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貓眼的世界:專業的天堂地獄

立報/本報訊 2013.06.06 00:00
■黃懷軒

設計工作上總是有開不完的會,工作會、審查會等一大堆嘰嘰喳喳的會,絕大部分都是些「有用的」廢話,或是一些言不由衷的話(尤其是官員很多的那種),人人都顯得重要的不得了;通常這種時候我的思緒都在九霄雲外,想著風、想著雲、想著青草地,或想著我上輩子究竟是造了甚麼孽以致於我現在要坐在這裡?

我們總在不知不覺中變得世故,被生活中的存亡利益絆住,許多的不得不就讓我們限縮在一個只在乎自身利益的框框,遺忘世界、遺忘世人,甚至遺忘自己到底是來幹啥的。腦子裡時常想著這種問題大概有點庸人自擾,但我也總是驚訝真的有人可以完全不想,就這麼認為理所當然的滿口利益,做著一堆損人利己的事,貪婪的盤算著自身的利益並且自顧自的活著。所以我寧願想著與世無爭的風,自由自在的雲,身不由己走不了,但起碼可以靈魂出竅。

執行業務的時候腦子總是不時浮現「專業」兩個字,但所謂的專業有時是很虛浮的,除了科學定律、設計或工程理論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是變動的,面對不同的基地、不同的對象、不同的需求,都該會有所調整;或者說,專業這東西不只服膺於知識或理論基礎,還有人性,但卻無論如何都不該服膺於一種私人利益。於是我忽然明白,專業這種東西其實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有一種價值觀。

我想我算是蠢蛋一枚,很晚才開竅。只是這麼想來,當年讀到王大閎建築師的那段話為何覺得心有戚戚焉也就有道理了,那段話是這麼說的:

「每個人都生活在現實與理想之間,精神和物質之間。兩者之間的距離越大,我們越不滿足現況。為了追求理想,往往付出極大的代價。

建築是理想和現實之間的一座橋樑。每一棟住宅,每一所教堂,每一座音樂廳或是辦公室,都在實現我們生活中的一種需要和理想。

我認為,不論是天堂或地獄,都是人自己造成的。」

面對世上的許多事物我時常都無言以對,尤其是牽扯個人、藝術、宗教、情感等一些不該訴諸言語的事物。面對這些應該只存乎一心的東西,多說一個字似乎都是一種褻瀆。我也時常懷疑人和人之間究竟有沒有溝通這件事的存在,絕大部分的所謂溝通常常都只是一堆無謂的語言堆疊,人們永遠不會了解究竟可說的與不可說的界線。但當然,現實面及工作實務上什麼都可以說,而且只要大家有相通的概念就可以溝通,而這概念是單純的貪婪或是其他的價值觀,也造就了我們通往天堂或是地獄的道路。

(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