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謝豐舟退而不休 人生有很多種可能

自由時報/ 2013.05.27 00:00
記者林曉雲/專題報導

「出身醫生世家,祖父是第一位台籍外科醫生,父親是婦產科名醫,我的人生道路被指定好:婦產科醫生、大學教授,連娶小兒科醫生當太太也指定好了,幸好沒有指定人選,太太還是我追的。」

台大德高望重大老

台大醫學院榮譽教授謝豐舟,是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口中「台大醫院最有遠見的教授」,台大醫科畢業,只有學士學位,在台大四十五年,卻培育數不清的台大醫學博士,不少名醫是他的學生,可說是「德高望重」的前輩大老。

退休時,謝豐舟辦了回顧展「迎接生命的一雙手」,「還有人問這個教授是不是死了?在辦紀念展?」謝教授笑著說,預展自己的人生,背後沒有說出來的真心,是對不快樂的醫學生或醫生演示:「人生其實有很多種可能」。

「我讀台大醫科七年,鬱卒七年,只讀醫科,沒有讀台大。」謝豐舟自己當醫學生時不快樂,身為家中長子,在達成父親及家族期望後,開始「跨界演出」豐富自己的人生,不滿足於只是本科權威、臨床醫學研究所教授,他的好奇心帶著他「翱翔」多個領域,跨界任教於工學院、生命科學院、社會科學院,更是四個校際研究中心的「催生婆」。

前陣子台大醫工所副教授林頌然跨領域團隊,領先全球找到鳥類羽毛底部黑色素幹細胞,解開科學界百年之謎,登上國際頂尖期刊Science就是其中「受惠者」之一。

更特別的是,他喜歡寫信給學生,前後寫了卅多封電子信函給醫學系學生,寫信內容包山包海,從期許學生做文藝復興人,到跟計程車運將說謝謝、談神經經濟學等,他認為這是現代與學生溝通最有效的方法,事實證明效果很好。而對於修業年限將屆的研究生,謝豐舟不吝給予「CPR搶救」,成功率百分之百,「如果博士班畢不了業退學,將來在醫學中心將無法立足」,迄今很多醫生仍心存感謝。

跨界教學、跨界研究,甚至跨界策展,曾舉辦台大杜鵑花節錯覺展,結合杜鵑花和生物醫學、神經科學影像,「無厘頭式」的嘗試,讓師生認識神經科學不只是疾病,更可以是一種「美」。

目前謝教授正致力於幫助「餵奶有問題的母親」,開創母乳研究新方向,退而不休的人生,仍舊豐富精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