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一邊一國索隱

立報/本報訊 2013.06.02 00:00
陳水扁申請再入黨案,無論在民進黨內部還是外部,都鬧得沸沸揚揚,「一邊一國連線」成員本來要在全代會上提案,結果民進黨黨中央立刻裁定陳水扁是「自行退黨」,隨時可以依程序再入黨。如此一來,算是把這燙手山芋丟給了台北市黨部,必須站在第一線受理扁的再入黨申請,而台北市黨部則謹守黨章,只確認「文件完備」即呈送黨中央審核。

由前述關於扁的再入黨案申請過程,可知強悍的「一邊一國連線」讓黨中央與地方都有所忌憚,深怕稍有差池得罪了「阿扁們」,成為其攻擊的對象。「一邊一國連線」之所以令人害怕,不僅因為其支持者的情緒大多激昂,而是「一邊一國」的主張從來就是非常霸道無理。嚴格來說,「一邊一國」並不等於「台獨」,真正支持台獨理念的人至少懂得尊重住民自決,可以包容持不同意見和立場的人,但是「一邊一國」則否。

試問台灣和中國為何只能「一邊一國」?若主張台獨,認為世界各國應當尊重台灣住民自決前途的人,理應也會支持西藏、蒙古或東突的住民自決,同樣也該尊重蘭嶼、金門住民自決的權利,這樣一來,何止「一邊一國」?強制「一邊」只能有「一國」的主張,自始就必然充滿矛盾,而且這絕非文字遊戲,「一邊一國」正因為在邏輯上難以自圓其說,所以在實踐上就變成可以任意的選擇支持或反對的對象,不須要理由。因此,「一邊一國」的支持者可以贊成西藏、蒙古和東突的獨立,但是又對金門自中國大陸引水、興建金廈大橋充滿敵意,一方面想跟中國劃清界線,另一方面又不讓其他人與其劃清界線,應該更名為「這邊一國」還比較名符其實。

相較於統派與獨派,「一邊一國」可說是意識形態真空的主張,既不追求民族復興──擺脫列強操控而獨立;也不堅持住民自決前途的權利。「一邊一國」完全是工具性的,它的原創者陳水扁是為了挽救當時自己岌岌可危的政權,後繼者則是為了確保和分食阿扁所遺留的既得利益,在政治上集結成派。沒有意識形態的對手是最恐怖的,因為他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可以和任何人結盟,也可以和任何人為敵,這是「一邊一國」最讓人感到可怕的地方。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