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女人、小鳥、星星 米羅真跡開箱

民生@報/陳小凌 2013.06.03 00:00
圖說:米羅「帶著漂亮帽子的女人,星星」畫在史博館開箱。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女人」、「小鳥」、「星星」構成世紀藝術大師米羅的繪畫元素,鮮明的色彩及抽象但清晰、具個人特色的繪畫語彙,在不同的材質上呈現他所創造出的符碼,彷彿能穿越天際、星辰,到達浩瀚宇宙,再將所掌握的宇宙星辰捕捉回地球的一張紙上。

來自西班牙巴塞隆納的米羅基金會、馬約卡皮拉爾米羅基金會美術館,以及米羅家族的收藏品,今天運抵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女人‧小鳥‧星星─米羅特展》,將於6月8日在史博館盛大開展。86件油畫、版畫和雕刻作品,多為米羅1960、70年代風格成熟代表之作。

史博館長張譽騰指出,在米羅長達90年的人生歲月中,不斷地嘗試各種不同材質的藝術創作,包括油畫、版畫、雕塑與複合媒材等,以自成體系的符號密碼,向觀眾表現他心中的宇宙世界。米羅曾說:「我感受到以最小的東西來達到最大的效果,我尋求的是不止靜的動態,就如尋找一種無言的說服力一樣」。

自1960年之後米羅進入新的創作路線,繪畫風格更趨簡約,有如兒童般的隨性、自由,畫面看似靜止,卻又能感受到其無限的延伸,恍若有著自己源源不斷的生命力。

今天開箱的作品:「帶著漂亮帽子的女人,星星」,是1975年米羅為阿西西的聖方濟的詩「太陽之歌」所繪製的一系列版畫後,又以油畫來表現水滴造型女人。畫面中米羅以搶眼的紅色標示出女人主角的身分,左右兩側各以米字星及黑色圓點完成結構上的平衡;背景的藍色,運用筆觸,創造出一種具有質地紋理的效果。

「太陽下的人物與小鳥」畫作,在白色的背景上畫了一輪鮮豔的紅色太陽,環繞著像行星一樣的黑點,人物則在下方以藍色主調來呈現,左方小鳥的線條則極度簡化,紅色部位為頭部、身體為藍色、尾巴則以綠色呈現。米羅從50年代之後黑色的線條逐漸變得粗獷而自由,與鮮豔和平塗的純色色面形成對比,訪美之後,於此時逐漸增加的對抽象的興趣,更使形體簡化至幾乎難以辨認的地步。

「夜之鳥」畫中的小鳥已經完全抽象化了,米羅將小鳥與鳥鳴簡化成一條簡單細線,穿越畫面的黑色線條令人聯想到小鳥飛行動線,而畫面上的綠、白色塊,則分別代表黑夜與晴朗的天空,下方的大塊紅色讓簡單線條與造型的作品顯得平衡。

「逃離的女孩」雕塑,結合許多生活現成物拼裝、混搭,再將之翻模、銅鑄、上彩而成。少女的臉面原為平底炒菜鍋,紅色水龍頭成為她的頭髮,宛若少女的思緒如自水龍頭流出的水源源不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