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保安捌肆/順天醫院 見證台灣西醫史

欣傳媒/江蕾/台北報導 2013.05.22 00:00

後現代史學家KeithJenkins說,歷史不會重演。這句話聽在想要藉由修復老屋來「重現」歷史的人來說,可能會覺得很灰心,但是保安捌肆的計畫主持人林雅萍與何黛雯建築師卻說,「我們從來不想還原現場,因為誰都不知道當時真正的狀況是甚麼」。保安捌肆(台北市保安街84號)的前身是順天外科醫院,創辦人是謝唐山。謝唐山來自台東卑南族,十幾歲時就先經由當地推薦、然後「進京」到台北報考「土人醫師養成所」(為當時大日本台灣病院所附設),1904年以第一名畢業,成為台灣第一位完成西方醫學教育的原住民學生,1907年至(偽)滿洲國行醫兩年後,回到台灣林本源博愛醫院擔任外科醫生。因為謝唐山在當時很有名望,經過林本源的介紹,大稻埕茶商李春生就將孫女李如玉嫁給他;1912年,謝唐山在太平町(今延平北路二段)開設「順天外科醫院」,因為跟李家的姻親關係,謝唐山也當上了醫師公會理事長,後來第二代在1920年代將順天外科醫院移往保安街84號現址繼續營業。後來所有權幾經易主,建設公司買了順天醫院所在地,想要跟隔壁的房子一起拆掉蓋大樓,意外發現這塊地剛好在大稻埕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內,如果建築物登錄歷史建築,建設公司也可以得到容積轉移,在各方都樂見其成下,林雅萍與何黛雯建築師即開始著手修復與申請。然而實際申請的過程卻困難重重。主管機關認為「這棟建築物曾經多次翻修,建築物內部也沒有甚麼特別」,不具備登入歷史建築的條件,甚至也忽略了預鑄工法在當時的特殊性,林雅萍與何黛文卻認為,順天外科在保安街上的歷史意義與脈絡才是重點,「順天」不僅見證台灣西方醫學制度的演進,也記錄了大稻埕的繁華起落,於是靠著兩人日以繼夜的溝通與努力,終於說服主管機關將其登錄為歷史建築。因為殖民政策的關係,西醫在台灣逐漸興起,又因為地利之便,保安街在日本時代就被稱為「醫生街」,街道兩旁西醫診所、藥房林立。林雅萍與何黛雯在修復改建時,也遇到了多數人在面對「還原歷史現場」時的問題:「重建到哪個時間點算『還原』?」因為順天外科醫院經歷了多次的整修與改建,想要完全的「還原」本來就是件弔詭的事。後來林雅萍與何黛雯認為,「順天」身為歷史建築的重要性不僅僅在於建物本身,更因為他與周圍街道的關係,形成特殊的人文景觀與都市紋理,「如果我們一味的想要『還原』現場,考慮當時書桌怎麼擺啊、哪裡是手術房啊、樓梯在哪裡這些問題,而忽略了『順天』與整個區域的互動,就算修復完成了,這也是棟死的建築」。林雅萍與何黛雯決定以「轉化」的手法詮釋這棟建築物,讓「順天」重新尋回與保安街居民的共生關係,甚至傳承的使命。所已在修復完成後,營運單位也特意策劃了一些與大稻埕歷史有關的展覽,讓已經不再看診的順天醫院,藉由「保安捌肆」重新連結在地生命。更多建築旅遊資訊,請上【建築行腳】專輯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11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http://solomo.xinmedia.com/archi/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