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網誌轉載:台灣沒歧視?才怪!明明就有個歧視結構

立報/本報訊 2013.05.20 00:00
■卡維波與台灣導演合作拍攝電影《台北工廠》的伊朗導演阿里(Alireza Khatami),16日在坎城首映,映後座談時突開炮,稱來台期間遭「種族歧視」,甚至酸台北市長郝龍斌是「為競選連任才搞這電影」(郝龍斌近來動作頻頻與中央叫板,當然不是競選連任,而是為了競選大位)。(相關新聞報導:http://showbiz.chinatimes.com/showbiz/110511/112013051800007.html)

但是阿里啊,你也不照照鏡子,長得像「外國人」還是像「外勞」?台灣人自命「有人情味」,但是誰戳破台灣不可愛,就會惱羞成怒。例如,哪個外配(不管領了身分證與否)敢說不愛台灣,不喜歡台灣、不認同台灣?其實覺得台灣爛的觀光客、移民或留學生大有人在(原因之一恐怕就是:台灣人總是會說「不喜歡台灣,你就滾回去」)。更別提,台灣人自己若是不認同台灣、不愛台灣,那就是滔天大罪了。

歧視伊朗導演阿里?!真的還不只是阿里長得怎麼樣的表面問題,而應問問一般民眾覺得「對伊朗的印象為何?」,恐怕就是「獨裁國家、恐怖份子、原教旨主義、落後」(其實以上皆非)的西媒好萊塢建構,這種建構也直接關連到台灣在世界政治中的歷史與現實位置。台灣一直接受的價值階序(先進國家現代性第一名)其實就是個種族階序;台灣作為二流的(追趕先進現代性)世界公民,總有不如(白)人的潛在自卑;但是也在1980年代之後逐漸自居「比白不如、比黑有餘」的驕傲。台灣認同的國際政治位置從來就不是第三世界,所以台灣的自我認同也包含著:對台灣內部「第三世界成份」的自恨與排斥(本土運動有一部分抵制了這種自恨,但是另部份更巧妙的轉化掩蓋了這種自恨排斥)。在國際政治上(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的新秩序),台灣是跟歐美日列強站在同一立場,還是第三世界中抵抗列強秩序的立場呢?

一言以敝之,不觸及這些歧視結構問題,而只是談人情味、種族歧視什麼的,只是虛晃……(作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