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哈巴狗電台:你是會員嗎?

立報/本報訊 2013.05.19 00:00
■陳真沈從文從鳳凰來到大城市,感嘆都市人全長得一個樣,鄉下人卻各有風貌。馬龍白蘭度厭惡菁英之猥瑣蒼白,他說,資本主義社會啥都能賣,包括個性。在我看來,在這島上,「啥都能賣」的現象不光是菁英特有,而是一種普遍光景了。人不像人,反倒似乎到處都是會員;根據某種意見、立場或角色結盟,分屬某種社團,以之為榮,或以之為生活第一要務;所謂生活或生命種種,不過就是滿足或競爭有關會員的各項權利義務與競賽。

可是,這些人難道不是人?當然不是。人要有人味,可他們的人味卻被「角色」給腐蝕了;沒有「我」,沒有個性,面目模糊,猶如魚攤上併陳排列的各項魚貨,你幾乎可以用重量、大小及保存期限等定量指標來理解他們,各自擁有某種會員編號與積分點數,但會員之間卻無甚差別,頂多只是編號不同或會員權利地位高低不一而已;就如電腦功能再好,頂多也只是序號不同,品牌不同,電腦之間並無差別,要開要關,要跑何種程式,都不是電腦本身作主。

王爾德說:「成為一個人是世上最難的事。」在一個奉行「啥都能賣」的社會,想當一個「人」更不容易,那得忍受多少痛苦與羞辱。人得有人性,得有面目五官,得有一種個性,一種純屬個人而非關角色的東西。

維根斯坦對人的最高評價就是「他是一個『人』」。我喜歡人,但十分厭惡會員。我從任何「人」身上都能感受各種意趣盎然,但從會員身上卻呵欠連連,無可與言,頗感無趣,講的全是些輕薄空洞的無主言論或有關某種角色業績的基本對白,二次元的話語。尼采說,這群「烏合之眾」就像上了發條的鐘,在一定的軌道上發出一定的聲響,滴滴答答滴滴答答乖巧得很。

資本主義講究工具性與高效能。人做為一種工具,面目越是模糊,目標、規格越是一致,效能越好。但人性卻非如此。有人問達賴有關修行的事,他說,科學是這樣一種東西,有一天,你死了,你沒做到或做不到的事,後人會接續把它完成,但求道卻純粹是你一個人的事,你就是宇宙的中心;有一天你死了,死了便死了,一整個宇宙就消失了,旁人無法接續,無法代勞。

人只有一個,彼此不同;會員卻有千千萬萬,難分彼此。獨一無二的東西免不了孤獨。孤獨就是當一個人走在街上,彷彿不是帶著一副軀殼,而是揹負一整個宇宙。濁世滔滔,眾聲喧嘩。如果你心裡還有著一份悵然孤獨,那或許意味著你還像個「人」。(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