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百廢待舉 重返家園再站起

中央社/ 2013.06.01 00:00
斯里蘭卡前內戰區報導(1)(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斯里蘭卡北部省特稿)斯里蘭卡內戰結束4年,重建工作使得當年叛亂組織的大本營處處展現新氣象。儘管戰爭創傷難平,重回家園的民眾正在台灣的援助下,重新站起來。

從距離可倫坡以北7小時車程的北方省(Northern Province)瓦烏尼亞(Vavuniya)鎮進入基里諾奇(Killinochchi)縣之前,荷槍實彈的士兵站在A9公路拒馬前攔停車輛,所有駕駛都得熄火登記。著迷彩裝阿兵哥逐車檢查乘客,外國人更須查驗護照。

斯國內戰期間,瓦烏尼亞鎮是政府軍最後防線,再往北走便進入叛亂組織坦米爾伊蘭解放之虎組織(LTTE)的勢力範圍。儘管內戰結束4年,政府對當地仍嚴加看管,絲毫不鬆懈。

平整筆直的A9公路劃開兩側農地,新架設的電線桿拉起綿延數十公里輸電纜線;每隔幾公里便有1處漆成鮮紅的行動電話基地台高塔,在綠野平疇間格外醒目;路旁剛舖好的新鐵軌還看不到火車行駛。

連結基里諾奇縣與慕賴替伏(Mullaitivu)縣的A35公路兩側社區也一派嶄新氣象,部分地區甚至還沒拉電線,讓路旁一字排開的電線桿孤零零地站著。兩地為當年叛軍據守的重鎮,1個是LTTE宣稱的行政中心,1個是遭政府軍攻破的叛軍最後據點。

來到基里諾奇縣,2008年12月31日遭LTTE摧毀的巨大水泥材質水塔斜躺在A35公路旁,跟周遭煥然一新景象很不搭調。

車行所至的鄉間小路上甚至有1處封鎖區,封鎖線上張貼的紅底白骷髏頭告示,用英文寫著「地雷」,令人觸目驚心。

LTTE最高領導人普拉巴卡蘭(Velupillai Prabhakaran)2009年5月18日在慕賴替伏縣遭擊斃,長達26年的內戰結束。當地奧杜斯丹(Oddusdan)村的Peraru小學教室牆壁上至今貼著掛圖,教小朋友認識可能還存在他們生活環境中的地雷和各式砲彈,無情戰火餘毒未消。

Peraru小學校長康薩斯藍(Pawalakanthan Kanthaseelan)皮夾裡隨身攜帶女兒的照片。2009年5月16日,就在內戰結束前兩天,子彈從妻子後背射穿前胸,連帶擊中襁褓中的愛女頭部,小生命永遠停留在1歲。所幸妻子3個月後出院。雖事隔多年,康薩斯藍談話時仍難掩激動。

1983到2009年內戰期間,斯國北部地區許多民眾被迫離開家鄉,戰後才陸續返鄉。然而,他們熟悉的家園早已不在,等待他們的是損毀屋舍、破敗田園和死難親友的亡魂。許多重回老家的居民因家園內的地雷尚未掃清,迄今無法重蓋永久屋。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協助當地辦理58戶自力造屋,彷彿每1個援建家庭都跟康薩斯藍一樣,有著令人動容的故事。慕賴替伏縣寇庫托杜維(Kokuthoduvai)村38歲援建戶家長克蘇蘇西蘭納西(Ksususilanathe)左小腿遭砲擊,現在靠義肢助行;妻子和3名幼齡兒女身上也滿是砲擊傷疤。

克蘇蘇西蘭納西的鄰居27歲蘇雷斯康特(Geaneshamowrthy Sureskanth)脫下上衣,右後背和左前腰部位分別有遭子彈射穿和砲擊的明顯傷痕,已癒合的傷口緊皺黝黑,在陽光下散發光澤。

談到當年帶著一家大小逃亡避難的父母,不得不放棄穿腸破肚、奄奄一息的他時,蘇雷斯康特沒有抱怨,只對自己奇蹟般地活命、戰後又跟家人重逢,心存感激。

倒塌的基里諾奇水塔已成1處紀念園區,供人憑弔戰地前塵,水塔前1塊石碑上記載,「這傾倒巨塔曾是基里諾奇居民的水源聚集,基里諾奇的英勇士兵們2009年1月迎擊LTTE恐怖分子時巨塔遭摧毀,它默默見證恐怖主義的殘忍,但我們捍衛自由和平的決心堅不可摧」。

身體的傷口已經癒合,但心理創痛不易平復,當援建戶從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人員手中接下永久屋的所有權狀時,仍難掩內心激動。他們將在此重新站起來,讓下一代不再受傷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