨?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3.06.10 00:00
在出訪美國前夕,蘇貞昌在短短一個月內,倉促向美方遞交兩項「兩岸口試審查資料」,第一是舉辦首場「中國事務委員會」,第二則是回到黨的倉庫翻出《台灣前途決議文》,高喊台灣不必再搞台獨。兩個動作的目的,無是要說服美方相信「我不會成為麻煩製造者」,但結果真能如願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蘇貞昌面對黨的眾多兩岸文件,並不夠誠實。

◎矛盾的歷史文件

所謂民進黨有關兩岸的正式文件,大抵上包括以下四份:

一九九一年: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

一九九九年:民進黨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

二OO四年:民進黨通過《多元族群決議文》

二OO七年:民進黨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

非正式的文件,以近期來說,則是蔡英文競選二O一二年總統期間,所主張的「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

而蘇貞昌日前在接受《聯合晚報》專訪時,有關「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的談話,主要就是以《台灣前途決議文》為基礎。

但問題來了,如同以上所列舉的,民進黨對兩岸的正式文件共有四份,如今蘇貞昌選擇了其中之一來標示自己的立場,那麼另外三份呢?是形同作廢,還是「暫時用不到」?

再進一步來說,蘇貞昌主張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與台獨黨綱、《多元族群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無論是對國號的態度,對主權現狀的描述,甚至是實踐的策略,其實都是相互矛盾;而這三份文件,卻又都是經由民進黨全國黨代表大會所通過的事實,如果蘇貞昌只挑其中一項來講,那必然會與黨的其他文件相互扞格。

但是,決議文彼此互斥,只是問題的其中之一。更嚴重的是,它們真的具有可行性嗎?

◎自欺欺人的論述基礎

先以台獨黨綱來說,扁在執政時期,就已公開聲明台獨是自欺欺人,正名制憲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試問,當年揭櫫一邊一國的扁都做不到了,中美G2主導世界格局已經成形的現在,還做得到嗎?

更甚者,民進黨人都曉得,所謂的決議文,都是在「不敢動台獨黨綱」的情況下,以新增決議文的方式避開修改黨綱的爭議。所以,在一九九九年後,開始有人以「新壓舊」的邏輯將《台灣前途決議文》,視為取代台獨黨綱的文件,而這,也就是蘇貞昌喊出「不必再搞台獨」的論述基礎。

但如果《台灣前途決議文》真能覆蓋之前通過的台獨黨綱,那麼,依照相同邏輯,目前民進黨的立場,應該是以O七年通過的《正常國家決議文》為主,亦即強烈反對中華民國國號,追求正名制憲。而事實似乎並非如此?

只是,這五年多來,民進黨的立場始終處在未定論的階段,黨內天王各有各的主張,期間蘇貞昌回到《台灣前途決議文》基礎拋出「台灣共識」,游錫堃繼續追求正名制憲,呂秀蓮主張「九六共識」,謝長廷標舉「憲法各表」,蔡英文則認定「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各吹各的調,外人是霧裡看花。

尤其,過去謝長廷與筆者聊天時透露,當年他在競選總統時,游錫堃在缺乏事先溝通的情況下,就拋出《正常國家決議文》,事後這就成了他的選舉障礙。

換言之,民進黨不僅是決議文相互衝突、天王立場各異,甚至還有些正式文件是拿來「扯後腿」用的。這些既存事實,難道蘇貞昌都視而不見嗎?

◎放棄法理台獨不能曖昧不清

日前大陸政協主席俞正聲明確表示「民進黨敢不敢放棄法理台獨?」「只要不再主張台獨,我們就會跟他們接觸」。這席話,對民進黨而言是一條全新的紅線,因為,對岸已經從過去抽象的「反對台獨」,到現在改為具體的「放棄法理台獨」,這樣的轉變,民進黨並未做出正面回應。

但反過來看,維護中華民國,跟放棄法理台獨是不是一體兩面的事?同時,蘇貞昌主張維護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談話,是不是可視為同意維護中華民國?如果兩者都是,那麼,蘇貞昌是不是在呼應俞正聲的說法呢?

所以,不可否認,蘇貞昌這席談話對中國大陸而言,某種程度似乎可解讀為一種善意。但是,《臺灣前途決議文》卻又明確主張,「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這顯然又與對岸呼籲的「放棄法理台獨」相互衝突。

回顧過去相關論述,蔡英文「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的主張,基本上已是台灣多數人的共識;某種程度上,也與《多元族群決議文》的「中華民國認同與台灣認同應互相接納」相互契合。更重要的是,這項概念,明確揚棄「公投」概念,簡單說就是放棄法理台獨,這比起《台灣前途決議文》是更前進一步。

在二O一二總統大選前夕,蔡英文將個人的主張,冠上蘇貞昌的「台灣共識」名稱,這代表兩人其實都是以台灣主流意識作為基本立場。所以,事後許信良就公開呼籲民進黨中央應將蔡的總統政綱列為黨的正式文件,目的,就是要讓這個走了十多年才好不容易淬煉出的概念,取代黨內幾項早已顯得老態龍鍾的決議文。

然而,現在的蘇貞昌,或許是因為權力的作祟,刻意迴避蔡英文的主張;甚至,去年底謝長廷在中常會上提案要求檢討、整合決議文,也被蘇貞昌含糊帶過,以人廢言,只為了權力鬥爭。

所以,蘇貞昌此行前往美國,表面看似已將「面試資料」備妥,但美方不會不曉得,所謂的「中國事務委員會」,不過是臨時搭台充當門面;同時,也將懷疑蘇貞昌在沒有整合黨內眾多決議文的情況下,挑選一份十四年前的主張,會不會哪天又變卦了?

也就是說,當年扁執政時期的搖擺與動盪,迄今仍是美方心有餘悸的夢靨,如果民進黨還不用具體行動、文字,確立黨的論述,美方必然會憂心,今天的蘇貞昌因為要扮演「和平締造者」,所以挑《台灣前途決議文》;假如哪天要吵架,或是需求不一樣了,會不會又將《正常國家決議文》從庫房搬出來用?

如果光是整合黨版文獻都做不到,美方有可能會對蘇貞昌產生信任嗎?更別說一位要選總統的人,能這樣輕率處理攸關亞洲和平的兩岸政策嗎?

◎整合決議文勢在必行

民進黨若要重返執政,就必須要誠實面對自己、誠實面對黨員、誠實面對支持者,誠實告訴大家「法理台獨」已經不具可行性,並進一步以「可行性」作為論述基礎,整合翻新民進黨的主權論述,而「中華民國」,則會是國、民兩黨的最大公約數。

所以,在基於為黨爭取最大利益的基礎下,期待民進黨在下次全代會,能提出《維護中華民國決議文》,以具體作為,讓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成為「台灣共識」。

為了黨好,六月底即將前往香港舉辦研討會的謝長廷,須慎重思考,屆時是否應該在台、美、中各國的關注下,呼籲整合黨各項決議文的主張。如果他能這麼做,確實有助於民進黨在兩岸中找到關鍵位置,這當然也會比他重申憲法各表還要更具貢獻。

更重要的是,民進黨在通過全民調的提名辦法後,支持度持續大幅領先其他人的蔡英文,有極大機會再次代表綠營參選二O一六總統大選。因此,蔡英文應撇開派系競逐的思考,全力支持謝長廷的提案,並要求黨中央整合台獨黨綱及相關決議文,徹底解決長期存在的矛盾現象,才可能走完重返執政的最後一哩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