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俄中經濟合作:增長成問題(二)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5.15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葉連娜·庫茲明娜

俄遠東地區的“中國存在感”

根據專家評估,中國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俄羅斯遠東地區和西伯利亞的經濟。中國在俄羅斯邊境地區的對外經濟活動中所占份額超過90%。

奧斯特洛夫斯基認為,倘若不能更為廣泛的吸引中國,要進一步發展俄羅斯遠東地區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中國幾乎是唯一因此受益的俄羅斯對外經濟伙伴。

2012年4月,俄羅斯政府批准了遠東發展部制定的國家規劃,該規劃中項目的投資總額超過3500億美元。這其中三分之一將由國家預算撥出,三分之二將通過吸引俄羅斯國內外投資的方式籌集。

薩納科耶夫說:“我們已經簽有系列協議,其中包括中國人投資遠東地區基礎設施(的協議)。”中國各個公司很久前就開始在私人和國家伙伴關系基礎上在全世界範圍內修路、修建港口、建造電信設施和鋪設能源網絡。這類項目吸引的並非單純性的投資,而是貸款資金,它們來自于中國各大銀行的長期貸款,包括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等。這些銀行有能力提供8年期至12年期,利率為1.5%的貸款。截至目前,這種類型的貸款是最易獲得的。

俄羅斯遠東發展規劃由23個綜合項目組成,換句話說,就是23個集群。

這都是些大型項目,比如:鋪設旨在提高老鐵路通行能力的貝阿鐵路主幹道2號線、新修公路和鐵路、整修現有道路,甚至包括異想天開的規劃,如通往薩哈林島的大橋。據預計,從遠景來說,將依靠征收道路養護費用和稅收機制來收回建造成本。估計,隨著基礎設施的快速發展,經濟活動各領域都將獲得發展,中小型實業也將隨之繁榮。

莫斯科官方表示,打算吸引中國參與上述各個項目,俄羅斯國家利益與自然資源的開採同這類項目直接相關。

俄羅斯副總理伊戈爾·舒瓦洛夫今年4月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一個月前,我所聽到更多的是專門機構和部委的擔憂,他們認為,最好只由俄羅斯投資者參與這些項目,因為它們涉及到戰略利益。今天這種立場已經不複存在,甚至當我們討論實施礦產資源開採的公司時,我們也已經打算邀請中國投資者們參與這類聯合項目”。

俄羅斯科學院生態與低溫研究所生態經濟研究實驗室主任伊琳娜·格拉濟林娜認為,吸引中國開發遠東可能帶來嚴重的生態風險。在後貝加爾邊疆區和新西伯利亞州正在建設的大型設施對環境有潛在危害,它們沒有通過生態鑒定。

她同時表示,“俄中兩國的這種戰略合作將促進邊境地區的生態和技術現代化”。

直接投資

俄方在最高層面上歡迎中國投資。

但吸引中國投資者伴隨著一系列困難。察連科說,盡管做出了改善投資環境的承諾,俄羅斯仍有一些問題沒有解決,如:立法不穩定、創業環境不透明、官員腐敗,且存在極大的政治風險。

他介紹說:“在討論任何項目時,中國的潛在投資者和商人們都會問如下問題:為什麼我要這麼做?你們有市場(前景)嗎?存在什麼擔保、風險和好處?我是否能夠讓資本自由流出?我是否能夠再次投資,獲得額外優惠?但俄羅斯通常的做法是要求投資者提供資金,卻不給他們任何擔保。”

俄羅斯官員圈通常認為,投資者應該為在俄羅斯境內投資商業的權利而支付“租金”。

薩納科耶夫說:“也就是說,攜帶資金前來的投資者們還應該購買某種‘入場券’。如此一來,俄中關系歷史上迄今沒有投資俄羅斯經濟‘完整循環’的成功案例,就毫不奇怪了。”

格拉濟林娜認為,中國投資流的增加可能對俄羅斯經濟同時產生正面和負面的影響。

她說:“如果我們用這些資金制造生態問題,把大部分產品運往中國,為預算上繳最低限度的資金,而且還返還增值稅,那麼我們獲得的是極小的預算‘正數’,甚至可能是預算‘負數’。”

格拉濟林娜認為,如果中國投資能夠促使中小生意發展,那是另外一回事。而投資本身不好不壞。

高科技合作:信任問題還是俄國工業危機?

俄方高度關切俄羅斯對華出口商品中高科技產品的發展。

薩納科耶夫認為,雖然目前俄羅斯推出的廉價且具競爭力的產品不是那麼多,但在以下領域仍然擁有高科技資源,比如:核能、航天航空和軟件業。

察連科說,但是,如果俄中兩方信任危機這一重要問題得不到解決,科學技術轉讓領域的任何項目都只能是空談。"俄羅斯有著極富前景的研究成果,但因各種原因害怕帶著這些成果前往中國。"他說。

為解決這一問題,必須找到有助于俄中雙方在安全和互利條件下激活本國科技潛力的雙邊合作形式。

俄羅斯-亞洲實業合作中心的工作就是打造這種合作模式,其中包括實現俄羅斯科研活動成果在中國市場商業化的服務平台。

察連科介紹說,“我們建議通過參加上海合作組織實業理事會小組的方式,在俄羅斯境內成立工程中心,研究最為重要、最具突破性的技術,中心的資金和專家可從上合組織所有成員國中尋覓,首先是中國,項目達成後,所有成員國均可使用成果產品”。

工程中心將同時具備幾種職能。首先,充當投行顧問,為風投進行鑒定;其次,為工業企業訂購商品樣品;再次,為研究員們招徠研發項目。在這個中心內,學術和行業科研利益、投資者的利益與鑒定家的利益將結合起來。

察連科說,問題在于,在上合組織“一切靠共識解決”的官僚框架下,上述想法需要幾年時間來審批。

此外,還有一個高新技術合作形式,就是所謂的“示範園區”。實際上,這是經濟特區的一種,系俄羅斯仿照中國科技園區的模式,吸引中國投資者而在俄羅斯成立的。“示範園區”的主要項目都得到了成功實施,例如,俄羅斯下諾夫哥羅德州仿照其兄弟省份——四川省科技園區的模式,建立了安庫季諾夫卡IT科技園區。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