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左右看:茶壺裡的種族風暴

立報/本報訊 2013.05.21 00:00
左看:「楚門」的被害妄想症6年前,在那外籍教師大熱門的年頭,一位個性開朗的黑人朋友無奈地對我說,就算持有英語教學認證資格,也因膚色找不到工作。「妳相信嗎?我投了90多封履歷,從台北市一路投到台北縣,都失敗了」。「一家中小型美語補習班主管對我說:因為你是黑人,會嚇到小朋友。」他回國前無奈的說。6年後,自「廣大興號」事件起,引發延伸到彰化市場、新竹湖口工廠,各式基於膚色、國族、宗教加上性別的歧視騷擾事件層出不窮。最近因發言引發爭議的伊朗導演哈塔米,便以身作則示範《楚門的世界》。踏入一個以友善城市作為外交形象的島國世界,「楚門們」該心存感激,不能也不該憤怒。姑且不論哈塔米的指控是否成立,官方單位都不應為了護航自身形象,先將指控歸因為個人心理問題,甚至動用不對等的關係優勢,以國際影展力量抨擊一個年輕導演,讓其感受「小心自毀前程、全面封殺」的威脅。這種宣傳,比較像魯迅在《宣傳與做戲》中提到:「宣傳這兩字的意思不像是平常的Propaganda,而是『對外說謊』的意思」。回歸「歧視」一題,忘了怎麼聆聽與理解「他者」,自然看不見「他者」如何形成。一個使人因自身存在而感到不安,時時刻刻生活於被辱罵、毆打恐懼,並且須誠心誇讚友善的地方,真的友善嗎?陳虹穎/文化評論人右看:從友善台灣到謊言天堂日前獲邀參與《台北工廠》一片的伊朗裔導演阿里瑞薩.哈塔米(Alireza Khatami),在映後座談後一席暴衝式發言,批評影片恐怕是為了台北市長郝龍斌競選之政治考量、或是在台北拍片過程經歷了種族歧視等。邀請其前來合作的台灣監製憤怒指出「這導演有被迫害妄想症,所有指控子虛烏有」。嗣後雙方交鋒一路自台灣媒體到坎城影展。就如茶壺裡的風暴,真相不得而知。只是,一個城市的肚量,就從它如何「聆聽異己」或不擇手段「殲滅雜音」的過程中,可略知一二。導演魏德聖新作首映,也不免追問台灣的種族歧視問題。魏德聖的答案,與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張其強有異曲同工之妙。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張其強對伊朗導演的攻擊,回以:「外籍朋友都認為台北是友善和充滿人情味的城市,東南亞、非洲等地的新移民到台北,也沒聽過有種族歧視的問題。」而魏德聖也說:「台灣沒有種族歧視問題,人家不要歧視我們就好了。」上面這些「台灣人」在爽快回答出台灣沒有種族歧視問題時,恐怕忘了自己的生長經驗,一直以來作為這片土地上,種族身分的既得利益者,怎麼會認為自己相對優渥的生活經驗,有資格回答「台灣有沒有種族歧視」?如果真的愛台灣,就別讓台灣成為活在自己想像世界裡的「謊言天堂」。陸已興/國小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