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樂閱讀/醫生,請您先洗個手吧!

優活健康資訊網/(企劃中心/綜合整理) 2013.05.29 00:00

每年到了流行性感冒和腸病毒傳染的高峰時,政府就會大力宣傳「洗手」的重要性,而且還會提出一些生動活潑的口號,例如「溼、搓、沖、捧、擦」或是「內、外、夾、弓、大、立、腕」等,來教導民眾正確的洗手方法,甚至還請歌手黃韻玲小姐創作《天天洗手》歌,目的就是要告知民眾,用洗手來降低傳染病的流行。

「洗手」這個看似簡單的概念和動作,經由醫學研究證實,可以降低傳染病的傳播機率,尤其是在醫院的重症單位(如加護病房),效果更明顯。但這個大家現在認為理所當然的觀念,在人類或醫療的歷史上,曾經被嚴重的忽略和扭曲。在醫學發展史上,洗手的概念可能過於簡單,因此強調它的重要性,而且把它記載在重要醫學典籍裡的例子少之又少,直到12世紀的邁蒙尼德才點出「洗手」是在診治病人時不能或缺的工作。

邁蒙尼德是12世紀猶太人裡著名的拉比(猶太教的律法專家),也是位醫師,他在1199年撰寫了猶太律法書Mishnah Torah時,花了一整個章節來說明清潔的重要性。他認為清潔是醫師最好的朋友,而且洗手很重要,他寫道:「從騎乘的動物身上下來後,我會洗手,再去看病人。」「永遠不要忘了,在接觸病人後,一定要洗手。」

邁蒙尼德關於清潔與洗手的論述並不像他的律法書一樣受到後人的重視,從12世紀以降的醫學書籍,也很難再找到如此的論述。直到19世紀,一件發生在維也納醫院產科病房的事件,才讓身處微生物學與消毒觀念還未啟蒙的年代的醫師們,逐漸了解到洗手的重要性。

1846年,匈牙利籍的醫師塞繆維斯進入維也納總醫院的產科病房服務,這裡的產科病房分為第一和第二產房。塞繆維斯在第一產房工作,當主治大夫克萊醫師的助手。這兩個產房的主要差別是,第一產房由醫師接生,第二產房負責的卻是助產士。工作不久,他就為不少新分娩孕婦的死亡而深感不安,他發現第一產房因為「產褥熱」死亡的個案有10%,第二產房卻僅有3%。

經過觀察發現,第一產房有這樣的事故發生,應該是來自醫師不夠「清潔」的雙手。當時解剖病理學正在快速發展,負責接生的醫師在去產房之前,還要先到太平間去做屍體解剖的工作,然後便回到產房幫孕婦檢查及接生。塞繆維斯強烈懷疑是這個環節出了問題,他認為是屍體上某種致命物質經由醫師不乾淨的手傳給產婦造成死亡,只是他苦無證據。

1847年塞繆維斯經過一個簡短的假期回來後發現,他的一位同事科雷斯卡在屍檢時不小心被刀劃傷了,結果他因而遭受感染而死。塞繆維斯參與了這位同事的遺體解剖,觀察到他的傷口與許多產褥熱死亡的產婦傷口類似,使他更加確信是醫師在屍檢後,因為雙手不淨,將屍體上致命的毒素傳播給病人,造成死亡。

在同年的五月,塞繆維斯在病房的主治大夫克萊醫師的認可下,發布了一道嚴格的命令:每個醫護同仁在探視病人之前都必須仔細把手洗乾淨,病房一定要用氯化鈣消毒,自此以後兩年間,第一產房死於產褥熱的病人數顯著下降,和第二產房差不多。

塞繆維斯將這樣的發現通報給維也納的醫學會後,開始遭到許多無情的攻擊,其中最為嚴厲的,竟然是原先支持他的克萊醫師,直接要求他解散洗手的教育委員會。塞繆維斯遭到解職,並痛苦的返回到布達佩斯的醫院擔任產科醫師,由於他堅持實施消毒及洗手的政策,他所服務的聖洛可醫院幾乎阻絕了因為「產褥熱」而死亡的個案。

一直到1894年,塞繆維斯的觀念逐漸被接受,布達佩斯立了碑紀念他的成就,離他提出洗手和重視清潔消毒的理念,已經過了快50年。至於現今被政府鼓吹的洗手之重要性,只能說是再次強調舊有的觀念,談不上什麼再次革命,我們只是站在前人努力的基礎上,希望做得更好而已。歷史和醫學的研究告訴我們,如此簡單的一個作為,便能夠降低人與人之間的病菌傳播,雖然有些麻煩,但何樂而不為呢?

(本文作者/蘇上豪)

(摘自/開膛史/時報出版)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