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花東要說話:把人趕走,以利「無聲開發」!

立報/本報訊 2013.06.04 00:00
■Namoh Nofu

「Palicanlian」,原意為「擦、搓、揉」之意。舊時高灘多為各部落牛隻放牧區域,牛隻休憩時會找上堅硬的苦楝樹磨擦背部,所以稱Palicanlican。而Palicanlican以及Takomo都在Cidihan(沖積扇)內,周邊各部落包括太巴塱、阿多莫、加里洞、馬太鞍幾個部落的耕地都於此。

Palicanlian在前幾周被花蓮縣府插牌公告,17日前要強制清除地上物,仍在現地耕種的族人突然被告知,慌張的無所適從,且落下眼淚。

這片面積廣達1千4百公頃的沖積扇,歷代都是各部落耕地,數十年間花蓮縣府提過不下5項開發案,覬覦著這片豐饒的沖積平原。去年縣政府在「花蓮縣綜合開發計劃」裡便將70公頃的「國際級F1賽車場」納入開發計畫,在該案未過後,旋即又提出佔地30公頃「國際級愛狗樂園」,速度之快之急躁,面對不間斷的開發計畫族人們疲於奔命,也無力面對。

上週,縣府在未說明情況下突然插牌公告要清除地上物,拆遷戶之一70多歲的阿公陳春生說,民國97年他們就持續申請保留地,但政府不但遲遲不核准,現在動用公權力趕他們走。阿公哭了:「從小跟老人家在這裡種地瓜、花生等農作,原本這還有30、40戶的聚落,蓋了堤防就趕族人走。這是祖先的地,我還有什麼可以留給子子孫孫啊?」

一吋吋土地都是,部落歷史。

Palicanlican是七腳川為Rakay尋仇的古戰場,征戰過程七腳川遇上和太巴塱攻守同盟的馬太鞍部落,馬太鞍戰士Kalahliw fadah與七腳川巨人Mawran決鬥的地方就是此地,時間應該在達固湖灣事件前4、50年,約1830年左右。

因近太巴塱處是個大狹灣,水道的轉折點受水流衝擊又強掏蝕最深(沖積扇處稱Cidihan),七腳川社要跨越河面直接打太巴塱實不可能。馬太鞍戰士獨擋七腳川大將,最後KalaLiw fadah得勝,七腳川軍一一跳下河床竄逃(Satefu milaliw跳下跑走),因四散的七腳川人就在馬太鞍溪入花蓮溪段,所以便稱作Satefu。

當時的水道依日治時期馬太鞍溪(Stefu)河道圖,的確較靠北方(而後建堤防,水道固定),也就說今日馬太鞍、阿多莫、加里洞區域皆靠現「萬榮開發區」一方,也因此在線開發段裡有多處聚落舊址。最晚離開的Kacaw Oliwa約民國60年左右,最後因河道築堤被迫遷居!但加里洞、阿多莫、馬太鞍、太巴塱族人農地仍持續耕種。

6月1日我們去Palicanlican舊聚落不但找到手動水磊、舊建築地基、石砌板頁岩、60年山鬃樹、水井,舊教會地基也在現地。這片土地不但是部落歷史,也是世代耕地,族人從未放棄自己的權利。如今縣府公告限期6月17日要將當地耕地剷除,完全是強盜行為,我們會誓死抗爭!(太巴塱青年)

相關影片可參考以下網址:http://goo.gl/p74u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