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日本災後教育:311受災動物紀錄片 影響學子深思

立報/本報訊 2013.05.21 00:00
■宋竑廣「影片中的小牛,本來會死在小屋裡,之後,有人來幫助牠,不讓牠平白死去,但國家跟地方政府卻說不可以,為什麼只想到錢的事情呢?把生命換成錢很奇怪,若換不了錢就殺了也很奇怪。」1月中旬,在紀錄片《狗、貓與人類2:動物們的大震災》完成紀念上映會之後,一位小學三年級女生寫下這樣的感想。這位同學所觀賞的《狗、貓與人類2:動物們的大震災》,據官網說明,本片是製作人飯田基晴繼2009年《狗、貓與人類》之後,以311震災中的動物為主題,推出的動物權利新片。製作緣起於對這場世紀震災的感嘆,世人皆知人們與動物受災,但論及有多少數目的動物受災,連地方政府都無能把握,即便有人正在進行保護受災動物的工作,就製作團隊而言,要認清相關狀況也非易事。影片凝視著發生在311之中,各式各樣的、動物與飼主之間的故事,上演著種種的悲歡離合;「現在不打算養新的狗,可是有一天總會……」因為海嘯失去愛犬的一對夫婦,終於接受了悲劇,把希望寄託給未來;在海嘯中存活下來的男性,和野貓再次相遇,讓牠成為家族的一部分;在飽受核災之苦的福島,被拋棄的貓狗仍持續承受苦難,飼主與志工之間,交會各自的複雜心思;除貓狗之外,影片也將探討飼養被曝牛隻的是與非,看見酪農與志工跨過彼此的立場、努力克服困難的身影,追問生命的意義。創作經歷十餘載製作人飯田基晴1973年生,有10年以上自主創作資歷,自1996年開始在新宿以義工身分和遊民接觸,1998年透過電視、錄影帶等,陸續發表相關影像,2006年設立製片公司,於2009年發表《狗、貓與人類》,2012年發表《逃得慢的人們 東日本大震災與身障人士》,2010年出版書籍《狗、貓與人類:以生命為主題的旅程》,2011年推出《狗、貓與人類》教育版;而擔任導演、攝影的宍戶大裕,自學生時代即與飯田共事,拍攝過環境運動作品。登場的飼主故事,各有各的故事脈絡,有讓愛犬先去避難卻就此天人永隔的,有為了尋犬而以義工身分回到核災區的,或者找了一年半還在找的,也有歷經海嘯滅頂之災後,發現自家來了新的家人、野貓;原住在浪江町的今野太太,她的愛犬Chibita,是追憶亡夫時的遺物,然而隨著核輻射污染的惡化,她連自家都待不下去,只好把狗寄給民間團體SORA,持續著人狗分隔兩地的日常生活。▲日本石卷市安培寵物診所收容一隻311震災時救出的狗,圖攝於2011年4月7日。(圖文/路透)SORA自2006年設立,現在是特別為核災後被拋棄的動物工作的動物權益組織,在一般人不得進入的警戒區域內,照顧著2百餘隻的貓狗,另外還有30多隻的狗和20多隻貓在他們收容中心避難,福島縣外常有許多義工造訪過此地。影片中除了SORA外,還有其他幾個動保團體作著類似的工作,如本報生活版文章〈聽丁香花與折木之歌─311避難災民〉曾經介紹的、由酪農吉澤正已經營的希望牧場,他冒著被曝風險,和其他農家在警戒區域內保全了1千頭左右牛隻生命。除了從個別人物與團體的故事切入之外,製作單位研究了整體的受災動物概況;他們向東北3縣45個地方行政單位詢問,海嘯中貓狗罹難的隻數,但有半數以上無法回答,有回報的數字裡,犧牲的狗兒合計有3,490隻,被認為只是其中一部分,至於貓的部分,全部都無法回報。