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有著東方臉孔的天使 ── 許佑生《男婚男嫁》阿官角色分析

yam蕃薯藤新聞/大狗 2013.06.06 00:00
在現實生活中,作家許佑生在1996年舉辦了台灣第一場同志婚禮,引起了相當大的轟動;而在他筆下,阿官是的《男婚男嫁》書中主人翁小祖在紐約留學時遇見的好友,兩人在亞洲交友中心的集會相遇,因為同樣來自台灣,又有著相似的成長背景,很快就變成情侶。 個性上,阿官嘴甜、個性溫柔、對小祖十分包容體貼,讓小祖因為自我放逐到異鄉而萎靡的身心如沐春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阿官與小祖藉故離開集會,到小祖常去的「大杯子」咖啡店。兩人坐下,阿官說:「我想那個聚會裡的人,現在一定很恨我」小祖問他為什麼,阿官回答:「因為,我把會場上最好看的人帶走了。」把小祖逗得心花怒放。 也正是因為阿官的溫柔體貼,讓小祖願意與她相守一輩子的關鍵,在阿官家過夜的第一晚,睡在阿官外甥的嬰兒房哩,小祖第一次感受到了愛情的喜悅與性愛的美好;而除了喜歡搞笑以外,阿官也有深情的一面。在婚禮的早上,阿官發現小祖很緊張,要他坐在他身邊。小祖開玩笑:「大概因為第一次吧,也許下回就不會了。」阿官立刻反擊:「下回? 好啊,那你想結幾次婚? 我不管你要結多少次,只要每次都是跟我。」兩人之間頓時充滿溫馨甜蜜的氣氛。 然而在一派輕鬆與深情的形象外,阿官也有其人性的缺陷。舉例來說,阿官與小祖決定結婚之後,一次在朋友家的偷吃,讓他深深覺得對不起已經承諾要結婚共度一生的小祖,於是在結婚前夕,決定向小祖坦承,小祖認為這是「婚前行為,既往不究」,彷彿同志放諸四海的國際準則。接著,換小祖坦承在阿官跟朋友上床的同一個晚上,與另外兩個朋友在一張床上三人行,就輪到阿官面色凝重了。先是凝視小祖,僵持一陣之後,然後慢條斯理的說:「罰你終身監禁,在我身邊坐一輩子的牢,不准離開。」 阿官八面玲瓏,甜言蜜語的形象在《男婚男嫁》之中十分鮮明,容易讓人忽略了他內心真誠的一面,像是儘管表面上滿不在乎,但是要向家人告知他即將與男友結婚的消息時,仍免不了流露徬徨與猶豫的情緒,除了妹妹外,其他家人似乎都寧願把阿官的性傾向當成半公開的秘密保守著。在這樣略顯緊張的家庭氣氛下,果然一向沉默的父親突然怒不可遏,雖然預料到父親會有這種反應,阿官仍然口氣夾雜著憤怒與悲傷地哭訴:「爸,你有想過一下下這些年,你的兒子因為是同性戀,過得苦嗎? 生活好不好? 我說我曾經想死,你也不關心我那時到底過著什麼日子? 你的面子就比你小孩的命重要? 我很遺憾傷了你和媽的心,但我沒做錯。」說完,阿官就拉著小祖起身,「如兩條冤魂黯然離去。」在回程的車上,阿官啜泣著向小祖道歉。但是兩人之間卻因為這樣的過程而產生了更深刻的羈絆。 阿官角色的矛盾性無疑成了本書最大的張力,與家人之間看似癒合的傷口,卻又在追求幸福的同時,又被無情的撕開,他用盡了力氣想成為小祖的支柱,但是在情感脆弱的時刻,只有小祖可以了解他內心的感受,安慰他,讓他靜靜的哭泣。從熱戀時的甜言蜜語,通知家人要與另一半結婚時的坦誠告白,到進入婚姻階段的相互依存,阿官對小祖毫無保留的真誠,對兩人的關係提供了溫暖的支持力量。《男婚男嫁》中阿官的形象,無疑是所有想要進入長久穩定關係的男同志們理想中另一半的形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