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德反核議員︰核電便宜是神話!

自由時報/ 2013.05.27 00:00
〔駐歐洲特派記者胡蕙寧╱倫敦─柏林電郵採訪〕德國聯邦國會綠黨籍議員希薇雅˙戈婷烏爾(Sylvia Kotting-Uhl)2005年進入國會,曾擔任聯邦黨團環保政策及核能政策發言人,並兼任環保、自然保護、輻射安全等聯邦國會委員會代表,擁有長期核能研究與反核經驗,她在關心台灣反核議題後,接受本報獨家專訪,以下為訪談內容。

1.記者:台灣跟日本一樣位於高地震帶,此地緣的人民該有怎樣的反核態度才算正確?

戈婷烏爾:台灣跟日本一樣,位於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板塊的交界衝撞處,亦即環太平洋地震帶上,因此被列為發生地震的最高危險帶,在全球14座最受地震威脅的核電廠中,就有4座位於台灣。以地理位置來看,可以想像台灣並不適合核能這種高風險技術的設施。

因此,核能除役不但重要,也確實可行。像是以日月潭那麼高的位置,就可以做為水力發電貯能廠來使用。台灣直接臨海、每年有數不清的陽照日,還有熱火山泉,都是足夠使用再生能源的豐富潛能。

2.記者:德國曾需要一場公投來廢核嗎?一場公投可以解決這種涉及國家安全的議題嗎?

戈婷烏爾:德國並沒有全國聯邦性的公投(僅有各邦級公投),綠黨聯盟長期致力於在各個層級加強直接民主的元素,我們希望將人民直接公投、提案及決定的施行,提高到聯邦層次。一場在台灣反對繼續使用核能政策的公投若可成功,當然值得期待,也會明顯提高整塊土地的安全性,只不過這場公投設定的投票門檻很高,相當可惜。

3.記者:德國如何讓大多數國會議員接受反核?德國政府如何克服支持核能的一方?

戈婷烏爾:日本福島在2011年3月11日發生核輻射外洩後,更加強德國在使用核能的國會激辯。德國總理梅克爾當時立刻下令,所有德國17個還在運行的核電廠,必須在3個月內全部安檢過濾。之後決定當中7個最老舊的核電廠,加上克魯門核電廠(AKW Krümmel)立刻除役,之後並訂出除役時間表,讓其他所有還在使用的核能廠逐步停止運行。

2011年3月底巴登符騰堡邦的邦級大選,選民還因此處罰了執政的黑黃聯盟,讓綠黨首度進入邦長層級。如果德國國民本身不發出明確的訊號,黑黃聯盟在核能政策上很可能會走向其他的方向。

4.記者:德國反核人士如何讓他們的聲音被聽到,並說服大眾戈婷烏爾:德國從1970年代開始,就已出現強烈反核運動。1980年代綠黨成立,更將核能除役變成德國政壇的正式議題。拒絕核能運行在德國,已有非常長時間的公開激辯歷史。2010年,黑黃聯盟甚至準備擱置2000個已決定的除役計劃,被稱為「對除役除役」,隨即引爆全國性的大遊行抗議。之後還有無數次針對卡斯托倫(Castoren)核廢料運往哥爾雷本(Gorleben)的抗爭行動,德國民眾藉此不斷表達出強烈的反核訊號。福島輻射外洩後,更讓反核抗爭再度掀起全國性的熱潮。

5.記者:德國目前電力供應有困難嗎?或是核能除役後甚至有更多的電力可輸出鄰國?德國民眾是否因為核能除役,而必須負擔更高的電價?

戈婷烏爾:沒有,情況完全相反。2013年1到3月,德國甚至有10.579千兆瓦/時(GWh)電力可供輸出,比起前年同期增加150%!電力過剩的原因是太陽能跟風能供電在2012年增加,改變德國原有的供電模式,讓再生能源供電量攀升到22%,大大超越16%的核電。

事實上,此前不管有多少核電廠在德國運轉,電價還是不斷攀升,說核電便宜根本是神話!核電的成本只是不會出現在帳單上,而是由總體納稅來支付。只有發展再生能源,才是可以根本解決能源供應及氣候變遷的長久之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