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橙紅的早星 談陳映真生命實踐

立報/本報訊 2013.06.02 00:00
【記者黃文鈴台北報導】雖然陳映真自90年代後已不再出版著作,然而文學評論仍保有溫度。繼2011年出版《求索:陳映真的文學之路》,東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趙剛甫出版《橙紅的早星:隨著陳映真重訪台灣1960年代》,他在新書發表會與討論會上表示,陳映真的小說呈現出60年代的複雜,每篇文章涉及的情節與切入面向都不同,例如《累累》裡的底層外省人官士兵、《唐倩的喜劇》描寫台北知識階層文化人、《麵攤》則描述孤獨主義青年目睹的城鄉發展。

▲趙剛《橙紅的早星:隨著陳映真重訪台灣一九六〇年代》新書討論會2日舉行,回顧陳映真創作50年,特邀年輕學者及社會實踐場域工作者,重思批判工作的可能。(圖文/姜林佑)

重返騷動不安的60年代

他認為,以小說作為楔子,順藤摸瓜接觸那個年代的論述作品詩歌雜記,能慢慢理解那個年代被世人遺忘的緊張。60年代是如此騷動不安,陳映真的小說正體現了這樣的社會氛圍。

新書發表會上,作家鄭鴻生指出,《橙紅的早星》開啟了嶄新的視野,過去多數文學評論多將陳映真的小說與其政治實踐作二分法,但此書「將二分的牆破解」,不僅是文學評論,談的是陳映真的生命研究。

與談人之一翁柏川指出,在《橙紅的早星》後記提到這本評論並非以正式論文的設想與心情寫就,而是採取知人論事,將作品與作者主體狀態和時代背景扣連寫成小說,他認為隨筆份量較重,帶著濃厚的趙式思考。他指出,書中提到陳映真早期小說,包括《我的弟弟康雄》、《麵攤》等文章,看出陳的左翼思想已成形、成熟;書中多處文字著重左翼與紅色中國的思想,反而簡化了陳映真文學裡的其他可能性。

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呂正惠盛讚趙剛書中的視角,「以前絕對沒有人這樣讀陳映真,提出沒人想到的獨特看法,海峽兩岸只有一個陳映真專家,就是趙剛。」他指出,趙剛要談的是青年陳映真對左翼理想的思考,書中並無投射他個人對中國的情感或表明統獨立場。

文學思想啟發當代青年

鄭鴻生說,1968年春天讀到陳映真小說,從小說認識他的左翼視野。他說,「陳映真是我的啟蒙來源,文學是陳映真的生命志業,在60年代用那麼隱晦的方式影響到當時眾多文藝青年。」

曾健民指出,文學是陳映真生命實踐的面向,而「搞一個政治組織被抓去關,這是他的政治實踐。」陳映真曾告訴他,創辦人間雜誌的部分初衷是為了保護自己。在戒嚴時代裡,作家很渺小,80年代他被捕入獄又被釋放,辦雜誌可以保護自己,而如今儘管不再產出小說,仍持續他的生命實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