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教育停滯 巴西經濟發展遇困

立報/本報訊 2013.05.27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巴西中產階級日益龐大,對教育品質有更高要求,然而許多高等教育環境仍持續低落。專家警告,巴西崛起成為經濟強國,但遲滯的教育體制可能會阻礙其發展。據《赫芬頓郵報》報導,里約熱內盧市郊的農村聯邦大學(Rural Federal University)曾是繁榮活潑的學校,但這裡的實驗室經常淹水,授課講堂因冷氣故障而有如烤箱一般。網路時好時壞,加上治安不佳,學生天黑之後鮮少留在校園裡。巴西去年打敗英國,成為世界第6大經濟體,為維持這個水準,該國需要訓練精良專業人才,特別是開發深海油源的工程師。專家警告,大專院校根本無法擔負這個任務。學校教不出專業勞工巴西教育學院(Brazilian Academy of Education)資深官員費滋(Antonio Frets)表示:「我們大學無法教出未來10年需要的一定水準專業人才,巴西正面臨失去第6大經濟體地位與喪失世界影響力的風險。如果沒有真正和具有意義的教育改革,巴西只能苦苦追趕。」2011年巴西18至24歲人口中,只有17%取得大學或同等學力文憑。儘管1997年以來,已經增加7%,但該數據仍落後於已開發國家,甚至不及拉美鄰國智利。據OECD統計,美國25歲至34歲人口,約40%取得大學文憑,智利則接近40%。據普查結果,巴西人平均上學7.3年,全國就業人口約半數完成高中學業,唸完大學的只有12%。全國約1,300萬人是文盲。OECD的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ISA)旨在測量15歲學生的語文與數學能力,2009年PISA結果,巴西在63個國家排名53,前面有保加利亞、墨西哥、土耳其、千里達及托巴哥共和國和羅馬尼亞。2012年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學術排名中,巴西只有聖保羅大學(University of Sao Paulo)入榜,在200所大學當中排名187。過去10年的經濟成長顯示,非專業人才的需求漸漸被半專業人才與高專業人才取代。觀察家表示,巴西已捉襟見肘,需要更多專業勞工進場。巴西企業已反應缺乏專業人力的問題。2012至2013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競爭力報告,巴西因基礎設施不足與缺乏技術,在144個國家中排名第48。經費未有效運用財力並非主要問題。根據《2012年教育概覽:OECD指標》(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2:OECD Indicators),OECD國家的平均教育投資是GDP的6.2%,巴西的數值是5%,相當於西班牙、德國或日本的水平。巴西聯邦政府10年來花在擴大高等教育的計畫約42億美元(約新台幣1,255億)。問題在於這些金錢的投入並沒有妥善運用。以鄉村農業大學為例,2012年預算1億7,350萬美元已是2005年740萬美元的20倍,但學生仍在年初闖進行政辦公室,抗議校園治安問題。抗議的學生與教師們表示,他們看不到經費花那裡去,有些人質疑貪污、挪用公款或其他方式的黑錢。雨水灌進資訊系館的天花板,實驗室淹水高達膝部。校園內符合奧運標準的游泳池長滿青苔。22歲法律系4年級學生皮爾雅(Gustavo Perreira)是學運領袖,他說:「這裡我們有老師不上課,說是設備不足,修繕總是無法完工,建物一直損壞。這所大學正在沉淪,但不是因為沒有資源,而是那些資源沒被用在對的地方」學生激增 資源更顯拮据入學人數在過去3年來激增,從7千人增加至1萬1千人。長期以來,巴西受極少數精英的統治,不過近年來為了提升窮人與非白人的學生入學,巴西的大學越來越能包容多元族群。根據教育部調查,巴西公私立大專院校在1980年的入學人數為1百萬,到2011年增至1,100萬。在2011年至2012學年度,巴西59所聯邦大學提升10%的入學率。觀察家表示,突如其來的學生更凸顯資源的窘迫。聖保羅私立的UniSal 學院院長杜斯雷斯(Fabio Garcia dos Reis)表示:「公立大學系統必須要擴張,但是他的走向令我擔心,隨著學生人數增加,他們沒有足夠的教授,也沒有足夠的實驗室和教室。」他補充,私立院校的狀況更遭。巴西大約3/4的學生就讀私立院校,這些私立學校興起於1990年代,有些淪為文憑工廠。他們規模不大,學生約1,500人,很難找到具資格的教授和學生。「我們必須正視現在的作為,進行緊急的改革,否則我確定近幾年就會看到災難。」杜斯雷斯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