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許信良:迷航的兩黨 反對阿扁入黨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3.05.22 00:00
馬政府執政屆滿五周年,但我們的總統,卻在五二O當天消失噤聲,拒絕發表談話。儘管,國人還期待他能對台菲爭議說些話,也盼望他能對這些年來所謂的「改革」再做些信心喊話,讓台灣能在愁雲慘霧中,還能維持一絲絲的希望。畢竟,馬英九的任期還有三年,我們或許可以失望,但不能絕望。

面對菲律賓公務船殺害我國漁民事件,馬政府在第一時間,即應定調為「少數菲律賓不肖官員的海盜行為」,嚴厲譴責這種各國家皆欲誅之的掠殺行徑,而非無限上綱至與菲律賓政府為敵,觸犯全球化世界的大忌,結果當然是灰頭土臉。

只是,看著馬英九拖著疲憊身軀,把聽取防災報告,當成拒絕向人民說明國家走向的理由時,在這當下,真令人有種不敢再對馬總統有期待的失落。

更令人悲觀的是,面對馬英九毫無章法的無能施政,民進黨卻還無顧是非與觀感,任由「阿扁們」操弄,準備出手將貪汙定讞的陳水扁請回民進黨。

朝野兩黨無視國難當前,自甘墮落,聯手譜出「馬慘、蘇爛」的迷航曲,在可預期的未來裡,台灣的希望究竟在哪?

所以,在五二O隔天,筆者與本報董事長許信良,就以「迷航的國、民兩黨」為題展開對話。而許信良就認為,馬英九隨民意起舞、蘇貞昌隨基本教義派起舞的關鍵,就是兩人都嚴重缺乏了領導力。

以下,就是對談內容。

台灣主政者無章法

吳子嘉(以下簡稱吳):馬總統連任後這一年來,幹了幾件大事情,包括年金改革、證所稅及核四公投。其中,年金改革最新版本是朝所得替代率八十五%前進,這等於是跟軍公教妥協,所以這項改革確定失敗;至於證所稅,推行不到半年就被證明是股市阻力,頭洗到一半又不能不洗,只好再提修法。而馬政府力主推行的續建核四政策,在各項民調的佐證下,證明馬總統根本是逆著民意而行,即便堅持幹到底,也注定只會是一項讓自己扣分的政策。

許信良(以下簡稱許):的確,馬英九在五二O當天選擇當「消失的總統」,過去幾年信誓旦旦喊出的政見,結果都是無疾而終、不了了之,面臨阻力就退卻,領導力大有問題。

所以如果要從領導力來看馬英九,近來最熱門的台、菲漁權爭議就是很清楚的例子。

整體來看,馬英九在處理菲律賓公務船殺害我國漁民事件時,因為不夠了解全球化世界的政經背景,才任由民意起舞,甚至召開國安會議發出七十二小時通牒,疏不知自己已讓整個國家淪為國際笑話。因為,不要說台灣,即便是世界強權美國,如果也以相同手段來處理國與國的爭議,也都無法避免失敗。

以小布希執政時期為例,當年他不在乎全球化的背景,以為美國就能片面的施行單邊主義,不管其他國家的反對出兵伊拉克,為所欲為的結果就是引起人民反彈,導致O八年民主黨的慘敗,而這就是不瞭解全球化世界政經背景的下場。

所以,如果連美國都無法為所欲為,台灣憑什麼能這樣做呢?面對菲律賓,雖然我們武力強,但你能動武嗎?即便美、菲之間沒有軍事聯盟,全世界也不可能任由台灣對菲律賓動武,結果馬英九卻隨輿論起舞,這是很嚴重的事情。

再者,從利害關係角度來看,台灣有下最後通牒的籌碼嗎?或許菲勞很需要台灣,但反過來說,我們就不需要他們嗎?如果把在工廠上班的菲勞通通趕回去,台灣恐怕會有不少產業將面臨垮台的危機;更進一步來說,我們每年從菲律賓賺取六十億美元的外匯,這就是全球化相互依賴的客觀事實,彼此利害與共,如果馬總統懂這些道理,又怎麼會下最後通牒呢?

完全不知道台灣外在政經情勢,就草率做出決策,這樣的國家領導人,當然注定灰頭土臉。

吳:這就是再度證明馬英九的無知。

許:因為無知所以無能嘛!

至於要怎麼處理,其實我們能做的,不是責怪菲律賓政府、人民,因為就事論事,整件事其實是少數不肖官員的海盜行為,所以我們當然不能與菲律賓政府為敵,不然就是錯估情勢,愚蠢!

