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植物科學插圖發展歷史

立報/本報訊 2013.06.02 00:00
■科學月刊

■張之傑

【封面故事】去秋科月編輯部企劃「科學與圖繪」專輯,要我也寫一篇,利用春節假期勉力草成。如今編輯部又我為引言代庖,身為老科月人,科月有事,哪能不欣然應命?

 科月編輯部企劃的「科學與圖繪」專輯,收文4篇:〈科技插圖的兩座里程碑〉、〈植物科學插圖發展歷史〉、〈科學繪圖的教學〉和〈智慧型模造技術〉。第一、二篇屬科學史,第二篇尤其豐贍。第三篇介紹當今台灣科學繪圖教學的3個實例;第四篇討論電腦工程製圖。記憶所及,科月從沒做過類似的專輯。

 從1996年起,筆者業餘研究科學史,主要課題是科學史與美術史間的連繫。不論科技插圖或工程製圖,都要求畫得準、畫得像。而畫得準、畫得像,必須借助透視。幾何透視是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開創的,不但為科學(特別是光學)研究拓展了視野,更直接嘉惠科學家,使得科技插圖和工程製圖可以按圖索驥。

 繪圖是單一存在,在平版印刷未發明前,欲求廣被大眾,必須藉助版畫。版畫是一種藝術,但用作科技插圖或工程製圖,卻變成科學教育和工程技術的利器。回顧文藝復興以來的科學發展史,我們不能不對那些致力於透視研究及改進版畫技法的藝術家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黃俊霖(任職國立自然科學博物 館生物學組)

植物科學插圖是科學與藝術交織出的畫面,呈現了從草藥學到植物學與園藝的發展脈絡,以及印刷術演進的歷史縮影。

繪圖反映出繪者心中所重視的題材,並且受到其所處的社會環境所影響。人類最早的史前洞穴畫的獸類主題,反映了當時獵捕的生活形式。植物的主題直到人類進入了農業社會,農作物的圖像才出現在陶器及壁畫上,反映了當時農作物的經濟價值,以及對不同作物紀錄的重要性,但此時的繪圖仍是比較象徵性的,並無太多的細節及有系統的描繪。

希臘時期:草藥學的建立

現存最早的植物專著是1世紀的希臘醫生迪奧斯克里德斯(40~90)所著的《藥物論》,原始版本已失佚,現在留存下來的最早版本是512年出版,書中的插圖是由拜占庭畫家依照希臘醫生兼藝術家克拉提渥斯的舊有繪圖為版本繪製。迪奧斯克里德斯的經典著作,其手抄本經歷千年的流傳至中世紀的歐洲,書籍一般是由謄寫員先行抄寫文字部分,留下空白部分供繪圖者日後補上插圖,繪圖員由流傳下來的版本圖像臨摹,而不是依照實際植物畫出,除了書內的插圖越來越失真,許多以訛傳訛的版本持續地被複製流傳,繪圖員還會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由植物名稱得到的靈感繪圖,例如以希臘神話中美少年納西瑟斯命名的水仙,有繪圖員把水仙的花中央畫成有小小的人形冒出來的樣子,以符合熱戀自己在水中倒影的少年形象。即使至木版印刷在15世紀傳入歐洲,手抄本逐漸被印刷本取代,在當時最為普及的草藥書籍,仍是由歷代謄寫員及繪圖員累積各式錯誤的版本。

文藝復興時期:繪圖的科學

15世紀文藝復興時期,人們的想法有巨大的轉變,以科學的眼光重新認識自然萬物,成為文藝復興的基本精神。此時期的藝術家,例如義大利的達文西(1452~1519)及德國的杜勒(1471~1528),即對所要繪製的主題進行詳細觀察,並研究以透視法,光影效果及正確的比例,使它們能被忠實地畫出來。這些繪畫觀念的進展,使以往平板的植物插圖,變得更為立體而生動。達文西的植物素描,掌握具體的特徵及自然的生長狀態,即使是簡單的筆觸,亦能充份地表現出植物的活力與美感。杜勒建議:「真正的藝術隱藏於自然之中,可以畫出自然萬物的人,就可以掌握藝術的精髓。」;他的美哉草皮,是以貼近地面的角度,寫實地畫出一片雜草叢生的草皮,此作品傳達了自然無所不在的美,亦契合現今生態學的概念,表現出蓬勃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在文藝復興時期,寫實風格的藝術即是科學,兩者可謂是一體的兩面。

(全文見科學月刊2013年6月號封面故事-科技與圖繪)

本版內容由台灣立報與《科學月刊》合作出版

《科學月刊》網址:http://www.scimonth.com.tw/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