至於在(輻射)警戒區域裡有登記的狗,計有5,800隻,登記比例約57%,推算大約有1萬隻左右的狗存在,貓大概少一點,震災前,貓狗合計有2萬隻。而災後有幸被照顧到的貓狗,政府單位有882隻,民間有5,814隻,不包括未回報的許多單位,被調查的58個民間團體裡只有36個回報。最悲慘的是家畜,44萬隻雞幾乎都被處死或餓死,3萬頭豬也是,而原本3千5百頭牛,同樣犧牲掉2千6百頭,差額的1千頭是由吉澤正已等人救回才倖免於難。各界名人都肯定本片自1月試映以來,已收到許多名人的肯定。曾播TED論壇音樂總監Thomas Dolby盛讚的歌手矢野顯子評論:「要做好的判斷,需要正確的知識,我們即便做到全能,也不是神,要讓所有的貓狗牛隻都得到幸福是做不到的,然而這不代表無能,這是一部可以告訴我們煩惱的必要性的電影,能看過它真是太好了。」曾來台訪問的演員杉本彩的心得是:「置動物生命於不顧的國家,其人民應該也不會得到幸福等等的美好。想到人的幸福,便無法對電影中的動物們移開視線。」執導過前田敦子音樂錄影帶的電影導演犬童一心則說:「『是不是反正動物都會死就見死不救呢?』鏡頭深刻地捕捉到這一點,拍出震災被拋棄的動物身影與人心,動物們的眼睛仔細地盯著鏡頭,在那樣的眼神中,存在著生命的光芒。然後,曾幾何時,因為無論什麼境地都還存在的人性,於是戰鬥的、抵抗的故事在我們面前展開,讓人為之心折。這是製作公司又一部真摯到不行的、非看不可的,看了會讓你有感而發的電影。」受到眾多名人與媒體支持的本片,預定在6月1日上院線,陸續於各地巡演。製作人的前一部作品《狗、貓與人類》,探討日本處死寵物動物現況,曾為了普及教育之用,另外製作菁華的教育版,並為了讓小朋友好懂,標題與字幕不使用漢字以利閱讀,希望學校老師善加利用;內容包括圍補貓狗與處死牠們的現況,目前日本多半是以二氧化碳悶死,還有利用有毒瓦斯毒死的移動巡迴卡車,動保人士指出,此法絕對不是官方所謂的安樂死,注氣10分鐘以上仍在掙扎的情況所在多有,並比對先進國家的做法。或許,《狗、貓與人類2:動物們的大震災》未來可望有教育版問世。關於動物的安危,除本片著重的棄養問題之外,還有就輻射污染角度切入的研究,據《東洋經濟》(份量相當於日本的《經濟學人》)報導,3月30日在東京大學內舉辦的「核電災害與生物、人、地域社會」研討會,來自東京大學、琉球大學等單位的研究者,發表了許多關於生物異常狀況的報告,如2011年8月捕獲的4隻日本樹鶯中,有1隻出現長年研究者從未見過的癰(疼痛的紅色硬結,有黃色膿頭,膿頭破裂後排出膿液及壞死組織),身上羽毛的被曝劑量高達每公斤53萬貝克。另外還有內部被曝的日本彌猴,出現白血球數減少的異常情形,負責調查的羽山伸一教授指出,特別是2011年311後生下的彌猴,其白血球數減少的狀況和污染程度相關,他懷疑造血機能受到影響;羽山表示:「現在福島市內的彌猴,被曝狀況和車諾比的孩童一樣水準,兩者明顯都有同樣的症狀。」還在輻射警戒區域裡照顧牛隻的吉澤正已,接受公民記者訪問時曾表示,大學裡的研究者曾告訴他,這些活下去的牛隻,能夠正確記錄被曝資訊,等於是被曝傷害的活證人,他打算讓牠們成為向核電廠與國家抗議的證人而活著;吉澤說:「對牛而言,這裡當然是絕望之地,所以還把牧場命名為希望之地,是有很深的意義的,不是一種簡單的希望而已。」「作為人類,為了從深刻的絕望之中爬出,必須戰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