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對抗失業 希臘畢業生謀生艱困

立報/本報訊 2013.06.06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希臘校園的測驗季節已經到來。但是對許多被稱為Panhellenics的畢業班學生來說,他們面臨了雙重壓力,一方面要加緊努力背書,通過考試;另一方面還要擔心,不久之後踏出校園,便要進入歐洲有史以來最糟的就業環境。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希臘青年失業率為64.2%,為整個歐洲大陸比例最高的國家。那些16至25歲的青年現在成了危機世代。

在雅典的斯波地(Spoudi)學校,夢想一再被擱置。該校的畢業生希望能夠有一份穩定工作,希望擁有充滿機會未來。但出現的只有失業和不確定性。

在一堂最後的數學課上,學生們努力要解出複雜的代數問題。但是,要如何在今日的希臘景況下保持樂觀,可能才是最難解的方程式。

18歲的薛爾登(Nathalie Scholden)表示:「我對自己的未來並不確定。」她希望能夠繼續研讀經濟。「我想我不會留在希臘,因為這裡的失業率過高,薪水也很低。很多與我同齡的人都有同樣想法,如果我們留在這裡,卻沒有人得到夢想中的生活,那為什麼我們要留下來?」

在其他的學生之間,也少有人抱樂觀看法。有人想過要離開雅典,到鄉下去;也有人因為缺乏工作機會,決定要投身農耕。

「在今日的希臘,你不可能做你想要做的工作。」17歲的德拉庫拉斯(Alexandros Delakouras)表示:「在我的國家,要找一份工作非常困難,但我會努力嘗試的。」他微笑著補充說:「或許在上帝的幫助下,我會成功。」

找無頭路 試試國外

3年前,在希臘尚未開始接受第一波金援,也尚未開始隨之而來的撙節政策之前,當時的失業率低於12%。但現在,失業率高達27%。

在年輕人之間,從2010年5月起,失業率超過2倍。經濟衰退造成嚴重影響,但是造成這種具傷害性後果的主因,非國際債權國所要求的緊縮政策莫屬。

所以最有天份的一群人決定離開。23歲的法律研究生札哈古(Christina Zahagou)就是其中之一。移民到德國的希臘人,去年增加40%。札哈古因為一直找不到工作,最後決定跟隨潮流。

「我不想要離開我的朋友和家人。」她表示:「在國外,我不太容易交到朋友,至少頭一年是這樣。但我別無選擇。這是我要做的犧牲,因為我在希臘找不到任何希望。」

人才外流的速度越來越快。日前特莎羅尼奇大學(University of Thessaloniki)所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從2010年危機開始起,已有超過12萬名專業人士,包括醫生、工程師和科學家等,離開希臘。

當年輕、有專業技能的人移民海外後,開始為本國的未來造成麻煩。國內人口老年化,出生率下降,在在阻礙了希臘成長的前景。

「經濟不會復甦了。」札哈古表示:「因為受過教育的人都會出國找工作,留下來的是年紀較長的人。這表示希臘不會有發展。」

青年創業 自立自強

但是,有些年輕人正在對抗這股風潮。希臘的青年創業正在勃興,其中一個成功故事來自Glovo。這間不久前才開創的公司,是由一群20多歲的青年創業家所創辦。該公司為大型活動尋找並招募志工,在日前的一場創業競賽中,贏得贊助。

在Art Athina這場於希臘首都舉辦的國際藝術展中,數十名志工提供了各種服務,包括招待訪客、提供畫作資訊等。Glovo共同創辦人孔斯坦尼迪斯(Aris Konstanidis)表示,希望年輕人不應該接受失業的折磨。

「許多人認為金融危機是死路一條。」他表示:「但我認為這是走出我們舒適圈的機會,形塑我們的未來,並拋棄所有做事的負面方式。」

他所提出的方式是以一個嶄新方式去看待青年失業的問題,然而這在希臘是少見的樂觀聲音。「希臘許多年輕人害怕嘗試新事物。他們會做父母所建議的事。但是,在現在的氣候下,這樣是找不到工作的。」「我們希望賦予年輕人動能,讓他們能夠自立。他們,我們,必須成為希臘的領導人。」

雖然該公司所提供的大部分工作機會為無給職,但是這種鼓勵年輕人完成一份工作的精神相當迷人。21歲的安傑羅斯普羅斯(Konstantinos Angelosopoulos)已為Glovo擔任志工5個月了。他表示,他自己試著藉此盡可能累積工作經驗。

「我一直思考無業的情形。但這是唯一可以克服危機的方式。我們必須要前進,必須要對抗。如果我們停下來,問一問到底發生什麼事,或是問說那我該怎麼做,事情不會有所改變。」

重建未來 不能沒有年輕人

在今日氛圍之下,傳統的態度已受到動搖,這可能是好處。但是處理危機需要能量和運氣,大部分人兩者皆缺乏。

這個古老國家充滿了年輕活力。而年輕人也是這個國家未來重建時所需要留住的資產。但是現在,這些年輕人太常受到危機影響,於國內失業或到海外找工作,形成了今日希臘失落的一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