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強酸 大雨特報 香雞城

為人而在 —— 王鐘銘談環保與同志

yam蕃薯藤新聞/成蹊 2013.06.06 00:00
三月九日,反核群眾走上街頭,各自簇擁標語、口號,為了換回一個安全而潔淨的非核家園。反核遊行歷經三年,今年參與的人數最多、迴響最大,遊行隊伍中也能見到許多不同族群的現身,各自以不同的訴求和身分,反對核電廠的建立,「身為遊行籌備者,這就是我們期望的:展現多元的、眾聲喧嘩的、繽紛的景象。」跟著反核運動走過三個年頭,綠黨黨員王鐘銘這麼說。投入綠黨的這些年,王鐘銘持續關注著台灣的環境議題,著力最深的便是他的故鄉──淡水。他並不諱言自己參與環境運動「一向不是因為愛地球、愛自然的立場,我大部分的環境運動是扣緊人的生活,譬如建立自然保留區的目的不是把所有人趕走,而是因為這個地區是人和自然互動的場域,需要被保護。」 面對許多開發派人士質疑環保人士「愛鳥、愛樹,就是不愛人」的言論,王鐘銘選擇用「人」的角度關注自然,「我愛人多過其他事物,因為喜歡人、珍惜每種生活,環境保護就會變得很重要。」這樣獨特的觀點其實來自於對同志文化的體會,同志運動非常重視個人的生命經驗,不論訴求理論多麼高深而複雜,最終還是會回到個人的故事,為冰冷的理論添加溫度,參與其中的也不再是空泛的「人」,而是具體的生命故事,「這是同志運動讓我非常感動的事!」王鐘銘將這樣的觀點放入環保運動中,在看似與人類無關的議題上,帶入在地居民的想法以及和土地的關聯,給予社群更豐富的面像,也讓環境問題不只是環保人士的問題,更與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緊密連結。 另一個讓人好奇的問題是,為什麼許多同志對於環保議題特別關注?不只是台灣,國外的綠黨、環保團體也都有很大比例的同志參與。「我猜想可能是我們有共同受壓迫的歷史吧。」回顧同志一路走來受到的威脅,不外乎資本主義、父權、不民主的威權,而環境保護也是如此,甚至女性、原住民所遭遇的歷史也極為相似,自然而然便會成為盟友,共同抵禦敵人。王鐘銘也強調,同志參與環保運動,其實給予環保很不一樣的觀點,「譬如我重視個人生命經驗、人和人以及人和群體的關係,這是我參與同志活動、同志運動社群所學到的態度,對於壓迫的敏感度也是同志族群給我的影響。對我來說,這種背景是難能可貴的,我們都可以以生命經驗、思考邏輯做出一些獨特的貢獻。」同志帶入自身被壓迫的經驗,或是舉辦遊行、抗爭的經驗,都能夠給與環保運動新的想像。另一方面,環保運動對同志而言也是具有意義的。「就像成蹊最近幾期雜誌我非常喜歡,因為很像百工志,大家會知道同志在各行各業裡的樣子,環保也是其中之一,讓不同面貌的同志呈現出來。」目前社會大眾對於出櫃同志的印象大多是光鮮亮麗的影視名人,但這樣的想像太過狹隘了,「當各種不同的同志樣貌不斷出現時,不管是社群內還是社群外,同志的面貌都會變得更完整。」同時,這也是鼓勵青年同志走上環保、政治的最佳宣傳,給予他們更多關於未來的選擇。 不論是環保運動,或是同志議題,王鐘銘選擇回到「人」的觀點去解釋,如何讓憂慮被群眾接納、理解,並進而獲得溝通對話的機會,有賴於人的相互尊重與愛惜。保有人的溫度,或許便是王鐘銘能夠堅守環境保護的原因吧。當他結合了人的力量,手牽起手,便同時凝聚了人與土地、人與自然之間的情感,那份勇氣和力量將會更為強悍,也更能抵抗那無所不在的威脅與恐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