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李來希 世大運 反年改

社論:為線上收視產業開路的「打擊境外侵權網站」

立報/本報訊 2013.05.28 00:00
智慧財產局在上周宣布要針對有侵犯智慧財產權行為的境外網站,採用封鎖網站的方式,來遏止侵犯智慧財產權的消息,引發許多討論。財產權是這次爭議的焦點之一,背後的原因是要為了萌芽的跨國線上收視產業,進行法律制度的鋪路。

智慧財產局這次的作法是,用將近一周的時間,採取放風聲的方式來測試社會大眾的底線,然後等到反對意見開始凝聚時,又表示「是要聽取各方意見」,操作方式堪稱頗有「智慧」。

整個做法最可議的地方在於,「智慧財產侵權」的性質屬於私人財產的損害爭議,但是卻被上升到動用國家公權力的層次。「有沒有侵犯智慧財產」原本是私領域的議題,影響的權益雖然可以高達數十億元的金額,基本上並不是公共議題,而只是私人之間的財產爭議。這類議題原本就可以透過訴訟方式來解決,但是,在台灣卻被上綱到公共議題的層次。更特別的是,財產爭議都存在討論的空間,網站是不是惡意、有沒有侵犯,原本有確認的空間,但是政府卻要透過修法的方式,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ISP業者直接封鎖網站,如果官方的做法成立,在邏輯上將是自認為被侵權的一方的權益,比起被控告侵權的一方,擁有更高的位階。

這種不對等的狀況是有其歷史背景。20餘年以前,美國是以301條款的「盜版侵犯智慧財產權」為藉口,來逼迫台灣討論經貿議題,並且在談判桌上就範。官方為了直接化解來自國外的政治壓力,於是多次修法讓台灣的盜版議題,從一個私人財產的爭議,變成是由檢察官來偵辦、以公訴罪處置的公共議題。台灣就是在這個錯亂的狀況下,將盜版受害者的權益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智慧財產局在上周的片面宣布,背後的思維就是在傳遞「智慧財產權受害者最大」、「業者的智慧財產權受損是足以動搖國本」的訊息。

這個邏輯放在資本主義的法律概念,一點都不合理。資本主義至少還會讓財產權有爭議的雙方,有形式上的對等申訴機會,例如,業者可以宣告權益受損,但是也要讓被控告侵權的網站,能有證實自己無辜、沒有犯意的機會。然而,依照智慧財產局公告的作法,連最基本的對等機會都沒有獲得尊重。

更特別的是,官方在解釋封鎖境外侵權網站的必要性時,所針對的對象並不是本地業者。因為,台灣的文創產業才剛從谷底爬升,影響力、獲利能力還不至於讓盜版業者大費周章的到國外設立網站以吸引網友收看,要說幾個將台灣影片網路上傳、然後免費讓華人觀看的網站有「動搖國本」的影響力,是言過其實。反而應該注意國外正在興起的網路影片收視產業。

從去年美國的SOPA(禁止網路盜版)、PIPA(保護智慧財產權)爭議,都可以看到網路內容產業的介入、布局。對於片商、電視等媒體業者而言,網路所潛藏的商機比傳統的媒體要大,然而到目前為止幾乎都沒有發展出足以獲利的商業模式,而在網路收看電視、電影的人數越來越多時,媒體產業勢必要發展出對應的收費經營策略,在網路無國界的現實下,形成跨國的智慧財產權管理機制,就成為一種可以發展的作法。儘管SOPA等法案在國外暫時止步,但是有意經營網路內容收費的業者而言,用法律制度來建立「網路上的影片、文章需要用付費方式來觀看」的現實需求,從來都沒有退縮。

台灣很難得的在這個議題上與世界同步,至於官方是不是敏感的意識到「國際趨勢」,還需要更多的證據來驗證。但是,從各種充滿斧鑿痕跡的說詞、作法,我們很難排除這種可能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