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敘利亞和平五大障礙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5.29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阿列克謝·葉廖緬科

在敘利亞流血衝突被國際紅十字會正式認定為內戰的10個月之後,莫斯科和華盛頓終于開始聯手,以結束這種局面,至少在公開外交層面是這樣。計劃是初步定于6月舉行國際會議,敘利亞統治當局和反對派將在本次會議上進行談判,制訂成立過渡政府的方案,把戰爭扭轉到政治解決的軌道上來。

但俄美雙方,以及2012年敘利亞問題日內瓦國際會議國際調解小組實際上已經批准過類似計劃,但這份計劃在僅僅幾個星期的時間內就被埋葬在戰火中了,因為沒人遵所循達成的協議。新計劃這次是否能夠落實的更好?俄新社記者同俄羅斯主要中東研究專家們探討了這個問題,他們指出,敘利亞和平之路尚存五大障礙。

當局憂心遭“清洗”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研究員弗拉基米爾·阿赫梅多夫認為,敘利亞和平要求部分統治階層下台,不僅包括迄今堅決拒絕下台的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也包括軍隊和安全部門高層。但這意味著,所提及的官員們應該自願交出權力,這是稀罕事,相應的,可能性很小。而反對派應該妥協,向他們多次威脅處絞刑的人們提供安全保障。

聖戰游擊隊不想妥協

除了支持反對派的許多溫和勢力代表,敘利亞還充滿著全副武裝的伊斯蘭分子,他們之中許多人是來自其它國家的專業武裝聖戰者。一些伊斯蘭團伙,比如“解放敘利亞伊斯蘭陣線”能夠進行對話,但強硬路線的支持者,例如同基地組織有關的“救國戰線”(Jabhat al-Nusra),或者“敘利亞伊斯蘭陣線”都想要阿薩德的命,用伊斯蘭教法實行統治,他們妥協的可能性極小。同樣來自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的研究員鮑里斯·多爾戈夫說,只能在反對派中溫和勢力與政府聯合起來的時候,極端分子們才可能失去支撐,並被除去,而考慮到兩者之間的仇恨根深蒂固,這也是一項艱難的任務。

反對派中的溫和勢力單薄且遭到排擠

敘利亞衝突實際上早在2011年3月就已開始,當時是以民主變革和平方針的方式出現。溫和勢力仍像過去一樣在反對派政治陣營中占主導地位,尤其是在廣泛的敘利亞國家聯盟(SNC)中,它被20個西方和阿拉伯國家承認是代表敘利亞人民的機構,包括美國、法國、德國、卡塔爾和沙特阿拉伯等。但在抗議活動遭到當局無情鎮壓並演變為內戰之後,自由派失去了大部分影響力,逐漸被手持卡拉什尼科夫步槍的極端分子們排擠到一邊。為了讓談判成功,自由派應該恢複以往的權威,再度處于關注中心,而這在各反對派勢力與國家聯盟框架下爭相競逐領導權的各個組織之間缺乏共識的條件下,是一項艱難的任務。

伊朗和“真主黨”運動需要阿薩德

大馬士革是伊朗在中東地區的主要盟友,此外,向伊朗另一個盟友黎巴嫩政治運動和軍事集團"真主黨"供應物資也要經過敘利亞。這意味著,伊朗及其伙伴,以及伊朗的地緣政治敵人等所有人在敘利亞這場衝突中都有著自己的利益。

"真主黨"武裝分子為阿薩德而戰,有消息稱,伊朗在敘利亞部署了本國的伊斯蘭革命衛隊戰士,這是伊朗軍隊的一個特殊部門。按照一些媒體的報道,12萬名志願者在伊朗待命,准備參加戰斗,不讓阿薩德倒台。

阿赫梅多夫認為,阿拉伯國家聯盟22個成員國中的大多數都是遜尼派穆斯林占主導地位的國家,而遜尼派是什葉派穆斯林伊朗的宿敵。有消息說,阿盟將向敘利亞反對派供應武器,首先是為聖戰分子提供武器。阿盟不支持以自由派代替宗教極端分子的計劃。雖然,說服阿盟各成員國不要過于積極幹預是可能的。

伊朗的其它敵人是美國。美國同歐盟一起為敘利亞反對派提供除武器之外的一切援助,提供包括藥品、通信設備、裝甲機械等物資。阿赫梅多夫說,在本次談判破裂的情況下,公開武裝阿薩德的敵人是西方的B計劃,但這未必有助于和平談判。

如何降低狂熱的程度?

用一個分析家的話說,敘利亞的緊張度、白熱化程度、暴力的強度和性質本身簡直如“中世紀一般”。大多暴行可能是外國武裝分子、一小撮政府軍、在軍事政權混亂時期越獄的頑固極端主義犯罪分子幹下的。但今年4月一段視頻中記錄的挖出敵兵心肝吃掉的叛亂分子卻是地道的敘利亞本地人。據報道,他因家人和朋友在阿薩德軍隊軍人手中遭到虐待而發瘋。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的伊琳娜·茲維亞格里斯卡婭說:“敘利亞全國遭到暴力荼毒。”沒有一場國內衝突會永遠持續下去,不管它是多麼凶殘和狂暴,例如:盧旺達衝突、巴爾幹或高加索,但這類戰爭的結束(或者至少是凍結)需要外部勢力的積極幹預,有時以出動維和部隊的方式。敘利亞的這種情況,沒有一個假定調停者目前在和平調解的問題上(包括莫斯科和華盛頓)表示准備往那里派軍隊。而如果讓這種狂熱自我冷卻,那麼這個過程可能需要數十年的時間。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