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應拒絕扁入黨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3.05.22 00:00
獨派大老和台獨基本教義派把陳水扁當台獨教父崇拜,無疑的是台灣最不可思議的一大怪事。 假使我們把時間鎖定在2005以後到現在,我們可以從陳水扁高分貝的廢統、制憲、正名、公投發言,認定他是基本教義派台獨;假使我們把時間擺在2000當總統前的階段,我們看到他以有條件的台獨來修正417,1004台灣主權獨立決議文和台獨黨綱,我們也可以認為他是穩健溫和的台獨,但其實,他在這兩個階段的主張,不管是冒進台獨或穩健台獨都不是他內心真正的想法: 穩健台獨是他在還沒取得民進黨內主導權時向佔民進黨主流的台獨人士妥協的策略;而激進路線則是因貪腐事件眾叛親離,為拉攏基本教義派鞏固他權力的工具性策略。 他真正的立場和主張只有在他權力最高峰,不必在乎黨內人士挑戰,心無顧慮時才看得出來,也就是是從2000剛當上總統的前兩年。 在台灣,和2000剛當上總統的陳水扁的統獨立場最接近的人不是民進黨內主流的「穩健台獨」,更不是獨派大老和台獨基本教義派,正是2008剛上台的馬英九。 這話聽來奇怪,但把他當時一整套主張檢驗比對一下,誰都會因為合理而愰然大悟。 那時他針對兩岸,意氣風發地密集提出了一連串主張:「四不一沒有」、「未來一個中國」、「總統接掌國統會」、「政治統合論」、包括提到「和平協議和軍事互信機制的兩岸和平穩定架構」、「(經貿)積極開放」等等。 所謂「四不一沒有」是:只要中共不武,則台灣不宣佈獨立;不更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這和馬英九的不武不獨沒有人看得出有什麼差別。 不只如此,扁的「未來一個中國」、「政治統合論」則和馬英九的「終極統一」在邏輯上也沒什麼不同。 至於「兩岸和平穩定架構」,在他上台前的白皮書已經提到和平協議和軍事互信機制了,這和馬的就職演說也一樣。 最後,積極開放兩岸經貿,這當然更是馬第一任內政策的重中之重。 他們只有兩個差別: 一、馬推動「兩岸高於國際外交」的「遠美」政策,而扁沒有。 二、馬的終極統一是真的,陳水扁可能沒那麼認真。 這一整套的,和馬幾乎完全相同的政策陳水扁美其名為「新中間路線」。這路線,深藍人士十分驚艶,李慶華、馮滬祥等大大贊揚,李敖稱讚說:「『四不一沒有』是絕對剛性的宣示與保證,它保證了一中架構與國家統一。」 從他2000年上台的一連串做法我們才明白,當年,被他修改過的,呈現了穩健台獨的417,1004決議文,台獨黨綱,台灣前途決議文都不是他的最佳選擇,他一旦當上總統就把他們丟在一邊,然後透過四不一沒有、未來一中、統合論推他的最愛─不獨不武未來一中。 他這做法對台獨意識產生了強烈的打壓效應。從1992年開始,台獨在民進黨和台獨黨綱的推動下,台獨意識迅速成長,支持者從6%上升到1999年的43%領先統一的29%。但陳水扁上台後依據民進黨中央黨部調查,在陳水扁領導下,史無前例地,台獨支持度連續兩年重挫,從43%降到了35%,而長期下滑的統一逆勢上漲從29%上升到了42%。(圖1) 但陳水扁的政策中國並不領情,仍然繼續打壓台灣,終造成人民對中國的反彈,台獨支持度在2002後恢復上升趨勢,到了2004時又以49%比26%領先統一,這時是總統大選前夕了,為了當選,迎合已成多數的台獨民意,他不惜和原來非常疼愛他的小布希全面閙翻,堅持舉辦防禦性公投。當選後,很快的,7月17日高雄市議會補選大爆冷門,台聯不論得票率和當選席次都大躍昇,民進黨得票率反而沒有增加,陳水扁感到威脅,決定繼續採取激進手段,和台聯搶基本教義群眾地盤,2004陳水扁向來訪美眾議員寇柏森表示2006將公投複決新憲法草案,在2008年520實施;他的作法美國非常憤怒,但選票開出來証明他打壓台聯䇿略非常成功,台聯的成長終於被壓了下來。 但等到選後,他不獨的立場很快就恢復了。