為了有效遏止這類海盜行為再度發生,台灣可以思考將以色列「情報及特殊使命局」視為仿效對象,培養出屬於自己的摩薩德特工,任何敢對台灣進行恐怖行為的人,就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以牙還牙;而我方政府在整個過程都不用承認,也不必公開宣布。前提是,我們不能無端招惹是非,但只要有人敢整台灣,就一定要讓當事人倒楣,殺雞儆猴,遏止任何想侵犯台灣權益的企圖。

至於培養摩薩德特工是否洽當?如果以國際觀點來看,當今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容忍自己的商、漁船遭海盜洗劫殺害,所以「反海盜」已是全世界的共識,台灣若權益受損出手制裁海盜,其他國家當然不會說話,「更何況我們政府又不會承認」。

再者,在整個對外戰略上,台灣若要保護國民利益,就必須與中國大陸建立起特別的關係,改變「親美遠中」甚或「親美敵中」的態度。因為,就經濟來看,目前兩岸貿易總量,比台灣對東南、歐盟、美國的總和還多;而在國際政治上,當台灣權益受損時,相對於其他國家,中國大陸是較容易以相同觀點來看問題的國家。換言之,對台灣而言,兩岸關係比任何國家都還重要。

吳:的確,近期的東海釣魚台事件,台、日之所以簽訂漁業協定,主因之一就在於台灣與中國在此事件上有一致的利害關係;所以當我們面臨台、菲漁權爭議時,中國大陸同樣會表態支持台灣人。

許:客觀事實就是如此,因為中國大陸確實把台灣的利益,當成他們的利益的一部分,甚至把我們的問題當成他們的問題,這種態度並不會因為外在的反對而改變。所以,台灣必須改變「敵中」立場,避免陷入「因為中國大陸對我有威脅,所以把他當成可怕敵人」的思維。

或許有人質疑,台灣不該為了經濟利益而忽略中國大陸對我們的威脅,但是,這不就是犯了與馬英九處理菲律賓問題時的相同毛病嗎?因為,在全球化的體制下,世界不會允許台灣侵犯菲律賓;同樣道理,世界當然也不會允許中國侵犯台灣,畢竟「維持現狀」已是各國間的共識,有糾紛就透過對話協商解決,不能訴諸武力。

「中國大陸又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所以她可能改變這樣的規則嗎?」我所謂要與中國建立特殊關係,就是建立在這層基礎上。

所以,回過頭來說,馬英九一開始就應該把「廣大興28號事件」定調為海盜行為,結果卻因對國際的認知不足,個人又欠缺領導力,導致政策隨輿論起舞,落得與菲律賓政府為敵,引發國際反撲,錯誤舉措,導致五二O不敢出來。

台灣在野黨無是非

許:台灣之所以陷入迷航狀態,除了馬英九施政無章法,在野黨無是非也是主因。

近來,誠如子嘉前面所言,台灣面臨年金改革、核四公投、台菲爭議等諸多挑戰,但現在民進黨卻為了人情,把心力放在把扁請回黨內,這同樣不也是隨少數人起舞,是很糟糕的行為。

我必須說,雖然我支持特赦阿扁,但這是從台灣憲政的利害觀點來看待此事。因為,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像台灣一樣,以這種方式來對待卸任總統,即便是民主化成熟的美國,當年爆發水門事件後,繼任的福特總統也沒有讓尼克森經過司法程序就直接宣布特赦,甚至連起訴也沒有。

「你說他們不是民主國家嗎?但前總統的司法案件本來就不是一般人的司法案件,而總統的特赦權也不是為了一般的刑事案件而設,而是為了考量國家利害關係而設的政治權」,所以,站在憲政體制高度來看,阿扁是應該被特赦。

總統處理扁案應該考量國家的利害關係,但民進黨要不要恢復阿扁的黨籍,當然也要考量黨本身的利害關係。

問題是,當初扁向全國人民承認做了法律不允許的事情,事後遭黨開除黨籍,直到今天這個理由依舊沒有消失,所以民進黨還能公然說阿扁無罪嗎?甚至還說一切都是政治迫害,怎麼可以這樣?連最起碼的是非標準都蕩然無存?

尤其,民進黨創黨二十七年來,阿扁執政的八年是黨史相當重要的一部分,所以面對扁的功與過,黨應該比照共產黨處理毛澤東問題一樣,透過黨代表大會對扁八年執政進行很正式的評價,向國人提出「對歷史問題的幾點決議」,如果不敢這樣處理扁問題,民進黨是沒有前途的,又遑論說要讓扁回到民進黨。

所以,我認為民進黨不該在全代會上提案讓阿扁恢復黨籍,因為這不僅有違程序,更是毫無正當性。相反的,全代會應該就扁的歷史功過進行討論,並且做出結論,如果無法給人民清楚的交代,民進黨將很難重新執政。

總得來說,馬政府隨民意起舞,民進黨隨黨員起舞,追根究柢,兩者都是欠缺領導能力,導致迷航的兩黨,造就了今天的迷航台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