這立場,在2005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後,他表現得最澈底,他要宋楚瑜到中國去替他和胡錦濤「搭橋」,為了讓北京喜歡,他痛批李登輝總統,說制憲正名「不能騙自己也不能騙別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然而,一件陰錯陽差的事件又使他搖擺到和他本意相反的冒進台獨路線上。 2005年底三合一選舉因高捷㢢等案影響,民進黨重挫,縣市長從97年的12席掉落了05年的6席,支持者群情沸騰,認為總統府高層涉及重大弊案是敗選的原因,陳水扁在壓力下沈潛近一個月不再出面,這時,強烈批評來自全國,立委們措辭激烈,天天有人主張:「黨要和陳總統做切割」、「總統必須下詔罪己」、「扁退黨」、「暫時退居第二線」、「阿扁不要再躲了,該出來道歉」等等。最特別的是陳水扁故鄉台南縣市出身的、以及陳總統嫡系正義連線的立委,批判最嚴厲,陳水扁陷入眾叛親離的處境。 經過一個月沈思後,陳水扁終於決定他的策略: 訴求激進路線;動員基本教義派;鞏固領導中心;不求施政績效。 他透過新春演說否定大家對改革的主張,他堅持他的領導和體制根本沒有問題,不受市長敗選和黨內批判的影響,要大家相信他的領導;他更長篇大論「新憲公投、黨產改革」。黨籍立委聽了說這是「總統準備向在野黨全面宣戰了」。 後來,他進一步宣布「新四不一沒有」:「台灣要獨立,台灣要正名,台灣要新憲,台灣要發展;台灣沒有左右路線,只有統獨的問題。」 他這策略收效宏大,因為基本教義派群眾集結到他麾下,形成了強悍的壓力,批判他最凶的故鄉台南縣市出身的、以及陳水扁嫡系正義連線的立委便全部迅速歸隊捍衛他,而獨派大老也都跟著強調台灣台獨支持度愈來愈高,陳水扁貢獻最大,從此直到現在,阿扁們拿「台獨旗幟」來逼迫民進黨就範、靠攏以救扁愈來愈成功,。 然而事實上陳水扁上台時的四不一沒有固然使台獨支持者重挫兩年,他把台獨用冒進路線的策略也同樣使台獨再度重挫。再看看DPP自己做的統獨民調: 2004〜2006台獨支持度下降了3%,統一則猛烈上升了8%,他積極衝刺台獨支持度反而下降,理由是: 1,他在2005高層弊案曝光後聲望急落,降到民眾滿意度只剩10%上下,台獨和他綁在一起,令民眾無法認同;2,多數民眾支持穩健台獨,但不支持冒進;3,民眾感受到美國的強烈反彈。 最後一點很重要,應進一步說明。 有關台灣的地位, 1972年周恩來要求美國以「不允許台灣獨立」(not allow)做建交條件,但尼不同意, 最後妥協為「不鼓勵台灣獨立」( discourage),等到尼克森訪問中國時,向中共提出美國對台政策五原則,其中有兩點是: 一、 不會再有類似 「台灣地位尚未確定」的聲明。 二、美國不曾也不會支持任何的台灣獨立運動。 等到中美建交,<美國台灣關係法>認為台灣是事實上的國家,但不給台灣國際法上的承認。至於什麼是事實國家又無國際法承認?除不支持台獨和<公開>聲明「台灣地位尚未確定」外,美國有非常大的伸縮空間,這讓台灣可以運用去改善台灣的利益,例如1992美國批准對台F16軍機採購,1994美國採取對台新政策,雙方從過去官署不能直接往來,變成可以,AIT從純民間機關變成準官方機關,在正名方面,駐美的外貿協會從中華台北正名為「台灣」相當順利,在在顯示加在台灣法理主權上限制的鬆綁。 到了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後,台美氣氛甚至好到小布希和鮑爾分別脫口出說:(兩岸)「有兩個國家」和「中國民國」,中國雖然大大抗議,美國都不願更正。2000年之後的兩年,比起90年代,實在是台美關係最順利的時光,台灣主權的實質地位也獲得穩健的上升。但當美國為陷入伊拉克泥淖而焦頭爛額,希望台海平靜無波時,陳水扁為了內政消費需要,跳躍到激進台獨政策,便令小布希開始憤怒了。 2002年前,美國對台灣國際法理地位的負面態度,基本上先是僅止於表示不支持台獨而已,92年還進一步到捨不得更正布希、鮑爾的「兩國」和「中華民國」的陳述,但到達這樣對台有利的高峰後,93年底開始大逆轉,密集地對台灣「法理空間」逐步壓縮: 03年12月1日,美國宣佈反對台灣統獨公投; 03年12月9日,布希當溫家寶面前說他反對台灣領導人改變現狀; 04年友台的AIT理事主席下台;凱得雷被美國政府繩以官司; 04年4月21日,美國國務卿說:「警告台灣高層不負責任行為」; 04年10月10日,美官員拒絕參加雙十國慶酒會; 04年10月26日,國務卿表示「兩岸應和平統一,台灣並不是獨立,並不是享有主權的國家」; 04年10月29日美國國務院重申反對任何改變台灣現狀或走向台獨的公投 04年12月10日,阿米塔吉「同意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05年,大舉降低陳總統赴美過境規格; 06年1月,美國國務院官員麥克馬克宣稱在「符合一個中國政策下的標準程序」批准陳總統的過境申請。 07年5月美國副國務郷佐立克強調「美國不能助長台獨,因台獨意味戰爭」。 07年12月5日,扁政府宣佈兩年內駐外使館和國營企業將逐一正名為台灣,美國國務院聲明這是屬「改變現狀」,表示美國不支持。 美國這一連串的發言和行動,非常令我們駭異。因為從蘇聯瓦解,中國天安門事件後世界各國普遍逐年提昇對台灣的關係,而帶頭的正是美國。一直到2003之前在台灣不利的定位上頂多說到「不支持台獨」而已。但之後從反對台獨,台灣不是獨立國家,台灣是中國一部份,支持統一,這些過去在對台灣最不利的中美蜜月期,美國從不肯說出口的,現在竟密集出籠!這對台獨當然是最大的打擊。 雖然在台灣退出聯合國之前西方許多國家都鼓勵台灣公投正名,以便讓他們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但無論如何,這並表示台灣一旦公投正名他們就有義務要承認,因此在蔣介石錯過了退出聯合國前的黃金時期後,各國只能接受台灣是「事實獨立國家」,他們只願在「維持不統不獨的現狀」下改善對台關係,此後,台灣如果公投他們不只不會像1970年之前一樣因此承認台獨,反而可能降低已經夠低了的台灣關係,使台灣距離合國際法法理台獨更加遙遠─無論如何,要合國際法的法理台獨成功,關鍵並不在公投正名,而在國際上交好朋友,這一點陳水扁當然清楚地知道,就像他清楚地知道走冒進路線和把台獨和他個人綁在一起不利於在國內提昇台獨支持度一樣。 美國從 2003到2008一連串對台政策的軌跡很清楚地說明了在陳水扁積極裝模作樣地爭取國際「法理獨立」的過程中,本來十多年來小心地把台灣逐步推離開「法理不獨立」的窘境的美國,現在反而強烈地把台灣推向「法理不獨立」、甚至「法理統一」的路上去了;而台灣2004到2006民意的變化也同樣說明了民眾在台獨立場上的撤退。於是我們終於能明白,為什麼從1991到2008,統一只有5年上升,其中4年發生在陳水扁執政期間,台獨支持度只有6年下降,其中又有4年又發生在陳水扁執政期間。17年間,對獨立不利的變動的年份,竟2/3以上都集中在他執政期間,他執政時竟有一半的時間,台獨支持度是逆著大趨勢而受挫。 這一切陳水扁當然瞭然於胸。但台獨既然非他所愛,走激進路線又可以動員紅衛兵威脅民進黨以自保,他自然毫不猶豫地走下去了。 有一次我問最理解陳水扁想法的陳淞山說,為什麼你一再強調台獨是不對的,你老闆卻走最激進的台獨路線?他回答「他(陳水扁)是不得已的,他有苦衷」。陳淞山的回答道盡了其中的機關所在,但那一大批不明就裏的台獨大老和民眾就太可憐了,他們正透過自以為是的台獨路線在嚴重地傷害台獨。 曾經有一位教國際關係的教授說,扁家的貪腐固然害慘了民進黨,但他從國際關係的角度看,扁的工具化冒進台獨,使已漸浮現的台獨空間大幅緊縮,台獨被美國打到寸步難行,使美國如前國務卿萊斯都不得不一面駡馬英九傾中又一面不得不支持馬,扁害的不只民進黨,而是台獨,是國家主權,更不可原諒。 無論如何,扁沒有對貪腐和傷害台灣主權上道歉懺悔,進黨還不拒絕他入黨,這樣的黨只有讓人看不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